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不)「甘饴」吗?──浅谈圣经翻译与礼仪翻译 Ⅱ

到此,我们是否已解决所有问题呢?非也,至少还有个更根本的问题。何以圣经的译本取自一种语言(希腊文或希伯来语),但礼仪引用圣经时却译自另一种语言 呢?这所谓的『差别待遇』,从梵二对研究圣经及在礼仪中使用圣经的不同指示看来,就不太令人意外。一方面,在容许礼仪以本地语言举行时,《礼仪宪章》写 道:「由拉丁文译成本地语言,在礼仪中使用……」(36段,第4点)。换言之,梵二认为,礼仪中的一切,若非全以拉丁语举行,就要从拉丁语直接译成本地语 言使用。但另一方面,在鼓励圣经译成各地语言时,启示宪章却说:「教会以慈母的心肠,设法促使适当而且正确的各种语言之译本出版,尤其按圣经原文翻译更 好」(22段)。换言之,梵二同时希望教友可阅读直接从原文翻译成自己母语的圣经。

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这问题呢?一方面,教友在不同的情况下会读到译自不同语言的圣经翻译,由于这样的两个翻译定必常有差异,而这确实会造成不便。但另一 方面,翻译本质上就无法完全把由一种语言写成的文字变成另一种语言,而且在过程中,译者定必无可避免地要做出大大小小一系列的诠释决定,以致「有一切翻译 皆诠释」(all translation is interpretation),甚或在意大利语中有「翻译就是反逆」(Traduttore, traditore=to translate is to betray)的说法。即使由同一语言译成另一语言,由不同的人去翻译的译本大概也不尽相同。因此,我大胆认为,只要在我们阅读译文时,紧紧记着我们在读 的不过是译文,因而不要妄自就译文中难解之处作出判断。遇有难题,懂得翻查原文或请教懂得原文的人便可。当然,在绝大部分(无争议)的经文中,各译本已尽 力为读者把原文本意译过来。因此,在一般情况下,无需对译本采取过份怀疑的态度。

注/虽然本文例子显示《思高本》并不完全按希伯来文本翻译,但笔者仍需指出,以当时的历史背景而言──即梵二之前,雷永明神父及其同仁决定在翻译 《旧约》的过程中以原文希伯来文本为底本,并参考希腊文本及其他近东古文译本,而《拉丁通行本》只是参考之一。这决定在当时已属破旧立新之举。思高本的翻 译原则,详见《天主教思高圣经光盘版》中《中文圣经译本史》中的《思高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