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它的真实的故事 Ⅱ

叙利亚在中东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邻国包括土耳其,伊拉克,约旦,以色列,黎巴嫩和地中海。在苏伊士运河建成前,该地是非洲、这边的欧洲和亚洲的商业往来的唯一必经之路。这国家天然资源丰富,盛产石油,没有欠任何国家的债务,而且能自给自足,失业和治安问题并不存在。

由此可见,他确实是一个很平静的社会;社会上没有人会说:「不能再这样了。人民不能再承受了。因为痛苦、不公义、饥荒持续,革命、内战很快会来。」不!人民生活挺安好的。

这反映出近年叙利亚的局势并不是由街上演变而成的,即是说,这场战争的发动者不是人民。它是由外来势力发动的,而且有人事先精心部署好。

Arab Spring浪潮最先引发是西方媒体所称的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自2010年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主题的社会运动,但它却没有带给当地人春天。后来骚乱先后在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出现。正当战争迫在燃眉时,人民依旧没有预见它的来临。在叙利亚,人民照旧谈论:「在这里是不会发生的,无可能。」

但骚乱终于在叙利亚南部一个名叫Daraa的小镇开始酝酿。它是其后骚乱的起源地。当游行示威开始时,国际的报章、媒体形容叙利亚人民也欢迎它的到来,并且在街上和平地争取民主。

而实情是,我们从邻居,市民身上所获得的消息跟电视上的报导是截然不同的。

人民都在谈论:「这些进城的武装组织不是来自叙利亚的,他们是说其他方言。」这是他们当时说的。在中东,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方言。他们不是叙利亚人!然而他们却在城中发起骚乱。他们已经把一些基督徒五马分尸,且将他们投放在垃圾袋里,并在垃圾桶上标签:「不要碰,他们是基督徒。」但这些事在报章上却被称为「和平抗议」。

外来的武装组织犯境,使事情迅速发展至国家各处。这时人民终于决定走出来:在大马士革(首都)和阿勒颇(Aleppo)国家第二大城市,我们在当地有福传。上千的人带着横额,在街上呼喊口号,表达对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支持和表达他们对政府的意见。这不是因为巴沙尔.阿萨德的的政府体系是最好的或他是个神圣的人(他显然不是),但他们都渴望昔日的局面能够持续,而不是落入穆斯林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的手中。因为战争的最终结果显然不会是民主。这时候他们已经遇见这些事的来临。

但是,我们在所住之处的窗口见到示威者在主教公署前的申诉被一间国际新闻网络评论为「叙利亚人和平示威,要求总统辞职的声音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