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

耶稣第一次预言自己上耶路撒冷去蒙难,是紧接在祂称赞伯多禄得到天父的启示,并在他身上要建立教会之后。可是伯多禄在我们今天所读的福音中,却劝谏耶稣,因而受到严厉的责斥。其实,如果我们反省一下,大概很容易发现,伯多禄的经验往往也是我们一般基督信徒的经验。

在我们的信仰生命中,时而非常光明,认清耶稣基督的身分与使命,而且深深地爱祂,愿意跟随祂。这时我们内心中一股神圣的力量,推动自己的信仰生活。这真是耶稣所说的,体验了天上的事,或者如同伯多禄一般蒙受天父的启示。不过我们不是没有黑暗的时间,封闭在自我的领域中,贪求的是现世的生命,再也提不起精神向往耶稣基督。这也是耶稣所说的体验人的事。同一伯多禄有时体验天上的事,有时却体验人的事;我们也是如此。那么今天福音中,耶稣斥责伯多禄之后的训话,便是指导我们怎样摒弃人的事,而追求天主的事。耶稣的话含有三层意义,并不是很深的大道理,却是非常实际的灵修途径。

第一层意义是积极的:当我们经验到心灵的黑暗,贪求人的事时,必须坚持信仰,死心塌地维护跟随基督的初衷。肯定祂是永远的天主圣子,惟有偕同祂才能实现天上的事。这个态度并非易事,往往应该加强祈祷,才能胜过困难,继续基督信徒的生活。这便是耶稣所说的,舍弃自己,背着十字架跟随祂。一般而论,灵修生活经过这样的奋斗之后,真会感受得到了新生命,在基督内的新生命,不过同时也清楚尝到舍弃自我,牺牲人间快乐,应当付出的代价。

第二层意义是消极的:当我们为世上的幸福,暂时的成功,这一类人的事所挑拨得心动,而想放弃基督信徒的理想时,耶稣教导我们想起永恒的生命,冷静地比较一下。世上暂时的幸福与成功,往往转瞬便成为明日黄花,怎能与永恒生命相比呢?假使失去了永恒,人生还有甚么意义呢?这层消极意义有时相当重要,在我们的信仰生活中,的确常常应以爱天主、跟随基督为最后的动机,不过偶而黑暗重重,好像天父与基督并不这样清楚地临在时,那么失落永生的思念,也能发生消极作用,阻碍我们放弃天上的事。当然,无论如何,连在此时,基本上常有信仰在支持我们。

第三层意义可说是综合性的:我们现世舍弃自己,背着十字架跟随耶稣,那么永世要得到天父的赏报,不受永罚,这种赏罚的说法,是耶稣为一般听众常用的,也是最容易了解的说法。的确,我们跟随耶稣是为爱祂,不是为寻求赏报。不过如果我们知道所谓永远的赏报,实在不是别的,只是永远地爱祂,与祂永存在天父的爱中,那么谁若为了得到这个赏报而跟随耶稣,实在也无不可。这并非自私地在寻求自己,而只是为了跟随基督,直到永远。

耶稣在责备伯多禄之后,向宗徒们上了一课灵修神学,不是很深的道理,却是需要实践的训话。在旅途中的基督信徒,不断经验到天主的事和人的事,灵修生活便是坚持天主的事,舍弃人的事,那么耶稣的训话为我们是同样的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