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和责任有甚么关系

我们已经定义自由为作出知情和明智选择的能力。这能力塑造了我们的生活现况,塑造了我们的成长。

让我们谈谈作出知情和明智选择 的后果。

当我的选择是从众多的选择中小心翼翼地考虑每一个选择后作出的,我意识到这是我自己作出的选择,这选择是属于我的,当中的行为是我的行为。这行为——选择——使我成为该行为的「拥有者」,而不属于其他人。所以我时常说自由衍生拥有权:它使我们成为自身行为的拥有者。

它有多重要呢?

以私家车为例。因为我拥有它,我必须打理它。我要对它负上责任。拥有权衍生责任。

如果行为是我的,我便要为这行为和它带来的后果承担责任。

让我们返回私家车的模拟。如果汽车的性能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我一般会怪责自己选择错误。当然,我或可(有些人会这样做)将责任推卸给说服我买下这辆车子的那位。

其实,有一些人认为,我们的选择是由以下其中一个因素所构成:(1)遗传(nature:先天)—— 他们(的基因)的构造或(2)环境(nurture:后天)——他们成长的方式。这些心理学家争论究竟是哪一项因素影响着我们。其实,两项因素也对我们有所影响,但是他们必须考虑另一个因素:自由选择。

如果我们的行为只是遗传(nature)或环境(nurture)的结果,那么我们永远不会为我们的行为负上个人责任。我们只会不断将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

要灌输正确的自由的概念,有效的教育和培育是非常需要的。一个经常跟随指令行事的人,其意志经常被老师或上级的意志所取代,经常被告知要做甚么的人是一个没有学过自由的真正意义的人。正因为他没有学到作出知情和明智选择的意义,他也不会学到对自己的行为负上责任。

但有些人反对说:「但他这样会行差踏错呢!」

当然,他会犯错。其实,大部份人都是在犯下错误后才会学习。错误是一堂课,一堂宝贵的课堂。这些课堂帮助我们在将来作出更为明智的选择。

让我们将讨论内容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天主想我们升天堂。所以祂给予我们一本「说明书」(十诫)。但十诫需要自由选择。天主想我们自由。为甚么?

当我们需要在善行和恶行之间作出选择时,这些行为会带给功绩 (如果我们选择了善行)或罪疚 (如果我们选择了恶行)。功绩带给我们赏报,而罪疚随之而来的是惩罚。

天主想给我们赏报。但大前提是,我们配得上这赏报。配得上这赏报的话暗示了我们承认行为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承担其责任)。但只有我们在自由的情况下实践这行为,这行为才是我们的。赏报暗示功绩,功绩暗示拥有权,拥有权暗示自由。如果没有自由,那就没有拥有权;如果没有拥有权,那就没有功绩;如果没有功绩,那就没有赏报。

让我们返回汽车的模拟,我们用两个情景来解释上述事情。

(1)比如我参加了赛车比赛。就说我的车子赢了吧。很好!因为车子是我的,我得到了赏报。拥有权 > 善行 > 功绩 > 赏报。

(2)比如我某天驾驶时不慎撞到了其他车辆。不得了!因为引起这意外的车辆是属于我的,我需要处理车辆的损毁。 我有罪疚,我被惩罚。拥有权 > 恶行 > 罪疚> 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