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复活期第二主日

四部福音都有耶稣复活后显现的记载,而且每部福音各具特色,我们今天聆听的若望福音,相当注意显现的基督手上的钉孔及肋膀的伤痕,这是其他三部福音从未提及的。一般说来,第四部福音非常强调天主圣言降生成人的真实性,为此在福音的序言中说: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这表示耶稣是有血有肉的人;祂有真实的人性。祂不但活在世上时是人,即使现在复活升天,仍旧是真实的人,若望之所以在显现的基督身上,指出钉孔与肋膀伤痕,便是强调这端真理。

也许我们会问为什么若望福音如此强调这端真理。这实在与福音写作时代的一些错误思想有关,不过真理本身为我们也极有启示性。原来教会很早便受到一种思潮影响;简单地说,这思潮极端轻视物质,认为来自恶神,由此也摒弃人的肉身,称之为罪恶的根源。当教会中有些知识分子吸收了这种思潮,便创造邪说,不再承认耶稣真实的人性,认为祂的血肉只是幻像而已。这种邪说的后果极大:第一否认了圣经宗教最为基本的道理。天主创造万物,不论有形的物质、无形的精神,一切都是美好的;第二假使基督没有真实的人性,祂肉身的苦难、死亡只是虚有其表,因此也拯救不了人类,尤其人类的肉身;最后,肉身复活的道理,非但没有意义,反而再度使精神堕落在罪恶肉身之中了。

认识了若望的时代背景,可以了解为什么他强调基督的真实人性。也能解释为什么在若望一书中这样说:「凡明认耶稣为默西亚,且在肉身内降世的神,便是出于天主;凡否认耶稣的神,就不是出于天主。」可见今天福音中记载显现的基督多次显出自己的手和肋膀,是深具历史意义的。不过另一方面,这真理本身为我们庆祝复活的现代教友,也该有极大的启示。

手上的钉孔和肋膀的伤痕,继续显现在基督身上,这是苦难、死亡与光荣、复活的整合。换句话说,如果只有苦难,没有光荣,那么基督的一生仅是一幕悲剧,虽然能够赢得后人的同情,但是对于人生的痛苦问题没有彻底的答案。另一方面,如果只有光荣,没有苦难,那么基督的复活仅是飘渺的幻景,虽然能够博得人的憧憬,但是对于人生的奋斗、努力、牺牲等等,并无有力的支持。显现的基督,手上还有钉孔、肋膀保持伤痕,表示苦难化为光荣;死亡已成复活;复活的是曾经死去过的人。

这深深启示了我们今天在世必须奋斗努力的基督信徒,我们的肌肤可能为了工作而疼痛刺伤,我们的手足可能为了开垦而流血僵硬,我们的胸前背后可能伤痕斑斑,甚至我们的肢体可能折断砍掉,最后我们肉身的生命可能杀死,但是这一切由于基督显现的钉孔与伤痕,可以深信将保存在我们永恒的生命中,显现在我们未来复活的肉身上。当然福音中对耶稣显现的描写,有的只是透过象征而启示真理。我们不能确定苦难存留在光荣中的形态与方式,可是现世的奋斗与永远的光荣将整合为一,那是无庸置疑的。

今天福音中说:显现的耶稣把手和肋膀指给门徒看。门徒看见了主,非常喜欢。那么今天我们见了显现的基督身上的钉孔与伤痕,不是也将非常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