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之旅 Ⅱ

到新约阶段,旷野的含义渐渐地演变成灵修团体的聚集地,如旷野中的呼号者(谷1:3)圣若翰。据很多学者推测:很有可能是他加入了一种比较严格的团体,远离世俗,在旷野中生活,度有明确使命和严厉规则的生活,例如谷木兰团体。

耶稣时代,在旷野隐修俨然成为当时时代的一种潮流,如耶稣也在旷野中度过一段时间(谷1:12-13;玛4:1-11;路4:1-13)。所以旷野成了保持自身宗教传统纯洁的一种管道,而这种生活往往是出于宗教信仰的热诚,同时急需用神圣的力量来对抗社会的俗化。旷野生活渐渐被认为是圣洁生活的一种体现,换言之,旷野是上主特别临在的地方。

在教会伊始,教会以犹太民族的宗教经验为基础,来建设一套属于自己的宗教传统。故旷野隐修的传统也被借鉴过来,教会的一些精修圣人就是出自于此,如圣安当等等。就教会而言,在教父时代,这些精修圣人对教会的发展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包括神学和灵修及教父后期教会艺术的发展。圣人们虽然在条件艰苦的旷野中生活,但是他们的精神生活却是非常充盈的。所以在此时旷野的含义又多出一条,即人成圣的一个平台。在教会的历史上,修会的产生与圣人在旷野生活有莫大的联系,被誉为“修会鼻祖”的圣本笃也曾在旷野中生活。

总的来说,从以民的旷野之旅开始,一直到教会时代,“旷野”不再是荒芜的化身,而是上主特别临在的处所。对于教会而言,四旬期的产生也与以民的旷野之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对于四旬期的意义,传统认为我们的克苦、斋戒、悔改,是为了让我们度天主子女生命的生活。而透过对旷野之旅的分析,似乎四旬期还有一层潜在的含义,即回忆起天主对我们的恩宠,并让天主净化我们。故此四旬期是与上主“交往”的时期,是恩宠的时刻,教会希望我们能在贫瘠的生活中发现“厄玛奴耳”——与人时常同在的天主。旷野的贫瘠不再是灾祸的象征,反而因旷野的贫瘠,使我们能时常沐浴在天主的光照之中。旷野之旅既是艰难的旅程,也是充满恩宠的旅程,更是上主与人时常同在的旅程。

就让我们一起走进旷野,让主带领我们去经验天主对我们的慈悲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