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它的真实的故事 Ⅴ

这事怎样处理呢?

「让我们开放边境。开放边境,让所有人进来吧。」

众所周知难民需要救助,而帮助他们实是没有甚么不妥。但当我们施予援手时,我们实际上没有碰到问题的症结-只是亡羊补牢而已。除非问题的症结移除,除非我们关闭难民的制造工场(即战争和逼害),否则只会涌现更多的难民。

这问题一直被人操控和利用。自从希腊海边惊现三岁小孩的尸首照片曝光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将焦点放在「难民」身上-他们往这里和那里去…这些新潮的事物并不是这场战争中最重要的事情。难民只是它的代替品之一。

我们有没有考究过事态的发展呢?按道理应该是由穆斯林国家,比方,波斯湾的国家(他们是富有国家)开放边境收留穆斯林的难民同胞。不是吗?

除了斥资数千百万欧罗在欧洲兴建清真寺外,为何他们不接收自己国家的难民同胞呢?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吧。他们在自己的土地和宗教信仰氛围下会更易于适应新环境。而在欧洲,首要的工作就是接回基督徒的同胞。这不是宗教歧视,而是反映出仁爱并不是单纯的。
难民的问题也是被操控的。欧洲涌现的难民潮中,大部分并非来自叙利亚,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

现在我们有些家人在德国,他们是由阿勒颇的堂区迁移到德国的。上星期我跟一名女士会面。她对于自己所经历的感到很惊吓:她跟家人坐船前往德国。这很恐怖的:长达十五天的旅程,和不断的走路…这很恐怖,只是为了到达德国。

她续说:「我们对于跟我们一起走难的穆斯林难民的遭遇感到心痛。他们的待遇很不堪。他们被强迫跟他们每天一起念经五遍,女士要遮盖自己。故此,宗教逼害驱使他们逃离叙利亚。然而,到达欧洲后,我们的土地上,基督徒的土地,他们依然遭到逼害。」

这女士跟我说:「这些穆斯林邻居甚至不是叙利亚人。如果他们是叙利亚人 (我们跟当地的穆斯林教徒经常维持良好的关系)…但非也,他们根本不是叙利亚人!他们是是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摩洛哥人…各种人种也在。」

然而,我们也需要受到关注。难民的情况实在令人担忧,但最令人担忧的应是战争和逼害。正因如此,教会的声音,例如,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的主教们,甚至教宗方济各本人,也在这数年间不断为此事发声,且运用所有可行的方法停止这场战争和逼害。他们提出过停止供应武器给叛乱者,但归根到底,军火交易是一门大生意。这门生意牵连甚广,甚至包括贩毒在内。所以叙利亚的的主教们呼吁停止向「温和反对派」出售武器,因为「温和反对派」在叙利亚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