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她或改变你的一生(一)

2016年9月4日G20峰会在中国杭州开幕,令全球关注。这一天,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同样令全球关注:那就是特里萨修女被教廷封圣。

特里萨修女生前被誉为“贫民窟的圣徒”、“穷人的圣女”,她被“封圣”,可谓名至实归。

特里萨修女带给我生命极大的感召力量,借此机会,请允许我谈谈我对特里萨修女的一些感动和感受。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人类本不配有的人”。特里萨修女的原名是Agnes Gonxha Bojaxhiu,1910年出生于奥斯曼帝国科索沃省的斯科普里﹙前南斯拉夫联邦塞尔维亚共和国科索沃自治区的首府)。

中国人估计都知道阿尔巴尼亚,或许还知道科索沃,但特里萨显然比她的祖国和民族都更有名,更受人关注和爱戴。这真的印证了中国人的一句话:英雄不论出身!

是的,特里萨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事实上,我佩服两个天主教徒,他们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一个叫圣方济各(San Francesco di Assisi,1182—1226,又称亚西西的圣方济各或圣弗朗西斯),另一个就是特里萨修女。

这两人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信仰耶稣基督,都舍已跟随耶稣、活出耶稣;他们都坚守“贫穷”与“和平”,都以服侍人群中最小的为乐,认为穷人中有耶稣;他们都坚守谦卑、顺服的品格从而拒绝从教会分裂出来(老实说,我认为这一点,他们超过了新教领袖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他们都心甘情愿地承受痛苦、侮慢、屈辱和艰辛,因为他们从中体会到基督十字架的喜乐!

剔除狭隘的宗教立场,我以为所有人包括新教徒们,都应该地向这两位天主教的圣人学习——当然他们并非偶像,耶稣才是真正要去信仰的。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传统的英雄从来都是那种所向披靡、攻无不克、统率千军万马的人上人。但其实,“攻山中贼易,攻心中贼难”,《圣经》则指出“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制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和合本)一个人能打败别人不见得是英雄,一个人能战胜自己才是英雄;一个人做出点外在的成就并不见得是英雄,一个人能够攻克自己内心的邪恶,才是了不起的英雄。所以,孔子特别提出“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论语•颜渊第十二》)”。意思是,你能克制自己的坏毛病,遵守该遵守的礼,那就称得上是仁了;大家都这么做的话,那天下就变得仁爱了。

1445472961350孔子并没有说,你统一天下、你统治天下,天下就归于仁爱,相反他讲了“内圣外王”的道理。

另外,中国古人还提倡,大丈夫有“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立德也是放在第一位。而德,一定是来自于内心的圣洁、仁爱、公义——那才是真正的强大,并且最终是来自对至高、独一上帝的谦卑与敬畏、依靠与跟从。

圣,代表耳聪大慧者;中国人的祖先意识到:能听到上帝的声音者方为圣人,其实就如同以色列的“先知”。圣,有的甲骨文加上了“口”(说,预言),代表说话和预言。人要说什么,预言什么呢?当然就是传达上帝的教导、上帝的启示了,所以金文将甲骨文字形中的“人”写成“壬”(能力超群者),突出“圣”者的超凡“能力”。

所以,中国古人造“圣”字,其义就是指:先知先觉上帝的话语并向世人预言者。《说文》干脆指出“圣,通也。”意思是,圣者,就是通天的人。荀子更进一步地指出:“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荀子•劝学》。”

人如何通天?当然只有通过信天、爱天、敬拜天一途。所以,“圣”在希伯来原文中,是קדוש,直译是指“圣洁、成圣”,其象形文体的意思则是指“上帝的百姓在试探、诱惑中成为敬拜者”。这表明:人生充满着试探和诱惑,但你可以来到上帝的面前,敬拜祂,你就被分别为圣,就得到上帝的启示和保护。因此,惟有敬拜者才能称为圣……

中国千百年来,唯有孔子被尊为圣人。孔子,正是一位虔诚地信仰上帝、渴慕上帝的普遍启示并向国人努力传达这些启示的人。我们知道,孔子喜欢听赞美上帝的音乐——“韶乐”,“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论语•述而第七》)”;孔子重视向上帝祷告,他病情严重时,子路向鬼神祈祷,而孔子告诉子路,他自己也一直在祷告,“丘之祷久矣(《论语•述而》)”;孔子不是坐而论道,而是注重活出信仰,因此他强调君子和小子的区别就在于是不是活在上帝的使命中,君子第一就是要“畏天命(《论语•季氏》)”而“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孔子自己则“五十而知天命(《论语•为政篇》)”;孔子还特别渴慕上帝的道,他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所以孔子的学生也往往推崇“替天行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