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常年期第二十九主日

为了解这段福音,我们必须说明一下耶稣的时代背景。那时罗马帝国统治地中海沿岸所有的地区,耶稣所居的巴勒斯坦,也是罗马皇帝的领土,当然要求犹太人向罗马纳税。福音中的税吏便是担任收税的角色。由于犹太人自认是天主的子民,不是人间帝王的子民,因此对于纳税这件事,即使事实上是忍受奇耻大辱,可是道理上是绝对不妥协地抗拒。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利塞人、黑落德党人联合起来试探耶稣。「纳税给西泽(即罗马皇帝),可以不可以?」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问题,若回答:「可以」,那么自认为天主子民的犹太人,一定会说耶稣不爱祖国,甚至会说祂在卖国,再也不去听祂了。假使回答:「不可以」,那么说不定那些与耶稣作对的人会向罗马总督告发耶稣,以叛乱的罪名处罚祂。可是耶稣看清他们的诡计,以一个税币的肖像打发他们走了。

不过耶稣在这个机会上说的一句话:「西泽的,就应归还西泽,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为后代教会实在是一个生活指南,值得提出来讨论。这句话有好多不同的解释,不过最为普遍的一种,是指国家政治与宗教信仰的各自独立,西泽代表国家政治;天主表示宗教信仰。国家政治在政府运筹下,为了人民的安全、生活富裕、尘世物资以及精神各方面的发展而工作。至于宗教信仰是人类天赋的权利,或者个人或者团体,实践敬奉天主的道德与精神生活,不只是谋求永恒生命,也是在国家与社会中发生化育功能。国家与宗教两者之间各自具活动的领域。信仰自由既是天赋人权,国家政府自当积极尊重,不得干涉与限制,这是所谓「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当然如果宗教界有些不法之徒假宗教之名破坏人民福利,国家自可依法干涉。另一方面,国家政府既有职责为国家谋求福利,宗教信仰自当服从法律,这也是圣经的教训。伯多禄说:「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或者服从帝王为最高元首,或者服从帝王派遣来惩罚作恶者,奖赏行善者的练督……,」这便是所谓「西泽的,就应归还西泽」。但若国家政府的命令相反天主,侵犯宗教信仰的权利,那么宗教当然不能相反天主而去服从。所以,宗徒大事录中,当犹太权威禁止伯多禄和若望宣扬耶稣的福音时,他们回答说:「听从你们而不听从天主,在天主前是否合理,你们评断罢!因为我们不得不说我们所见所闻的事。」

事实上,在天主教会历史中,教难的发生,都是为了肯定「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许多殉道者不惧流血致命,便是要服从天主的命令,保卫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传扬福音的权利。下周教会庆祝传教节,这是耶稣基督的命令:往训万民。我们祈求天主使天国喜讯传遍各地,我们也祈求天主,使有些传教不能自由的地区,早日阻碍消失。原来福音虽然是引导人认识天主,谋求永生,但是也为劝导人群,彼此相爱,为国家与社会谋求福利。国家政府实在没有理由要去阻止传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