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基督徒剩下甚么 Ⅱ

「15年前,伊拉克有近150万名基督徒,今只有30万,而且三分之二的人在库尔德斯坦居住」,埃尔比勒的巴沙尔·沃达主教确认。伊斯兰国是最后的打击,但大批人已在之前离开。不少家庭首先逃到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然后他们在西方国家寻找新的生活,特别表示欢迎他们(难民)的澳洲。肯定比川普的美国更欢迎。

第一个「禁令」也包括了伊拉克,并迫使主教将他访纽约的行程延误到二月。现在禁令被「纠正」,伊拉克的公民不再出现于禁令的名单上,但仍留有痛苦。没有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帮助,东方基督宗教将会消失;而在伊拉克所发生的,被形容是一个有系统的种族清洗。

沃达主教又表示:「在巴格达的生活越来越困难。」他自己本人不得不跟随他所照顾的团体而搬到埃尔比勒,因为基督徒在战火下生活,「威胁、藏子弹的信件、受毁的商店、绑架……家庭支付1万美元,然后逃到国外。」

现时,随着逊尼派伊斯兰主义者的暴力,什叶派民兵的敌意日益增加。当库尔德斯坦的基督徒人数正在增加,逾12万人从尼尼微平原抵达。迦勒底教会是自主的,他们有自己的宗主教肋法厄尔·萨科,但它仍然与罗马教会联系,并得到强大的国际支持。埃尔比勒教区为难民找到1400间房屋,并每月花费逾100万美元租赁费和70万美元的食物,主教说:「我们想在这里建小小区,我们至今已建立了14个新圣堂。」

重返家园
要避免湮灭,需要巨大的努力。埃尔比勒距离尼尼微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唯一的希望是将一部分的家人带回家。撒拉尔神父说,「我认识我的羊群。首先,他们想要尊严,他们不会接受露营。我们需要水、电和重建家园。否则,他们不会回来。」自2003年起,伊斯兰国只是最后邪恶的化身,「我们没有和平,在萨达姆的统治下,我们是穷,服务亦很稀有,但我们没有被逼逃亡,而且小区的生活强大。」

在伊斯兰国面前,没有甚么可以选择,只有转化、逃亡、或死亡。在同一条街道上,有亚卜肋达的两层楼房,面前坚立了一个全新的、并贴上「在教会帮助下」的雪柜。拥有两名儿子及两名女儿的亚卜肋达,是最后一个逃到70公里以外的达霍克的人。亚卜肋达忆述,「2014年8月6日晚上10时,当时我坐在客厅、圣若瑟的照片下。我是第一个回来的,我感谢天主:我们都没有被杀或受伤。这里附近有一家八口,他们全被杀掉。」

现年65岁的亚卜肋达需要重新开始,但他表示不会离开伊拉克,因为「你亲人被埋葬的土地比任何东西还重要。」伊斯兰国连当地的墓地也催毁了,但亚卜肋达家人所埋葬的土地仍在那里。如今,他带着一束白色的栀子花扫墓,象征着春天和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