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是焦虑和抑郁的良方? Ⅰ

我要为自己这模样负责吗?抑郁症可以摆脱吗?怎去克服焦虑?有方法征服毒瘾和上网这心瘾吗?怎去帮助家中有患心理病的成员?什么时候才需要医生、心理学家或司铎?性爱已是陈腔滥调?一种游戏?还是不可触犯的禁忌?

当Wenceslao Vial 神父接受ZENIT专访时,他便畧数一些在他新书 “Psychology and Christian life: Care of mental and spiritual health” 里会探讨的其中几个问题。(Wenceslao Vial 神父是罗马宗座圣十字架大学的心理学及灵修生活教授,亦是一名医生。)以下是他对问题稍作深入的解释。

健康、疾病和灵修生活怎能拉上关系?

其实健康、疾病和灵修生活都有很密切的关系,它们能在人的生理、 心理和精神方面捆绑一起。心理和生理的疾病能影响人的精神和心灵,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不少患病者,也能与朋友和天主建立一个好关系,充满着平安。

要理解这点,我们可以从圣道茂身上找到答案,他把心灵比喻音乐家、身体比喻他用的乐器。那音乐家(即人的心灵),纵使没病,但乐器坏了或走了调,也不能奏出乐章。然而,也有不少情况是心灵成功克服了乐器的限制,顺利地奏出美妙乐章。不过,倘若患的是重病,心灵或精神便难以发挥其功能,例如痴呆症或一些已把智能或意志严重损坏的疾病。但如果之前的精神生活是过得很充裕,往后的日子也会继续结出果子,虽这些果子未必再有显著的外型。与日俱增和越发接近天主的不仅是患病的,就连身边用爱去照顾病人的人也会一样。

还有一种心灵上的疾病:便是放弃寻找存在的意义、或从开始便拒绝接受、或已不再去想我们为甚么生存在这个有规律的宇宙里、或武断地摒弃天主、或相信自足。这通通都是罪的根,会直接影响个人的福祉。我们应当好好注意自己身心,这样子才能更悠久、更完美地侍奉天主。

在多大程度上我们会受制于自己的性格?

你的性格就是现在的你,因不同的经验而形成,就如教育、家庭、学校、生活的环境、及正面的或负面的因素。 Character(性格)这字,源自希腊时期硬币的形状,在切口有一永久深痕,正如我们的性格;可是我们并非死物如金属。

人的精神力量和恩宠的效应是可以把我们调整的,不然,基督信徒又怎能愈来愈肖基督?这工程是需要时间:是每时每刻…因为个性会不断改变,直至生命终结。若要更改这个我,那便必须考虑到其他因素如遗传得来的性情或倾向。可不能用借口:「我父母也是这模样…」或「这都是我的本能…」等等。人类是可以把本能和倾向转化,因他们清楚要朝向的目标,配合自己的智能和意志。在这改进的挑战中, 我们并不孤单;有不少古人的例子和忠告伴着我们;而且天主会在不知不觉间显大能,只要我们给祂机会。

(作者就借中国一谚语去形容一个好性格如何成长:「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抑郁、焦虑和应激(即压力)已被视乎现今最重要的问题,有可能通过灵修生活去克服这些吗?

有超过15%的人口已患有某形式的抑郁症,25%曾患过焦虑相关失调。而通常抑郁和焦虑的病根是应激。这名称来自工程科,坚硬如铁,长期受压的话,最终也会断裂;人也如是,压力会影响身体、令他疲劳。

科学研究已证明灵修能帮助针对和预防很多心理问题。健康的灵修是可以消除一些能产生焦虑和抑郁的因素,但可别忘记,引发精神病是有多种原因的,其中有些更是身不由己的。这都合乎逻辑,因为生命与天主的关系是会带来存在的意义、稳定、和平与安宁;尤其我们这位天主是不会随意玩弄人的命运。个中修和圣事便是最有力的『武器』:清楚知道自己已被原谅和能饶恕是有莫大的医疗作用,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

倘若病征真的出现,灵修生活便能发挥支持的功效,尽量减低痛苦,带你去找答案;而抑郁症和焦虑症更须寻求医疗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