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教宗? ∣

近期有新的数据涌现,全可以为庇护十二世平反,终可洗脱他是「希特勒的教宗」那形象。

大多数历史学家现在都承认派契利(Pacelli – 庇护十二世之原名)在对抗纳粹主义和保护犹太人这方面的努力。

1937年的圣枝主日,全德国的天主教堂公布了一篇从没人听过的信息,这信息来自宗座,用的是德文,不是以往一般的拉丁文。

今年便是那份用德文撰写的通谕的80周年,标题取自通谕的前三个字,Mit Brennender Sorge,中译《深表不安》(With burning concern)。

眼看纳粹主义庞大增长的威胁,庇护十一世立即发出一紧急的信息,但鉴于当时希特勒的政权已经变得非常强大,这通谕也只能偷运到国内。曾参与撰写这份通谕的尤金·派契利枢机,当年为圣座国务卿,两年后更是庇护十一世的接班人,成为教宗,也继承了对抗纳粹主义这斗争。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他更被公认和被赞扬在保护人权上的贡献,尤其对有种族灭绝危机的欧洲犹太人那份关怀。可是后来事态有点改变了。

早在1963年,当德京剧作家罗尔夫.霍夫特出版的剧作《上帝的代理人》那时期,庇护十二世已被指控:过于同情纳粹,更嫌悄悄允许把这些犹太人送入虎口。

近年这不太好的声誉已有所改变,陆续有支持庇护声誉的新数据,相继涌现,为他平反。

铺平道路基金会(Pave the Way Foundation)主席加里.克虏伯曾说:「这一切正面的消息都是来自最近出版的书,我们便是主要提供参考数据的来源,」克虏伯致力为庇护恢复名誉,他继续说:「作家马克·雷布尔的《间谍教堂Church of Spies》和彼得.巴特利的新作《天主教徒对抗希特勒:天主教会和纳粹党Catholics Confronting Hitler : The Catholic Church and the Nazis》都是为证明圣教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真实行动而写的书。

雷布尔2015年出版的书,声称庇护十二世曾积极参与几个行刺希特勒的行动。

《庇护争斗事件》的主要参与者杜贤奴对批评庇护十二世的人作出了响应:「当年保持中立或曾经针对派契利的历史学家,现在的态度也明显改变了,其中有位专致研究希特勒的历史学家 伊恩.柯萧,他昔日曾高调批评庇护十二世,最近出了一本新书,书名《来回地狱一趟》,书中载:『昔日对他的指摘,例如被称为希特勒的教宗、对犹太人的命运莫不关心、因排犹思想根深蒂固而怠于执行职务等等,都实在扯得太远了,就迫害犹太人这事件上,他又怎算懒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