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不)「甘饴」吗?──浅谈圣经翻译与礼仪翻译 Ⅰ

一天,朋友透过通讯软件Whatsapp,为她的一位朋友查问平日弥撒中的领主咏「上主是何等甘饴」一句中,圣咏作者称上主为「甘饴」是甚么意思。她更问到,究竟原文本意又是甚么。查找过后,才发现这好像打开了个潘多拉之盒一样,而我就被盒中谜题吸引着,不断往深处发掘。

按香港教区礼仪委员会出版的《平日弥撒经书》,常年期第十四周平日弥撒领主咏是:「请你们体验,请你们细察,上主是何等甘饴,投奔他的人真是有福!(咏 34:9)」。然而,如果我们翻开圣经(《思高》本),咏34:9却是:「请你们体验,请你们观看:上主是何等的和蔼慈善!投奔祂的必获真福永欢」。两者 其实大同小异,唯一令笔者朋友的朋友困惑的,是《平日》中的形容词「甘饴」。因此,本文将以常年期第十四周平日弥撒领主咏为例,并回望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 议的文件,来检视这问题。

查《旧约》的希伯来文本,这形容词其实是「ṭôḇ」,基本意思是「好」。创世纪第一章中常常出现的「天主看了认为好」的「好」字,就是译自「ṭôḇ」。如此说来,无论《思高本》抑或《平日》都译不准,何以如此呢?

先谈《思高》。我怀疑,(至少)在译这节时,《思高》译者是译自希腊译本《七十贤士本》的。《七十》把形容词「ṭôḇ」(=好)译为「χρηστός」 (音:chrēstos)。这希腊语形容词源自动词「χράομαι」(chraomai;异体:χρήομαι=chrēomai),基本意思是:使 用、利用(to use, to make use of)。而形容词「χρηστός」的基本意义则是:有用的、有益处的(useful, beneficial),引申有容易的(easy),仁慈的、善意的(benevolent, kind)等意思。由于《思高》中的「和蔼慈善」意思和希伯来文本中较为抽象的「ṭôḇ」(=好)颇有距离,却与七十中较为具体的「χρηστός」(= 仁慈的、善意的)接近,我因而推断《思高》译者在译这节时受希腊译本的影响较希伯来文的大【注】。

接下来,我们就要处理《平日》中的「甘饴」。很明显,这与希伯来文「ṭôḇ」(=好)的和希腊文的「χρηστός」(=仁慈的)都不符。那么,究竟「甘 饴」出自何处?大家猜对了,就是西方三大古典语言──希伯来、希腊、拉丁──中的第三位。在《拉丁通行本》中,这形容词就是「suavis」,本义:甜 的、宜人的(sweet, pleasant)。事实上,「suavis」就是英语「sweet」(甜的)的字源。由此可见,《平日》中的「甘饴」是出自《拉丁通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