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蛹蝶 Ⅱ

此时我想起了父亲,告诉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父亲说:”你实在要走,你就走吧,你妈说的是气话,没事,等我回来了再劝劝她。”父亲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平静了很多,虽然痛苦,但我明白了,这就是爱啊!我向天主祈求勇气和力量来让我面对这件事,而没有求天主拿去我的痛苦。我慢慢走回屋里,直挺挺地跪下,哭着对母亲说:”我是你们生的,怎么可能不爱你们,即使你们不要我,我也不能不管你们,你们不支持我,我走得会很痛苦很艰辛,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此时母亲哭得更厉害了,让我起来,我不起,母亲便来拉我起身,递给我一块毛巾让我擦拭眼泪,说:”你走吧!”我黯然无语地走出了家门,将近一年的时间生活在这份痛苦的阴影下。

我把从母亲那里受到的疼痛都交托给天上的母亲,于是,我开始每天中午朝拜圣体和诵念玫瑰经,把自己的圣召交托给圣母无玷圣心,祈求圣母的眷顾。天主没有让我在痛苦中沉沦,他让我沐浴在他慈悲的泉源里,使我如同一滴水完全消融在他爱情的海洋中。

四、四面楚歌祈求指引

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蚕宝宝结束了进食,开始吐出洁白的蚕丝将自己结成一个蚕茧,等待它的将是生命的黑夜与历练。
进入畲山修院半年之后,我就开始失眠,最严重的是每天最多只能睡一个小时。从实习到去年,我在为主工作中渐渐疏离了深爱我的天主,缺少了祈祷,我就像那蚕茧中的蚕蛹一样,周围全是黑暗,令人绝望的黑暗。

妹夫得了类似白血病的疾病,为了治病连新买的房子也卖了,还欠了很多钱,母亲因此不愿我再回修院,跟我吵闹,要跟我断绝关系,这些伤害使我在痛苦中颓废到了极点,失眠更严重了,圣召也亮起了红灯。

面对这样的危机,我恳求天主亲自告诉我答案,我是坚持还是放弃?当我去唐墓桥教堂朝圣时,耶稣告诉我,他愿意我继续跟随他,但是他不会拿去对我的考验。在这之后有两个我并不熟悉的人对我说的话让我再次确定天主对我的召叫。

我实习工作时的总经理是一位香港的教友,有一天他对我的朋友宋姐说:”王俊修士在我这里不会太长的,他很快就会返回修院,因为天主借着他要帮助许多的灵魂。”另一位是宋姐的朋友,她没有信仰,但是她却对我说:”王俊,你将来要救许多的灵魂。”天主的计划是多么奇妙啊!感谢天主赐我在这茫茫黑夜中看见了他为我点燃的那座灯塔,使我在圣召的路上继续前行。虽然这些考验让我痛苦不堪,但是我非常感恩,正因为有了这些坎坷的经历,让我的灵性生命更加强壮,让我的圣召之路更加精彩。我好像在攀登一座高山,每当我踏上一个新的台阶,就是一种胜利,往下看路上的风景就会领略到又是一种不同的美丽。每当我回头去看走过的足迹时,我看到的是每一步都有耶稣的搀扶和圣母的呵护。

五、信赖交托憧憬未来

蚕蛹在这黑暗中,不停地在向外冲击,因为它知道在这看似安全的牢笼里,如果它不能打破生命的藩篱,等待它的将是生命的窒息。它深深渴望生命的蜕变,渴望破茧而出,享受新生命的自由。

我亦如蚕蛹一般,生命处于低谷,四面楚歌,无力自救。我不断地蜕变,不停地撕咬着我周围的蚕茧,虽然举步维艰,但是我没有失去内心那份来自天主的喜乐与平安。我在等待天主的力量,这力量是祈祷的翅膀,圣神利剑般的牙齿,圣体、圣言强化的双手,圣母给我的有力的双足,我相信我定会破茧而出。

我期待着生命最后的蜕变,期待破茧成蝶的时刻,就在不久的将来,相信我将会如同美丽的蝴蝶,自由喜乐地在上主的葡萄园里翩翩起舞,舞出喜乐又幸福的生命乐章。

愿主与王修士同行!

作者/王俊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