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凝视

图中蓝色上衣为作者

我是1969年出生,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结婚,因为当时电视剧或是童话故事都说王子和公主结婚后就一直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所以我虽然书念不好;工作不稳定,但我一直相信,只要结婚就会有幸福快乐的日子。

1997我达成心愿结婚了,果然,婚后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我的家庭生活一直很幸福一直到2012年,我女儿十岁时,因为眼睛看不清楚,检查出脑内有两颗肿瘤,其中一颗离中枢神经很近,不能开刀,一开刀,不是死亡就是瘫痪,只能用化学药物治疗,半年后在一次化学治疗过程中,我女儿心跳停止死了。我女儿死了之后,我觉得非常失落,非常沮丧,觉得活下去没有意义…..跟我太太两个人都没办法工作,除了偶尔上教堂祈祷,整天都躲在家里掉眼泪,这样日子过了整整一年。

有一天在祈祷中突然有一个疑问?难道女儿死了她对我的爱就不在了吗?过去十年的幸福快乐难道都不见了吗? 你们觉得呢?一个爱你的人死了,她的爱还存在吗?,…我想起耶稣基督,他死了两千年多年了,他的爱在哪里?我觉得迷惘,也有一丝盼望,于是我决定学习依纳爵的《神操》,有一位修女愿意带领我,当时的我要弃绝这世界是很容易的,但要体会耶稣的爱却是很困难的,每次祈祷都墬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永无止境的一直往下墬…

爱的凝视

有一次祈祷的主题是爱的凝视,想象耶稣基督的目光一直充满慈爱的看着你…我看到的却是我女儿的目光,我女儿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信任、充满爱、充满盼望、充满满足,那一刻,在祈祷中我停止下墬的感觉,我停留在那目光中,感受被信任、被爱、被盼望,我舍不得离开那目光,我想起女儿曾问我:「爸爸我死了会到那里?」我坚定的说:「到天堂,哪里有阿公、阿禡在等妳」她又问:「那我到天堂做什么?」我说:「你到天堂要为爸爸、妈妈、哥哥祈祷,让我们在这世上好好生活;同样的我们也会在这世上为你祈祷」,我开始意识到我要继续好好生活,继续在爱里面生活。在一片幽暗的祈祷世界中,我意识到一团遥远的光明,好像在宇宙边缘的一点星光,邀请我走出死荫幽谷。

爱的喜乐

另一件事是,女儿生病期间,夫妻两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女儿,心情一直十分焦虑,夫妻关系几乎降至冰点,女儿死后,一股强烈的失望与愤怒不知要责怪谁?甚至会在心里埋怨对方,但那段期间我们不愿意吵架、更不愿去破坏和谐的气氛。可是我和太太私下都曾想过,等女儿丧事办完,就要离婚。当我的女儿火化后,将骨灰安放在桃园的方济墓园时,太太说她也要一个位置紧靠在女儿旁,我就问:那我呢?我太太颤抖的声音问我: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那时我好像被雷打到一样,一到闪光从头到脚闪过,我想起婚姻永不分离的誓约,但我太太竟然感受不到我对她的爱?太太看着我的目光依然有盼望和爱,我却无法让她信任、让她感觉被爱、让她有盼望;我感到十分难过与惭愧,我依然深爱着她,我肯定的回答她:我要和你在一起。那一刻,我开始慢慢体会到痛苦与爱的关系;如果不能真实的同时面对痛苦、面对爱,将一直被痛苦折磨,直到你发现痛苦里面也有爱的临在,体会到耶稣的爱与奉献的意义,才能让耶稣陪我们着走出死荫幽谷。

爱的盼望

我女儿上天堂五年多了,我仍然常想起她,也常默想死亡和天堂;朱恩荣神父曾十分肯定的说我的女儿一定上了天堂,因为如果一个天真活泼的十岁小女孩不能上天堂,那我们还有谁能上天堂? 因此我和太太都十分渴望能上天堂,可是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上天堂?

我常想起女儿爱的凝视的目光,让人感受到被爱、被信任、被盼望、被满足,那时刻我彷佛身在天堂;感谢天主,身边一直有好多人散发出这样的目光,包括我的太太和儿子、许多神父和修女、同事和朋友,生活在这样的目光中,让我感觉身在天堂。事实上我曾在天堂工作很多年,我曾经在育幼院工作,我很会照顾孩子也常和孩子一起玩乐,那些孩子看我的目光,就跟我女儿一模一样。彷佛被耶稣慈爱的目光所凝视,充满信任、充满爱。

我常在祈祷中祈求天主,让我也能常有这样的目光,有爱的凝视的能力,去凝视这世界,去实践天堂的生活。

依纳爵灵修对我最大的好处是觉察爱的临在,帮助我在爱中生活!喔,不对,为我而言依纳爵灵修对我最大的好处是,我太太很早就很认真的学习神操,所以一直对我不离不弃!

感谢天主!

作者┃廖光宇

结婚20年,婚后陪同太太一起参加基督生活团,有一子一女。参加过两次﹝十个月的日常生活神操﹞的操练。要弃绝这世界是很容易,但要体会耶稣的爱却是很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