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撒中的圣道礼」与读经员的培育 Ⅱ

圣经更以「盟约」这词阐明天主与人的对话之性质。「盟约」译自希伯来文 «berit»,希伯来文 «berit» 意思是「天主的承诺、保证」或「天主的誓言」。圣经选用这词是因为这对话的肇始者是天主,是祂自己先主动召唤人,让人进入祂的生活中,参与祂所设计的工程,并且对人作出某种承诺。由此可以看到,在这「盟约」中,天主视人为存在于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个体。

天主希望这个个体愿意参与祂所制定的救世计划。以民的历史正是这计划的注释,因为这历史代表了这救世计划中最具代表性的阶段:天主向以民许诺会释放他们,使他们获得自由。「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领你出了埃及地、奴隶之所」(出20:2)。

人又如何呢?如果他愿意接受天主的召唤,以祂为自己人生旅途的伴侣的话,他便要以实际的行动来响应这召叫。这行动包括两方面,对天主及对世界:全心全意爱天主在一切之上(出20:3-11),并因为爱天主而普爱世人(出20:12-17)。圣祖亚巴郎便是在生活中以实际行动响应这召唤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创15:4, 8-21; 17:4-14; 15:6; 22)。

二、圣经是形成会众的原动力
圣经是天主与人的对话,即天主召叫、人响应,这行动所包藏着的另一个事实,是会众的形成:跟天主对话的,不是单独一个人,而是一个民族、一个团体:「以下是上主你们的天主吩咐我教给你们的诫命、法令和规则,叫你们在过河后去占领的地内遵行。以色列!你要听:上主我们的天主,是唯一的天主。你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上主你的天主。我今天吩咐你的些话,你应牢记在心,并将这些话灌输给你的子女。不论你住在家里,或在路上行走,或卧或立,常应讲论这些话」(申6:1.4-7)。

《申命纪》这段经文要传递的第一个重要讯息是,天主的话是形成会众或团体的原动力。当人被天主召叫后,表示接受天主的话,并愿意在生活中实行这些话所教诲的内容,这些便自动形成一个团体、一个会众;成为天主的子民,为的是要在这团体的聚会中,继续聆听天主的话,因为天主与人的对话不是一次为止,却是一个贯穿着整部人类历史的爱的对话。

这正是上面那句「我今天吩咐你的这些话」中,「今天」这两个的意思。因为上主一直不断召叫人,并等待人「听到」祂的召叫后回应祂,并且在生活中实践这召叫所要求的。所以这召叫永远是「现在式」,不会是一个已经过去的行动。

《申命纪》这段经文要突出的另一个重要思想,是天主如何忠于祂与人所订的「盟约」。这「盟约」始自旧约,始自天主跟以民订约于西乃山的那一刻(出19-24)。后来因为以民一再背叛天主,于是天主藉先知的口,预告祂会宽恕以民的过犯,不但不再记忆他们的罪恶,并将会与他们订立新的约。

其中一位先知是厄则克尔,让我们看看他怎样对以民说:「那时,我要在你们身上洒清水,洁净你们,净化你们脱离各种不洁和各种偶像。我要赐给你们一颗新心,在你们五内放上一种新的精神,从你们的肉身内取去铁石的心,给你们换上一颗血肉的心。我要将我的神赐于你五内,使你们遵行我的规律,恪守我的诫命,且一一实行」(则36:25-27;也请参看耶31:31-34)。

上面所引述厄则克尔先知那段文字中提及人的「心」和天主的「神」,根据圣经词汇,这两个字都有它们独特的意思。人的「心」并非指感情,而是良心或良知的同义词,即是指那些构成人的最基本要素:情、意、欲、理智和悟性等。天主的「神」指的是天主的自我,即是天主那份可以传给人,以改变他,却无损天主本身的超然力量,就是我们常称的恩宠。

这恩宠便是天主的神,这神进入人的五内,将他的石心变成血肉之心,令到他从此成为与天主订立新盟约的新受造物。这是为什么主耶稣对跟那位祂要水喝的撒玛黎雅妇人说:「而时候要到,且现在就是,那些真正朝拜的人,将以真理以心神朝拜父,因为父就是找寻这样朝拜祂的人。天主是神,朝拜祂的人,应当以真理以心神去朝拜祂」(若4:23-24)。

结束了先知时代,这讯息最后由主耶稣基督自己亲自宣布,并且由祂完成这新约的订立「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路22:20;格前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