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它的真实的故事 Ⅵ

叙利亚有反对政权的组织存在。他们属少数,主要是原教旨主义者之组织。除非有人认为取了基督徒的颈上人头或将基督徒五马分尸实属「温和」,否则所谓的「温和反对派」是不存在的。但如果这也算是「温和」,那他们就是「温和反对派」。

故此,教宗谓道,这些战事实不算得上是战争,其目的是为销售军火。倘若经济上的支持被切断,比方,有人停止向他们购买石油,这样要停止战争可是多么的容易哦。要战争划上句号可用这和平的方法:当所有子弹用光时,战争就会完结。然而他们不愿如此。

所以,教会,作为最后的诉诸渠道,在作为诉诸渠道的情况下 – 可不反对以军事的介入或干预停止这些组织的行为,因为仁爱并非跟合情理的自卫相对立。宽恕不代表我不可保护自己。

在这理解下,教会的立场是非常清晰的。她提出结束这事的唯一方法是与联合国形成一个紧密的联盟,联盟当中需要同时获得现时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的紧密联系。因为如果缺乏叙利亚和伊拉克甚至伊朗政府的参与,这联盟便不能发挥其作用。当联盟只有某一方的介入时,它不但不能发挥其功能,还有可能产生混淆,为该地方带来灾难。

所以,在这情况下,只有教会的声音是清晰和有说服力的。如果你需要信息,您可以浏览天主教的媒体和天主教组织的信息,这样你便会获知事件的真实境况。

文章的图示的是市中心,真美如一幅画哦。图中小孩在瓦砾堆行走。现在这已经变成惯以为常的事了。

我犹记得事情刚发生时,每天街上经常有坦克出没、炮轰声和枪声,大厦摇晃,子弹经常击碎玻璃…首两星期真的惊惶万分。我们被封锁,不能离开所在地,且晚上要入睡真的非常不容易。

而且,有一状况是周而复始的:战斗在市中心进行。久而久之,人们选择出去,但却不是散步。没有人会在阿勒颇的街上散步的。然而他们必须外出找食物和工作。孩子们上学去,年青人返回大学上课。它渐渐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显然使日常生活变得非一般。当人在街上行走时,他真的得额外留神。在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穿着波鞋,因为必要时方后方便跑动。我们也得份外留意不同的声音:爆炸声、枪声、它们发生的位置,好使能够判断它们离自己有多远。

试想想这四年的生活对孩子们所构成的影响。想想他们的童年这样度过会怎样!他们无法在恐惧下睡觉,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他们收集子弹头(他们每人有一纸皮箱,且会带纸皮箱来到堂区)如同玩具般跟同辈交换。您可以在街上、屋顶平台、露台找到它们。当你在街上行走时,你不难发现有一枚子弹在你附近掉下,而当你拾起它时,它依然是热的。

这就是我们(尤其是基督徒的)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