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的祈祷工具

每次看到抽屉里厚厚的一摞火车票和汽车票,都会想起一次次的旅途。那么多次的旅途,如果与走向天国的朝圣旅途相比,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这些车票勾起的是对旅途的回忆,而祈祷工具带给我们的则是对于天主的记忆。

谈起祈祷的工具,很多人想到的就是玫瑰念珠。对我来说,也不例外。想起这十几年所用过的念珠,也有不少了。只是由于没有对圣物的物质价值的偏爱,所以大都送人了。有两块钱的塑料念珠,有几十块钱的铜颗粒念珠,有来自罗马的进口念珠,以及很多人喜欢的样式。

在没有念珠的时候,想起掰着手指头念经的机会并不多。如果手头有念珠,或者脖子里有圣牌、车上有圣像、手里有念经的手链、手机上有十字架的手机链、计算机中有圣像的桌面,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对于我们回忆起祈祷,与天主打个招呼,或者更多祈祷,实在是非常有需要的。

在坐汽车时,我会掏出念珠祈祷。在一次为调解房产的法庭上,我闭上眼睛念《玫瑰经》。在轮船上,吹着凉爽的秋风,我为受洪灾的家乡恳求过。在听到教友的孩子有病时,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念经。在失眠的晚上,《玫瑰经》的声音伴我入眠。在工作之余的几分钟,我掏出念珠念过几遍经。

在忙碌中,我想着天上的天主,仰头长叹过。在心情烦躁不安时,我拿着念珠走着很多路,也跪在教堂中恳求,甚至匍匐在地哀求过。在异国他乡,手链念珠在我手中拨转过无数遍,寄托给天主的照顾。在他乡病重时,趴在床上哀求过天主保全。在举目无亲,看不到希望时,坚持拨转手中的念珠,感受过来自天上的希望。这一切,都成了让我们更容易想起天主的媒介,让我们更与他亲近。

曾经有几年,我一直将上海《光启社》出版的袖珍四福音,放在口袋里。不管是在做甚么,只要是有几分钟空闲时间,就会随手掏出来看两句,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去默想其在现实生活中的意义。后来有了MP3,就开始挂在耳边听那些赞美主的歌曲,想那些歌词的意义,体会那些音乐所传达的信息。再后来,有了智能手机,能够用来读日课,看和听中英文《圣经》。

我们逐渐地有了更多能够聆听天主的媒介。虽不至于每次都能有所感动,但偶尔一次的神慰和释然,都会让我们更加的信靠天主。听过几百遍的几个《圣经》短句,有时竟然会有难以抗拒的力量,让整个人从低谷中跃起。

如果甚么都没有带,我会去试着感受那种没有任何外在祈祷表达的感觉,思考如何能够从中找到能够受到天主吸引的地方。这个思考有点费神费力,却让我感觉很有意思。如果能够得到点甚么启迪,更是会让我喜不自胜的与人分享。这对于突破别人抗拒信仰,让福音渗入人们的生活,有着一定的作用。在车上,听着人们的聊天,有时也参进去,感受到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渴望,对于一个幸福家庭的向往。我们的信仰,能够为他们做甚么呢?有时感觉他们没有认识天主,看起来比一些认识天主的人,生活还要快乐幸福,怎能向他们推销福音呢?

在旅途中,祈祷的工具是各式各样的,而其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为我们靠近天主添砖加瓦。当我们越来越靠近天主的时候,我们对于罪人更有耐心,对于身边的人更有爱心,对于自己更有恒心,对于天主更有信心,对于生活充满欢心。

这个旅途,你准备好你的工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