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旬期的精神

四旬期开始,我们再一次进入准备迎接踰越奥迹的时期,认识「四旬期精神」更能帮助我们做更妥善的准备,然而要认识「四旬期精神」则不可忽略四旬期在历史中的演变,方容易把握其精髓。以下是罗国辉神父《踰越》一书中有关四旬期的摘要。

四旬期的起源

宗徒时代,基督徒的唯一庆节是主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每年的踰越节及每个主日,之后随着时代与教会的发展所加入的庆节,都是指向这「独一无二」的踰越节奥迹。

第二世纪,每年踰越节庆祝主死而复活的时候,同时举行慕道者的入门圣事(洗礼、圣体),因为入门圣事就是踰越奥迹的实现:人领受入门圣事就是与基督一起死亡,并与基督一同复活(罗6:3-14)。所以,当我们准备踰越节的时候,也同时准备入门圣事。在第一世纪末,教会已用斋戒的方式来准备洗礼,而斋戒的人不只是受洗者,也包括施洗者及其他的教友们。第二世纪,不同地方的教会,也以一天、两天或四十小时的斋戒来准备踰越节。以上我们可以从叙利亚传统的《十二宗徒训诲录》、及罗马教会传统的圣犹斯定《第一护教书》中得到左证数据。

第三世纪初,罗马教会已于踰越节前一周,加紧以祈祷、覆手、驱魔等为候洗者做准备,并要求候洗者于星期五、六守斋,守夜直到鸡鸣时接受入门圣事。第三世纪末,北非及北叙利亚教会把斋期延长为一周。不久罗马教会可能也把斋期跟着延伸为一周的来准备踰越节。

第四世纪初,罗马教会可能已将一周的准备期增加为四周,而以整数称之为「三旬期」。候洗者的考核礼分布于这期间,可见直到此时期,踰越节的准备,基本上是慕道性的:为候洗者,加紧皈依及灵修的操练;为已受过洗的基督徒,是不断地再慕道、再皈依的时期。正如圣犹斯定所强调:我们要和候洗者一起祈祷守斋,好在踰越节,候洗者获得踰越重生,我们也再获重生的效果。

另一方面,四世纪初,东方教会首先采用了四旬期(Quadragesima四十天)的斋期来准备踰越节,并把这时期比作梅瑟在西乃山、厄里亚往曷勒布山和耶稣在旷野的时期。并且为这个时期的慕道性加上了斋戒抗诱的涵意。此外,背离信仰的基督徒被要求在踰越节前的四旬期来仿效耶稣在旷野以斋戒来抗拒魔诱,努力祈祷、力行爱德、补赎罪过,是因为他们被视为特别需要再慕道、再皈依的人。到此,四旬期遂包括了悔罪者作补赎、斋戒和抗拒诱惑的角度。

第四世纪末期,始自东方的四旬期渐渐进入了西方教会,亦在这个时候,罗马教会也采用了以四旬期来准备踰越节。当时的四旬期是包含着慕道(为候洗者准备洗礼)和悔罪抗诱(为公开的悔罪者准备修好圣事)的基本要素。

五至六世纪,是四旬期的内容发展得最为齐备的时候。

「四旬期精神」的衰落

受到中古世纪黑暗期的冲击,四旬期的原本精神逐渐淹没。罗马礼在第五世纪末,在四旬期的第一周的星期三、五、六加上了「四季斋期」,故取消了四旬期第二主日原有的弥撒及候洗者的考核礼,原先每主日的读经也为之搬动,候洗者考核礼则延至三、四、五主日举行。

自九世纪之后,洗礼已渐渐离开了踰越节,且出现了新的形式,就是一次将昔日原是成人慕道过程的收录礼、考核驱魔礼、授经礼等一并跟洗礼施行于婴孩身上。往日的慕道过程及其礼仪已全部崩溃,而四旬期已不再是为准备入门圣事。本来与洗礼有关的主日读经已全部解体,四旬期的慕道性已彻底消失。六世纪开始,因为成人入教已经减少了,故成人慕道程序已渐渐式微,继之而起的是婴孩洗礼。第六世纪中叶,一般都是婴孩领洗,将全部婴儿洗礼的礼仪改在平日举行。第六世纪下半叶,为使受洗婴儿的父母多受辅导,故把婴儿候洗者的礼仪增加至七次,可惜婴儿洗礼也只是平日半私人性的举行。之后的发展更是越来越糟,婴儿洗礼越来越提早、频繁密集且随时随地举行。发展至此,昔日以入门圣事为首要主题来准备踰越节的四旬期精神已荡然无存了。

同时,斋戒的观念也渐渐的离开了本来的意义。昔日四旬期是使人皈依上主的准备期,斋戒只是一种抗诱、慕道的方法。但自五世纪,斋戒渐渐地被视为一种德行及目的,并追求字面上四十天的斋期,把四旬期的开始提前到首主日前的星期三。

到此,四旬期是慕道者及教友准备迎接踰越节、与基督耶稣同死同生的精神均不在了。这样的影响一直延续到廿世纪的梵二大公会议之后,才出现「四旬期精神」的复兴。

「四旬期精神」的复兴

历经沧桑之后,四旬期变得面目全非,直到梵二大公会议才议决,要重新「显示四旬期的双重内容,就是借着纪念和准备洗礼,并借着补赎(paenitentiam台湾版翻译成苦行),让信友更热切地听取天主圣言,并诚恳地祈祷,以准备庆祝踰越奥迹」(礼仪宪章109)。非常清楚地,今日教会要求恢复四旬期的本来面目。

首先,四旬期的目的是为准备在踰越节庆祝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踰越奥迹,因此,这时期的礼仪基本目的是:

为将于复活夜受洗的候洗者做最后阶段的准备。
为接受过洗礼的基督徒,是陪伴候洗者做准备,并藉此纪念自己的洗礼,准备自己的再皈依。
为达到与主同死同生的洗礼目的,我们在四旬期作妥善的准备,借着悔改补赎(实行和好圣事、斋戒抗诱、行爱德等等),以获得真正皈依的效果;归根究底就是以天主圣言为生活的基础,在祈祷的动力之中,不断死于罪恶,而具体的活于基督。换言之,四旬期是整个教会,包括候洗者和教友在踰越节前的慕道期,为使我们再一次在基督内踰越。

一九七○年出版的《罗马弥撒经书》、一九七二年出版的《成人入门圣事礼典》等礼书,均对于「四旬期」礼仪做了许多的修正,复兴四旬期的原有精神,还以其原来的面目。四旬期是整个教会的慕道皈依期,期盼借着四旬期的礼仪,上主以祂的圣言亲临于我们当中,邀请我们洗心革面,好迎接踰越节的奥迹,并使我们奉行祈祷及仁爱的工作,参与重生的圣事,而到达天主子女的恩宠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