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修会自一八七八年以来无间断祈祷

水灾、暴风雪、流感爆发,甚至火灾,这一切或许拖慢了美国威斯康星州一批修女的祈祷,但她们说,这些挑战从未中断修会在过去一百卅七年来不停为数以千万计的人向天主祈求。

在拉克罗斯的恒久朝拜圣体方济女修会表示,自一八七八年八月一日上午十一时以来,她们便一直从早到晚为病患及受痛苦者祈祷,时间之长,在美国可谓无人能及。

协助统筹祈祷的撒辣·亨尼西(Sarah Hennessey)修女表示:「当步入小圣堂,我能感到那种有形的临在打动了我。」

据马琳.韦森贝克(Marlene Weisenbeck)修女指出,这种在基督圣体前不断地祈祷的恒久朝拜圣体传统,可以追溯至一二二六年在法国之时。此后,世界各地都有天主教修会延续这一传统。

马凯特大学历史学教授斯德望.阿韦拉(Steven Avella)指出,这个传统在十九世纪逐渐流行,其后再获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支持下而得以普及。

在拉克罗斯,这些修女估计她们已经为数以千万计的人祈祷,包括在过去十年的十五万人。

唐娜.本登(Donna Benden)是一百八十名被称为「祈祷伙伴」的教友之一,她们协助一百名修女祈祷。本登指出,「人们所受的苦难及受疾病的痛苦,有时是难以忍受的。」本登每周三早上七时至八时在她上班前协助修女祈祷。

这个修会在一九九七年开始要求小区协助,当时修女的数目在逐渐减少。据玛利亚.弗里德曼(Maria Friedman)修女表示,现在,修女通常会负责夜间的祈祷,而教友则负责日间。她负责安排每两小时两人当值祈祷。她说:「修女难免经常要出外、或负责其他工作。这是现代生活的复杂性。」

她指出,她经常尝试寻找各种方法,使祈祷之事来得更易,譬如在校园内设置一张床,让教友可以睡觉。如果有需要,这些修女会寻找更具创意的解决方法。她又说:「我们会想尽办法。」

美国也有其他修会是全天候祈祷的,例如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贫穷嘉勒恒久朝拜圣体女修会的十六名修女,也是每两小时轮班祈祷。据修会的玛利亚.多默(Mary Thomas)修女指出,自一九二一年以来,她们的修会就一直在美国为人们祈祷,这是延续自一八五六年在法国开始的祈祷。在每段时间,都有一至两名修女祈祷,没有请教友来协助。

至于其他修会,由于修女年纪老迈及其他原因,只能把祈祷时间缩减,在部分时间进行。

自拉克罗斯的修女开始以来,她们的祈祷曾经历一九二三年对面一座建筑物的大火、六五年拉克罗斯的水灾,另有流感爆发及多次风暴。亨尼西修女每日都会收集由人们亲自留下的字条、电话、电邮及网上表格提出的祈祷意向。

在最近一系列的祈祷意向中,就有为拉克罗斯两间学校担任校长的劳拉.于贝(Laura Huber)祈祷,这名五十二岁校长在十个月前被诊断患有乳癌。她说,「是学校校董局一名成员要求为她祈祷。」

她说,「这种祈祷以一种我无法言喻的方式鼓舞着我。」她续说:「我感到温暖和被爱,以及陌生人的关怀,而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感受。」

弗里德曼修女表示,找人帮助,她从未遇到困难。她有一张替代人的名单,但是祈祷伙伴及修女通常都会承担额外时间。

亨尼西说,「如果这是晚上十一时,我的时段已过,但另一名修女仍未出现,我不能就此离开,回房上床睡觉。」

「你好像会想到:『这已有一百卅七年──我需要提起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