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蛹蝶 Ⅰ

提起我的圣召,我就想起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这句诗。想到蚕宝宝的一生,从出生到成长,从吐丝到成茧,从蚕蛹到破茧成蝶,从蚕的一生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修道旅程。

一、决志修道父母反对

我出生于安徽省宁国市,有一个妹妹,是家中唯一的儿子,父亲是老教友,母亲和妹妹是教外人。2006年的七月底,我参加了无锡天主堂举行的大学生夏令营,在此过程中我听到了天主对我的呼唤,我确定这是天主召叫我终生跟随他的声音,因此我向父母提出了修道的想法,没想到,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母亲嚎啕大哭,父亲也当众失声痛哭起来,他边哭边自责:”是我自己没用,导致儿子走上了出家之路。”这是我见到父亲唯一一次哭泣的样子,他哭得是那样伤心和绝望。最后,父亲见我态度坚定,就对我说:”你既然要去,那就去试试吧,不行的话你马上回来。”这一试就试到了今天。

当我每次在痛苦中辗转时,每次想要退缩时,我都会想起那个夜晚,就特别祈求圣母的助佑。

二、走进修院迎接挑战

进了修院后,挑战非常大,考试三门不及格就要留级,而我的年龄偏大,记忆力也不好,学习很吃力,因此蒙生了退出的想法,却又不甘心在天主面前做个逃兵。就像蚕宝宝的成长需要进食桑叶一样,我的成长也需要进食生命的桑叶,于是我开始坚持个人祈祷,这样的祈祷带给我生命成长所需要的营养,让我对自己圣召看得越来越清晰。在一次月省中,我深深体验到天主对我那份独特的爱,和那份独特的召叫。

在2007年6月12日晚上的个人祈祷中,我经验到了耶稣基督十字架的痛苦,那种刻骨铭心的体验,让我深入了解了他对我的爱,我也愿意为回报这份爱而甘愿付出一切。我对自己说,我要坚持,我必须要笨鸟先飞,于是就开始阅读圣经并练习写作,正因为有了当初的坚持,才有了现在的我。

三、反对加剧绝境逢生

自从修道后,母亲的反对一直是有增无减,每次回家总是不停地唠叨,甚至逼我相亲。2009年的元宵节,由于第二天就要返回修院了,我兴冲冲地向顾神父讨了几份营养品去陪母亲过元宵节(父亲和妹妹不在家)。午饭后,我对母亲说:”明天我要回上海了。”母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还要在里面呆多久,赶紧回来。””我选择我所爱的,坚持我所选择的,我不回来。”我回答说。母亲哭了,狠狠地说:”你要是走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回来了,我们一刀两断吧,既然你都不要我们了,我们的死活不用你管,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你拿回来的东西给我拿走,我们不要。你这没良心的,也不想想,是谁将你从一尺长养到这么大,现在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是吧,你走,你走了以后再也不要回来。”母亲一边哭,一边说。

我的大脑顿时”嗡嗡”直响,一片空白,那不争气的眼泪立时滑过了我的面颊。我黯然神伤地走到阳台平顶,心痛地难以呼吸,我紧紧地抓住钢管,不住地用头去撞,我想从三楼上跳下去,我无法平静,我很害怕、很恐惧,我的心在这一刻完全枯萎了,我绝望地看着楼下,将脚踩在台阶上。突然间,一种思想浮现脑海:我不服,我的人生难道就这么结束吗?我不甘,难道我的选择毫无意义吗?天主啊!您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痛苦啊!我怨,我怨天主给我安排这样蛮不讲理的父母;我恨,我恨天主让我饱尝如此的磨难;我哭,我哭天主诱惑了我,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喊,我的天主,您既然选择了我,那您就要为我解决这些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