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它的真实的故事 Ⅰ

12015年12月19日,道生会驻叙利亚的Aleppo的洛迪古修女,按西班牙圣斯巴斯安教区的邀请,应邀接受访问并讲述叙利亚的真实状况。

我是玛利亚瓜达露佩洛迪古,生于阿根廷。玛利亚瓜达露佩是我的会名,在加入修会时取的。而我的领洗名是Excimena,它的由来源于我的祖父,他是西班牙人,家乡在图德拉。

我很感激你带我来到这里来作见证。其实,这不是我个人的见证,而是被逼害的基督徒、身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弟兄姊妹的见证。其中我会特别提及叙利亚。

18岁时我在阿根廷加入了道生会这个家庭。经过多年的准备和培育,我知道会被派往到五大洲任何一个属于我们的团体,而我的长上提议我到中东作为我第一个福传站。

这样,最先到达的地方是白冷。当时我跟随着一群修女和神父来到白冷。我去到圣地白冷的福传基地。您可以想象这是莫大的荣耀哦。它实在是一份恩赐。这两三年上主给予了我们的极大的安慰,使面对将来之事的来临有足够的忍耐。圣地的日子实在美丽。我们醉心于于学习阿拉伯文。这需要花费很多功夫-总共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然后我到了埃及,并留在这里逗留了12年。这是一项很美丽的福传事工、一项非常繁忙碌的使命。此时,修会安排我担当省长(regional/provincial)的职务,使得我要穿梭各地,探访我们在中东地区的团体。这项使命促使我有机会去了解我们处于圣地中不同团体的真实状况: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伊拉克,叙利亚,突尼斯和埃及。

在埃及的十二年间,我的健康显著转差。我感到很疲倦。此时我的长上建议我拣选一个平静的地方休养数年。

就在这时我提议到叙利亚去。当其时是2011年1月,拣选到该地休养的时机很不合时宜。我这样叙述是因为想让人们知道叙利亚在战前的状况。它是一个可以让人休息的地方。

在叙利亚有一件事很罕见,我在其它中东地区是未曾见过的:基督徒和穆斯林教徒一起生活。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在叙利亚实属少数,即使该处是我们的土地。作为异教民俗,我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逼害,也按每地方的情况而言吧。但是,在叙利亚你能看见一群人中有两位是基督徒,另外两位是穆斯林教徒。这情况在中东甚为罕见。

这局况有可能是基于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还俗主义政府。他的作风继承其父亲哈菲兹·阿萨德,他们同属一个朝代,一个群族,是穆斯林最为温和的派系之一,称为阿拉维派。正因如此,他们并没有强行规定要以穆斯林法律作为民间法律。作为政权还俗主义政府,人民能享有一些宗教自由。即使在独裁的制度下生活,少数民族仍享有一些权利,致使社会和平稳定。再者,这能驱使国家繁荣稳定、人民安和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