乙年耶稣圣诞节

子时弥撒

今晚所读的福音中,路加圣史借着天使的口,在耶稣诞生的晚上,向牧人报告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喜讯:「在白冷城,一位救世者降临人间了!」他还解释为什么耶稣是人类的救主;祂的拯救人类有什么特点。

耶稣是救世者,因为祂是和平之王,这是天使歌声中清楚地唱出的。由于耶稣的诞生,世上已经享受到和平。耶稣是和平之王,祂为世界缔造了和平,以拯救人类。

但福音又同时暗示耶稣的和平是唯一无二的,与人间帝王制造的和平截然不同。为了表示这个信念,路加特别告诉大家耶稣是在西泽奥古斯都的时代诞生。这个有名的罗马第一位皇帝,的确曾身经百战,最后带来了一段光辉的「罗马和平」时代。当时不少神庙的祭台都刻上「奥古斯都的和平」的纪念字句。但是对基督信徒而言,「奥古斯都的和平」不算真正的、持久的和平。只有耶稣才是「和平之王」,祂缔造了真正的和平。

的确,罗马皇帝在历史中,带来了一段和平时期。但这和平是怎样得来的呢?必定先历经战争,制胜了对手,流了无数人的血。即使战争胜利,天下太平,仍必须在帝国中到处布设军队,颁布命令与法律。虽然帝国没有战争,可是人心又如何呢?人人都心服吗?即使在奥古斯都时代,国家丰衣足食,但是人生活能只靠面包吗?他们内心渴望的人与人间的和平,或是人与神间的和平,罗马皇帝能够给与吗?历史证明,奥古斯都的和平,只是昙花一现,不久便云消雾散了。

反过来看,福音却暗示在西泽奥古斯都时代诞生的耶稣,是救主默西亚,祂才是救世者,给人带来真正的和平。基督信徒都知道祂是怎样的一位「和平之王」。祂的一生,不论宣讲,或者行动,都是为了实现天国的来临。而所谓天国来临,虽然意义非常丰富,简言之,便是天主是爱,祂的爱在耶稣基督身上显现了出来。耶稣身上显现出来的天主是父,祂深爱世上每一个子女,与他们长相左右。祂照顾,祂保护;祂宽赦,祂怜悯;祂推动,祂协助。祂在基督身上与人类缔结和平。这样,与天父缔结和平盟约的人类,才能彼此之间,制造建立在正义、礼让、互助、合作之上的和平。耶稣便是这样的一位「和平之王」,祂不以战争、强迫、镇压、恐吓,而是以爱来创造诚于中,形于外的和平。

西泽奥古斯都已经死去了,而主耶稣基督永留人间。罗马的和平不复存在,基督的和平却如同一粒种籽,不断成长。是的,虽然两千年来,历史中依旧战乱迭起,人类渴望的和平还没有完美地出现。不过两千年来,始终有着那些信仰基督的团体,在「和平之王」的引导之下,认真的缔造和平。即使有时他们自己也会迷失在自相残杀中,但是光荣复活的基督,还是无形中指示祂和平的理想。圣诞夜、平安夜!每年全球的基督信友,在感恩祭中,再次聆听圣诞夜故事的时刻,也是再次纪念基督的和平,誓愿为了天主的光荣,献身于世界和平的时刻。「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黎明弥撒

圣史路加笔下的耶稣圣诞,虽然深含信仰意义,肯定耶稣的身分和未来的救援事工,却诗情画意,引人陶醉在神圣奥秘的气氛中。毋怪后代教会中,圣诞的主题,成了教父圣师绝妙的讲道材料,圣人流连不舍的瞻仰镜头,宗教艺术家的灵感泉源。而圣五伤方济提倡在圣诞节按照福音记载,搭制圣婴耶稣睡卧马槽的布景以来,路加描绘的小耶稣更是吸引男女老少信友,借着人间的作品,向望天上的圣境。

今天圣诞节第二台感恩礼的福音中,牧人遵从天使的指示,找到圣母和若瑟及躺在马槽中的婴儿耶稣之后,便把这事传扬开了。再三诵读这段福音,可以见出路加似乎愿意引导我们,进入圣诞的祈祷乐声之中。我们根据福音的经文,来探讨二种不同的祈祷。

首先是圣母玛利亚的祈祷:「玛利亚却把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复思想」。关于自己的亲生子耶稣,圣母玛利亚早有许多事深藏在心中,现在聆听了牧人的传扬,怎能不回忆九个月前所发生的种种?怎能不体味生产耶稣的剎那?因而她在躺卧马槽中的婴儿面前,惊讶不止。「惊讶」,是圣母玛利亚在小耶稣前的神圣经验。她一方面感到天主的超越与伟大,祂的爱超过人心的渴望,大得令人无能容纳。圣母、卑微的婢女,更是因此而深觉自己的渺小。另一方面降生成人的天主,便是躺在她面前的亲生子,她一定又深觉竟是这样亲近:她抱祂、亲祂、喂祂,她和祂已经合而为一。圣母把这种祈祷经验,默存在心中,反复思维,永无止境。

