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改变世界,死后肉身不腐 Ⅳ

他有什么高明的方法来治理堂区?他制定了哪些堂区牧灵计划?一个词:没有!他只有自己的司铎职责不离左右,他为此而生活,随着时光的推移,渐渐地,他成为了「另一个基督」。

维雅纳神父的司铎身份带领他达到一个崇高的地步。他写到:「司铎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在天堂上,我们才能明了司铎的意义。如果我们在现世就明了司铎的身份,我们会因这爱的恩赐震惊而死。」

「除了天主,就数神父了。如果让一个堂区二十年没有司铎,各种『兽的偶像』将会在那里受人膜拜。」

同样的事情今天也还在发生,天主的仇敌为达到其目的,往往通过攻击污蔑神父来败坏天主的子民。

没有人比他表达得更好:「做真正的司铎是一件令人惶恐的事。当一位司铎将做弥撒当作一件平常的事来完成时,他是多么可怜啊!一位没有内在生命的司铎是多么地不幸!」

维雅纳神父总是在清晨举行弥撒圣祭,明显昭示出天主子在十字架上的祭献,他绝对确信弥撒就是一切,因为正是通过圣祭,救恩临现出来,正是在这个时刻,天主受到了应得的钦崇。

他说过:「如果我同时遇到一位司铎和一位天使,我将先向司铎致意,然后才是天使……如果没有司铎,主耶稣的苦难和死亡将无法在圣祭中达到其目的。如果没有人能够打开一个百宝箱,即使它装满了金子,又有什么用处呢?司铎持有打开天国宝库的钥匙。」

第一个要打开的宝库是天主的宽恕。在维雅纳神父来到亚尔斯的第一刻起,他就成为一个在告解亭燃烧生命的人。实际上,他来到亚尔斯,就成为一位同耶稣基督一起转化人灵,使世界基督化的司铎。

堂区的教友们成群结队地前来维雅纳处办告解,他们感受到被天主宽恕和皈依的喜悦。他聆听他们,了解他们,洞察他们的思念,促使他们悔改,安慰他们。

亚尔斯迅速成为欧洲与天主修和的中心。人们从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奔向法国的这个小镇,因为他们确信,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条新的人生之路:一位司铎通过祈祷和补赎向人们宣讲天主,他聆听人们忏悔,引导灵魂成圣。

成千上万、络绎不绝的人都去维雅纳神父那里办告解。他虚弱的身体常常因过分劳累而失去意识,因此很多次人们不得不将他从告解亭中抬回本堂住所。

然而,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凌晨一点钟,他来到他的「囚室」,继续与罪恶斗争,他建议、警告、央求、流泪、安慰并劝人悔改。对一些人,几句话足够了;对另外的人,需要严肃地讲许多,为得到一个真正的悔改。他每天在告解亭的时间甚至到了十四个小时,成为告解亭中的「囚徒」、成为天主爱的「囚徒」。

一八五九年夏天,来到亚尔斯的朝圣者仍然是络绎不绝。那年的八月二日,维雅纳神父怀着诚朴和喜悦的心情,从他的副本堂手中领受了终傅圣事和圣体圣事。他于八月四日回归父家,享年七十三岁。

一九零五年一月九日,教宗庇护十世将亚尔斯本堂维亚纳神父列入真福品;二五年五月卅一日是圣神降临节,教宗庇护十一世将他列入圣品,又于二八年四月廿三日宣布他为全世界本堂神父的主保。

全能永生之天主,恳尔因圣子耶稣之功勋,以尔欣悦圣子之慈爱,矜怜圣教司铎。彼等虽膺尊位,然亦柔懦力弱,与诸受造无类。仰主无限仁慈,屑以圣爱之火,恒燃其心;并为尔子耶稣,垂恩扶翼,不许其陷于诱惑,玷辱其崇高之圣召。

吁,耶稣,我等恳切求尔,垂怜圣教司铎:凡忠心事尔,颂扬尔荣者;或牧扶群羊,蒙难幽居者;或被人遗弃,忧苦交迫者;或冷淡昏昧,背弃信仰者;或染病临终,及在炼狱者;祈主俯听我祷,悉予矜怜抚慰。

吁,耶稣,今将普世司铎,托付于尔。其或授我洗,赦我罪,行圣祭。成圣体,以养育我灵;或启我愚,振我弱,示我真道,慰我忧患:我今念其恩德,更求尔仁慈,特赐助佑。

吁,耶稣!求尔圣心,庇护我众司铎;赐之今生,迄于死后,常蒙尔慈爱矜怜。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