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发挥想象力

圣依纳爵推荐祈祷时发挥想象力,把我们置身于《福音》的事件中来经历和理解它。事实上,这方法可加深我们在《圣经》里与主的相遇。

然而,《若望福音》的一个故事却让我的想象力受挫。其第八章三至十一节述说了一个「犯奸淫时被捉住」的妇人。一群男人逮捕了她,并把她带到耶稣跟前,以便听听祂会说什么。他们指出梅瑟的法律要求处死通奸者,而他们已作好准备,希望并甚至期待用石头砸死她。

然而,耶稣只是弯下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

这里的描述非常生动,甚至富有电影感。然而却令我难以想象。我的困难在于无法想象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犯奸淫。据我所知,这需要至少两个人。

或许,耶稣也有相同的疑问。可能,当他在地上乱涂时,其实在写:「那男的在哪里?他是谁?」那或许对事实作出了解释,即当他环顾围绕那妇女的人,并对他们的「无罪」提出挑战时,这些家伙都溜走了。他们纠结于自己的双重标准中。

在世界各处以及在历史的长河中,妇女被提供了「特殊待遇」。而那种待遇并非为了她们的益处,而是使她们遭排斥、受歧视、被剥夺诉说自己生活的权利,或者在社会上及在诸多方面成为男人的牺牲品。

《福音》所描述的这位妇女,从一群男人处得到这「特殊待遇」,而她的那位男性共犯却无需面对任何处罚;尽管事实上,梅瑟的法律要求对犯奸案中的两者都处于死刑。

妇女的挣扎和只有少数男人承认的人权,即使在所谓的发达国家,仍然是一场进行中的战役,离凯旋还相差甚远。

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在全球几乎只在天主教会内发现了妇女有着较大的机遇。而至今仍有些地方就此得以实现。在妇女曾经或仍被限制在做家务及养育子女的时空中,教会却为她们提供了场所,让她们担任一般只限赋予男人的职业。妇女管理医院、学院、学校系统,并在一些机构中做医生、教授、老师。当然,能做这一切的先决条件是,她是修女。

在世界某些地方已不再是这种的情况。越来越多妇女投身各种职场,而无须先透过进入修院。在那些地方,度献身生活的妇女人数骤降,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因为前几代修女所开创的工作,已使得妇女无须「做修女」就能发挥作用。

这并非意味我们为教会所做的事得到赞美。在教会内由妇女所作出的进展,往往是面对男人(叫作神职人员)的反对而取得的。如果她们不需要浪费精力来软化或规避掌控教会的那些男人,她们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渐渐地,妇女正进入主教公署秘书处、堂区、委员会等部门,发挥「半领导」的作用。但通常,她们之所以在这些岗位上,是由于缺少已晋铎的男子来任职。是时候启动把妇女安置在这些情景中了,让她们在指导教会的生活上发挥真正的作用。

常驻梵蒂冈的记者罗伯特.麦肯斯在最近的《罗马来鸿》专栏中提倡,把在枢密会议上有资格投票的枢机人数从现在的一百二十个「老男人」——或许——增加至一百五十三人。我同意这提议,并认为应取代八十岁以下的枢机都有投票权的现有制度,反而,在他们退休时(通常是七十五岁),就把他们的名字从投票名册上撤去。

如果对这问题有多一点想象,那不是将极其美妙?在教会中,当妇女所获得的一些「特殊待遇」与男人所获得的真正的特殊待遇平等时,那会怎样?如任命一些妇女为枢机,又会怎样?

自一九一七年起,成为枢机团成员的先决条件是已领受铎职;但是在晋铎与成员资格两者间并没有内在联系。那是直至二十世纪才颁布相关法律,而在廿一世纪可让它还原。

是时候发挥一些具创意的想象力了。

作者/玛利诺会甘伟霖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