路加叙述的第二种祈祷是牧人的「光荣赞美天主」。他们听见天使报告的大喜讯和天军赞颂天主的歌声、看见上主的光耀环照他们和襁褓裹身躺在马槽中的婴儿,于是深信一位救世者,主默西亚已诞生人间。为了这样的大喜讯,他们光荣天主的伟大,赞美天主的仁慈。他们以言语、行动,表达自己的经验,向外人传扬了听见和看见的大喜讯。

在今天的福音中,我们特别提出马槽旁边的二种祈祷,这似乎应该是路加的本意。事实上,四部福音中,路加最强调基督的祈祷,也对祈祷解释得最多。那么,引人朝拜小耶稣时,注意祈祷的态度,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其次路加喜欢在耶稣周围罗列代表全体人类的男性和女性:比如天使向匝加利亚和圣母玛利亚报喜;后来西默盎和女先知亚纳讲论婴儿耶稣;跟随耶稣传教的有宗徒和妇女;走苦路时有西满背着十字架和妇女搥胸跟着。那么马槽旁边有女性静默的祈祷和男性动态的祈祷,也是路加一贯地描写风格。

耶稣圣诞是一个平安、宁静的大庆节,也是基督信徒瞻仰圣婴的祈祷时刻。为此,让我们或者静默地如同圣母玛利亚一样,把天主圣子降生成人的奥迹,默存心中,反复思维。或者像牧人一般,把内心对天主的光荣赞美表达出来,向别人解释庆祝圣诞节的真正意义。

天明弥撒

在圣诞节的三台弥撒中,教会礼仪采用的是路加和若望福音。路加写下一页白冷的圣诞乐章,若望上升到天主圣言的永恒生命,下降到圣言在创造与救援历史中不同形式的出现。我们今天随同若望遨游于永恒,垂视古往今来的历史。

「在起初,已有圣言,圣言与天主同在,圣言就是天主」。一开始若望便把圣言与一切受造物分开。祂永远便在天父圣父的怀抱中,「同在」按照希腊圣经原文,表达一种动态的交往。的确,我们主日信经所念的:「祂在万世之前,由圣父我生。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祂是圣父所生,而非圣父所造……」,便是若望要说的。天主圣言,在起初便诞生在永远的天主圣父怀抱中了;因此福音中称祂为父的独生子。

叙述了圣言的永远生命,若望便一步一步诉说圣言出现在宇宙与人类历史中的三种形式。

「万物是借着祂造成的,凡受造物没有一样不是由祂造成的」;这是圣言第一种出现的形式。天主圣父借着圣言创造世界,尤其是世界的中心──人类。从此以后,在天地万物中,尤其人类生命中,天主圣言临在着。圣言是天主的肖像,所以我们在创造的万有中可以认识天主。然而人类因了罪恶,拒绝光明;而整个世界也因此受了蒙蔽,并不认识圣言。

「祂来到自己的领域,自己的人却没有接受祂」;这是若望要说的第二种圣言临于人类历史的形式。天主借着圣言在亚巴郎身上兴起一个民族,和自己订立盟约,成为天主的子民以色列民族。也是天主圣言召叫梅瑟,命他统率在埃及受迫害的人民穿越红海,走进荒野。天主把自己的思念,借着圣言,启示给了祂的子民;在祂的子民中,圣言临在着。实在而论,梅瑟的法律也好,先知的宣讲也好,后来的智慧传承也好,都是天主的圣言。但是以色列民族,特殊地拥有天主圣言的民族,并没有接受圣言。他们反抗,他们犯罪,破坏了与天主订立的盟约。

「于是,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这是圣言的第三种形式,也是决定性的一种临在于创造与救援历史中的方式。天主圣言,永远地诞生在天父怀抱中;现在祂诞生在历史中,成了血肉的人,居住在我们中间;这是天主爱情的最高表现。宇宙万物是借着圣言而造成的,我们因而得以认识天主,但宇宙万物并不是天主圣言,因此我们的认识不是完美的。在以色列历史中间,因为它是圣言特殊兴起的民族,因此他们可以认识天主的思念,但是祂最深的、最属于自己的奥秘,并没有完全在这部历史中启示出来。现在,圣言降生成人,在祂身上,天主向人类说了最完美、也是最末一句话──祂自己的圣言。我们在诞生人间的圣言、耶稣基督内,认识了天主的内心,天主的奥秘,天主自己,因为若望说:「圣言就是天主」。

今天我们庆祝耶稣圣诞,一方面欣赏路加福音的美丽乐章,白冷的天使歌声,另一方面,也惊讶若望福音上穷永恒,下视救恩历史的深奥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