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圣伯铎及圣保禄节日

根据教会中非常可靠的传统,伯铎和保禄都在公元六十六年,罗马皇帝尼罗迫害教会时殉道,所以教会在同一天庆祝这两位大宗徒的瞻礼。

新约的重心,集中在耶稣基督身上,对于别人记载得极少。不过伯铎和保禄是例外,可以说数据相当丰富。今天教会既然同时纪念两人,所以我们采取一些同时论及他们的篇幅,作为向他们致敬的据点。我们假定教友对于二圣都有初步的认识了。

新约记载伯铎和保禄应该有三次彼此见面的机会。这三次见面实在不是私人的交际,每次都含有重大的教会意义。

保禄归依之后,没有立刻上耶路撒冷,他先去阿拉伯,然后又回到大马士革,三年之后,才在圣京拜见了刻法,即伯铎。伯铎是当时耶路撒冷教会的领导人物。虽然保禄在自己写的致迦拉达书中,没有详述为何拜访伯铎,同他讨论些什么,不过字里行间,表示此行具有极大的共融意义。过去他曾是迫害教会者,大家听说过他归依的事情,以及献身基督的传道工作;另一方面这样特殊的一个风云人物,究竟还未与教会的领导中心,那些耶稣的嫡门弟子沟通过;所以这一次保禄拜访伯铎,在耶路撒冷住了十五天,诚是教会共融性的要求,为同一天主的教会而工作的人,应当彼此认识、沟通。

至于第二次伯铎与保禄会面,不但保禄自己在书信中提及,宗徒大事录也有记载。我们把两方面的记载作为同一件事来说明。这是有名的耶路撒冷会议。保禄已经结束了他的初次传播福音旅程,不少外邦人归依基督。从耶路撒冷来了一些犹太基督徒,他们认为外邦人归依应当遵守梅瑟惯例,行割损礼,于是造成了保禄和他们之间的争辩。结果保禄和他的同伴巴尔纳伯一起上耶路撒冷去讨论这个重大问题。当时伯铎也在耶路撒冷,他们同其他宗徒与长老,在天主圣神光照下决定了外邦人归依不必领受割损礼;因为他们相信基督,已经加入了新的救恩团体,毋须再受古礼。伯铎和保禄两位大宗徒,第二次见面表示教会是彼此聆听、交流,共同寻求来自圣神的真理的团体。

至于两人第三次见面,按照保禄致迦拉达书信,好像伯禄缺少胆量,为了避免极端的犹太份子干扰,不再同外邦基督徒共桌来往。因此保禄当众指斥了他。有关这件事的真相,因为我们只有一面之辞,不易认清真相。无论如何,伯铎身为宗徒之长,保禄非但不顾情面,勇于公开表达自己认识的真理,显出初期教会中的肝?相照,不对权威曲意奉承。

本来今天我们所读的玛窦福音,天主教常用来肯定伯铎的首牧职务。但在我们提出的三次伯铎与保禄会面中,一方面的确见出伯铎的权威,保禄需要与他共融;另一方面也因此知道首牧权威是在交谈、沟通,甚至接受规劝中实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