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圣地,觅主踪 (五)

喜赴加纳婚宴
位于加里肋亚的加纳是一个小镇,离纳匝肋东北约八公里。耶稣和他的母亲及门徒曾参与在加纳的一个婚礼,在筵席中,酒不够了。在圣母玛利亚的请求下,耶稣行了第一个神迹,将水变为酒,为一对新人解决了缺酒的难题。这里亦是耶稣的门徒纳塔乃耳,即巴尔多禄茂的故乡。

1880年方济会在这里的古代教堂遗址上建了教堂,作该村的本堂。而在古老教堂地板下发现了一段三至四世纪犹太会堂的阿刺美文马赛克文字:「愿塔步之子塔尔鸿之子若瑟及他的儿子们,得蒙真福的纪念,他们曾完成了这(马赛克)地板,愿主降福他们」。现在,朝圣夫妇更可预先申请在加纳婚宴堂内重宣婚约,教堂还有结婚证书供购用,但戒指就要自行准备。

我们当中的夫妇,便在神父面前重宣了结婚时的盟誓:「从过去的共同生活中,我已经明了婚姻的价值,我如今郑重向你许诺,以后无论环境顺逆,疾病健康,我将永远爱慕尊重你,终身不渝。」双方还交换了戒指及接受神父的祝福,场面既温馨又感人。

圣言共享
「第三天,在加里肋亚加纳有婚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婚宴。酒缺了,耶稣的母亲向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回答说:女人,这于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时刻尚未来到。他的母亲给仆役说:他无论吩咐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在那里放着六口石缸,是为犹太人的取洁礼用的;每口可容纳两三桶水。耶稣向仆役说:你们把缸灌满水罢!他们就灌满了,直到缸口。然后,耶稣给他们说:现在你们舀出来,送给司席!他们便送去了。司席一尝已变成酒的水─并不知是从那里来的,舀水的仆役却知道─司席便叫了新郎来,向他说:人人都先摆上好酒,当客人都喝够了,纔摆上次等的;你却把好酒保留到现在。这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在加里肋亚加纳行的;他显示了自己的光荣,他的门徒就信从了他」(若2:1-11)。

甘苦与共,挽手前行
结婚是喜乐和庆祝的时刻,在婚纱、钻戒、美酒、欢呼及浪漫的气氛中,婚礼往往被打做成童话式一样,而童话的结束语亦总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教宗方济各就曾在梵蒂冈主持婚姻圣事的弥撒中说道:「婚姻不是一部童话故事!而是一段艰巨的旅程,困难重重,惊涛骇浪」。是的!从过去二十多年的共同生活中,我已明白婚姻绝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两人本是牵着手到分开走,甜言蜜语化为恶言咀咒,过往的温馨亦仿似海市蜃楼。不禁叹息为什么爱竟变成怨、化成恨。大家会归究于意见分歧、性格不合、生活压力、枯燥乏味等。难道真是它们摧毁爱和情?发现原来是爱不够!

圣施礼华这样劝勉说:「只要我们有一天走在尘世的征途上,痛苦便有一天,这是爱的试金石。我们若对婚姻生活作一番描述的话,那么可以说是一个银币有两个面。一面是喜乐,知道自己有人爱着,有建立和照顾家庭的愿望与热情,有伉俪之爱,有眼看儿女成人的幸福。另一面却是痛苦与艰难,歳月剥蚀年华青春;种种烦恼怨愤的诱惑,威胁着性情脾气;日复一日单调刻板的生活索然寡味等等。正是在这样的危机中,我们的真爱情才流露出来。正是这种时刻,一个人自我献身的挚情,才根深而蒂固,才表现出宁死不渝的深邃的真情实爱」《基督刚经过》。教宗方济各也说过:「耶稣的爱,祝福和圣化夫妻的结合,当夫妻之爱在人性上丧失、破碎和耗尽时,耶稣的爱能够保持和更新他们的爱,耶稣的爱能恢复夫妻一同行走的喜悦」。

正如圣保禄宗徒的爱的格言:爱是含忍的,慈祥的,不嫉妒,不夸张,不自大,不作无礼的事,不求己益,不动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虽然我们无法掌控生活中的遭遇,但却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如何面对。既然是天作之合,更要竭力坚持,且不只用口舌说爱,而要用行动和事实,犠牲小我,以爱相伴,欢乐时赞美主,忧苦时投靠主,在人生的风雨旅程中,继续挽手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