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说神职服

在神学院时,看到毕业班的穿著神职服,感觉很是神气而令人羡慕。后来,当自己进入毕业班时,主日天穿着罗马服,插着罗马领,心中更多了一份庄重。当然,修生和修女也都说神气,让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神职服不仅仅是为我自己神气而已。

毕业之后,在堂区实习时,为避免教友混淆,就没有再穿过神职服。晋升执事时,再次穿上了它,而且也正式成为了神职人员。穿着神职服走在教友中间,反倒是有些不太适应。从教友们喜悦的眼神中,我看到这身服饰对他们来说,应该有更多信仰的意义。

每天插上罗马领的时候,竟然没有了曾经憧憬的神气感,反而是多了一份沉重,多了几份神圣感,也多了一个外在的提醒。我不断地告诉自己:「我现在是神职人员了,要成为教友接近天主的媒介了,我要怎样调整自己的生活呢?」

出门的时候,我一般都穿神职服,一方面是为了提醒自己,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遇到教友。有一次带着朋友去博物馆参观,就遇到了菲律宾的教友,而她就是看到了我的装束,从而知道了这个城市的天主堂。

当然,在多次出门之后,我才发现路上没有几个人认得出神职服的标记。教友众多的福建省和浙江省,我有穿戴神职服路过大街和火车站,虽然人员众多,但是也没有遇到能认得出来的。或者,我需要直接穿上黑色长袍罗马服,才能让人注意到特别。在吸引人好奇的同时,也要承受各种异样的眼光和言辞。

回到堂区时,有没有这个标记,教友们都认得,但是有教友说,看到神父穿神职服,既神气又舒服,因为神父就是一个天主临在他们信仰生活中的标记。教会对神职人员要求神职服,其本质就是为看到的人是一个外在的标记,为自身尽职尽责是一个内在提醒。

《教会宪章》在论到神职人员时,特别提到尽职尽责的做好本职工作,是最好的成圣方式。由此看来,穿上这身神职服时,离不开一个相符的生活,否则,成为被诟病之人,实在是对不起这身衣饰。

穿上神气的神职服,祈愿精气神能够相辅相成,彰显出天主的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