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教宗? Ⅱ

杜贤奴指出,于1999年撰写希特勒传记的柯萧,写了两段对庇护十二世非常负面的文字。杜贤奴继续说:「他就是众多后来把自己扭转的杰出历史学家其中一位,今天主要的历史学家也都认同庇护十二世并没有干预,他有拯救犹太人、是反纳粹而非反犹太主义。」

本笃会的利奥.张伯伦神父,最近为天主教先驱报写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名为国际劳尔瓦伦堡基金会的历史研究所,于过去两年,在欧洲发现超过500所曾在战争期间为犹太人提供藏身处,现在每处也有牌匾注明《生命屋舍》。

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多说:「最令人惊讶的是,我们获悉绝大多数的《生命屋舍》都是与天主教会有关的,包括女修院、男修道院、寄宿学校、医院等等。」

张伯伦神父更表示说:「单在罗马,已有4,500人曾避难到圣堂、女修院、男修道院和寄宿学校,华沙的诸圣堂也曾收容过犹太人,这实在是不可思议,因对付曾营救犹太人的波兰人,惩罚是送去死亡营,甚至实时处决。」

杜贤奴也指出,近来发现很多『无容置疑的新证据、日记、文文件等,都显示庇护十二世是有直接参与、直接指令拯救在罗马的犹太人。』

「虽然这些行动有可能只是出自教会的修女和神父们的善意,」但他补充说:「我和一些曾直接被庇护十二世授命的人倾谈过,加上我现在手上有德国占领时的日记,记载着指令是教宗亲自定义立的。」

当代天主教史2015中,杜贤奴曾记录四殉道堂的奥斯定会修女们的日记,内容描述有关1943年秋天发生的事,于2006年首次公开发表,以下是我们看到的:

到了这个11月,我们必须有心理准备,为一些意想不到的慈善工作提供服务。怀着一颗慈父心的圣父庇护十二世,对这痛苦的时刻,感同身受。不幸的是,自9月德人进入罗马,便开始了这场迫害犹太人的残酷战争,他们用最残暴的手法去绝灭犹太人。他们围捕意大利青年和政治人物,除了折磨他们,还要酷虐地把他们通通消灭。在这痛苦情况下,为了营救主内的孩子们、当然还有犹太人,圣父下令所有修道院,应竭尽所能去接待这些受迫害的人,所有修道院也要坚持履行宗座的意愿……

曾于1917至1929年被派驻德国当罗马教廷大使的派契利,被纳粹党视为『偏爱犹太人』。张伯伦神父更曾说:「因为派契利的『反纳粹』表现,导致第三帝国曾在1939年,企图阻止派契利当选为教宗。」

在过去不下50年,历史学家等人也曾尽力为庇护十二世塑造一个相反的形象,不过新的数据已证明纳粹对尤金.派契利的看法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