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四旬期第四主日

若望福音的第九章很长,完整地记载耶稣在安息日治愈一个生来就瞎的人,以及后续事件。我们今天所读的福音,是从第九章中抽出的一部分经文,不过在主日讲道中,要尽量顾及全章的内容。我们特别提出的中心思想,便是洗礼要求的重大牺牲。教会在四旬期中强调这一点,是向慕道者毫不隐藏地说明基督信徒遭受的挑战。

耶稣用唾沫和了些泥抹在瞎子的眼上,叫他到水池里去洗,结果胎生瞎子开了眼睛。圣经学家几乎一致承认若望福音以此奇迹,象征圣洗圣事。但是由于这是发生在安息日,于是那些原本与耶稣作对的法利塞人,想变本加厉地谋害祂。不过他们也有困难。胎生瞎子眼睛看见是一件公开的奇迹,如果他们控告耶稣是罪人,破坏安息日,但是罪人怎样能行奇迹呢?如果他们承认耶稣的奇迹,那么他们咬文嚼字,按照自己传统而解释的安息日法律,又怎样保守下去呢?在这两难情况下,他们拒绝了来自奇迹的光明,不愿放弃属于人间传统的解释,决定否认耶稣施行奇迹的事实,而要处理祂没有按照法利塞人的传统,破坏了安息日的罪过。因此治愈胎生瞎子的奇迹,造成了一桩案件。谁站在耶稣这一面,承认这个奇迹,要承担严重的后果,遭法利塞人处分。因此,畏惧法利塞人的,只能看见奇迹而默不作声,或者吞吞吐吐地不愿牵涉在这件事中。

结果,一方面,目睹奇迹的群众和瞎子的邻居,乱哄哄地讨论一番,却无人出来证明耶稣的奇迹。甚至当胎生瞎子的父母被质询儿子复明时,也不断推辞,不愿作答。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知道法利塞人已经决定,谁若承认耶稣为默西亚,将被逐出会堂,这为当时的犹太人而言,等于现代褫夺公权的处分。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大家都不敢为耶稣的奇迹作证。

但是,另一方面,福音中相当凸显地描绘了得到治愈的瞎子,逐步说明,由于这个奇迹,他在信仰上有巨大进展。首先他承认奇迹的真实。继而他说耶稣是一位先知。后来当法利塞人要求他否认事实,公开声明耶稣是罪人时,他却大胆地起来为耶稣辩护,坚决肯定耶稣承行天主的旨意,是从天主那里来的。结果他遭受了法利塞人的迫害,被他赶出去,亦即逐出犹太人的团体,成了流浪无靠的人。不过当他孤独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耶稣又出现在他面前,显出祂比先知更大的身分。于是治愈了的瞎子,相信并朝拜了耶稣。从此他归属于信者的团体。

四旬期准备候洗者领洗进教,教会再次讲述了这件曲折迂回的事件,有好几个重要思想值得注意。胎生瞎子在水池里洗眼因而治愈,象征圣洗圣事赐与的光明,从此教友在教会中将分享信仰之光。不过相信基督是一个挑战;在人前公开承认祂,有时会自觉孤军奋斗,也可能遭受围攻,因为福音生活是光明,而我们今天的世界中仍旧充满黑暗,黑暗便想排斥光明,领洗的教友按照福音而生活,将有一连串的挑战。教会丝毫不想隐藏这种可能,不过同时今天的福音也肯定,谁站在耶稣基督的这一面,耶稣基督绝不会放弃他,反将不断地支持教友的信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