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方济各沙勿略在东方 Ⅰ

一无所需的宗座代表

1541年3月,东印度的宗座代表准备出发往印度。一支五艘船只的舰队即将从葡国贝灵(Belém)启航。宗座代表向国王辞了行。舰队司令在主舰圣地亚哥号上特别留下最好的房间给宗座代表,以表达王上的敬意。

在出发前,卡斯坦纳伯爵(即司令)对宗座代表说:

「奉我王之命,阁下在船上应有尽有,绝无欠奉,请尽管吩咐。」
「我王之意,非常铭感。但我一无所需。」
「我听说你拒绝了我特为你预备的指挥舱的房间,不过最好还是留用那个随身侍从吧。」
「谢谢你,伯爵阁下。不过我会照顾自己的了。」
「但作为宗座代表,很多事情是不宜亲自去做的。我派一个管房的给你吧。」
「伯爵阁下,我有一双手,还是免了。」
「尚有一事,我王命我送两套礼服给你,一套是航程时穿的,另一套是到了印度时用的;尚有一些药物及书籍,留给你在途中应用及阅读。」
「谢谢。我想我只要那些书籍。还有我知道到达风暴角(现称好望角)的时候,天气会转冷,我希望能加一张毛毯。」

这位拒绝接受安逸待遇,不要他人服侍,而只要求一套衣服的宗座代表是谁?

他就是圣方济各沙勿略。

让我引用一句拉丁文名句:Rari nantes in gurgite vasto,中文译作:鳯毛麟角。

圣人与圣人道别

沙勿略即将出发前往印度,当其时耶稣会尚未获批准正式成立。

一五四零年三月十五日,这是他在罗马的最后一天。他以书面发愿说:「本人方济各,至诚许愿,在耶稣会成立及选出会长之日,永远紧守服从、神贫及贞洁圣愿。」

其后,在一五四九年十月十日,圣依纳爵任命他为耶稣会东方省省长。

不过,那位耶稣会的「好朋友」庞巴尔侯爵(译者注)竟独断圣人从未加入过耶稣会。在一封于一七七四年二月十日送给葡属印度总督的谕令,关于如何处理圣人遗体时,他说:「有关如何处理圣方济各沙勿略遗体一事,本人命令恢复其为教区神父身份。一如所知,他从来都是教区神父,只是被耶稣会盗用其身份而已。」

沙勿略与依纳爵道别之后,从此天各一方,在世上永没重逢。依纳爵看见沙勿略所穿的长袍残而破旧,于是打开其衣纽看看里面还穿了甚么。但发现他内里仅穿了一件薄的内衣,便对沙勿略说:「方济各,就是这样?」

于是便立刻命人给他加衣。

圣方济各带着仅有的行李,一本日课经书,一本神操和另外一本书,与葡萄牙驻罗马大使马加宁道别后便前往里斯本坐船出发印度。当日正是一五四零年三月十五日。

至于后来有人说圣依纳爵在圣母像前送了一个十字架给沙勿略并要他去照亮世界的故事纯属传言。因为圣人是用自己的行动去照亮世界的。

 

译注:庞巴尔侯爵(1699-1782)是葡萄牙十八世纪著名首相,他重建地震后的里斯本。但亦为夺取教育主导权,下令取缔耶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