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改变世界,死后肉身不腐 Ⅲ

维雅纳所赖以生活的食物被几位前来帮助他的虔诚的妇女惊奇地发现了:一点干面包,一些水煮的土豆。她们也发现了他(用苦鞭鞭打自己身体)沾在衬衣上的血迹。

他走访整个村子,发现了人们的罪行,然后,他开始毫不留情地同罪恶做斗争。通过祈祷、守斋和补赎,他将自己的生命借着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完全地奉献给了天主,用自己的言行,补赎他羊群的罪恶。

一个寒冷的晚上,维雅纳神父来到村长芒迪先生家,要了一块面包,因为他三天三夜没有进食了,「这类魔鬼,只用祈祷来对付是不行的,也必须用斋戒!」神父咀嚼着面包说。

他向村长谈到这几周来的痛苦,为他这败坏的堂区所怀的忧虑;他谈到人们对主日的忽视、核桃树下的集会、跳舞者的笑声、酒店里醉酒者的场面……他痛苦地说:「我是一个在石头地里撒种的人!」

维雅纳神父设法照顾孩子们,因为那时宗教教育早已被取消了。早晨,他将孩子们聚在他身边,为他们讲解信德的道理。当孩子们回到家时,便描述本堂神父待他们是怎样温和良善,他讲的故事是多么动听;更有甚者,一些孩子还得到了神父送的圣像……因此,逐渐有些父母私下来找维雅纳神父道歉,求他宽恕他们曾对他所表示的憎恨。

维雅纳神父开始一家一家探望他的信友。偶尔有人不太信任地接待了他,很快,他们会发现自己根本对神父不够理解。

慢慢地,在亚尔斯有很多事情改善了:酒店的老板们抱怨着顾客们愈来愈少,圣体团的成员也不断增加;妇女和年轻的姑娘们又成立了「玫瑰会」;人们不仅来教堂参与弥撒,也来和神父一起诵念晚祷……几年后,维雅纳神父又在村子里建了一座女子学校——主顾之家。

魔鬼是不会善罢罢休的,千方百计的日夜折磨维亚纳神父:用恐怖的怪声恐吓他,用奇火烧毁他的床,用暴力伤害他的身体……这些折磨,长达30年之久。维亚纳神父见怪不怪,置之一笑:「我已经习惯了,魔鬼和我成立伙伴。」

然而更大的打击接着又来了。一位未婚少女生下了孩子,遭到人们的讥讽,甚至有人向她的家投石,神父极力保护她而被诬为「有染」,事情愈演愈烈以致开始时对那些传言不以为然的人,也信以为真:教友们对神父失去了信心,路上遇到他时,都躲着他,不像从前那样热情地打着招呼;很多匿名信纷纷寄到本堂住所,一些侮辱性的大字报也不断贴在神父的门上。侮辱和谩骂都接连不断;舞蹈比以前更猖狂了,多少年来神父的努力似乎都毁于一旦。「主顾之家」也陷入了困境,几乎要关门了。

天主亲自干预了! 一位经常在酒店嘲笑本堂神父的人,被马踢了一蹄子,伤势极为严重,临终前承认自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而维雅纳神父为保守告解秘密,一直忍受着人们的非议和侮辱。居民们都来告解并悔改,从前在酒店侮辱神父、在街上躲着神父的也来到教堂。

渐渐地,这个小镇被改变了!那些见过维雅纳神父,听过他宣讲的人都奔向他的告解亭:通过他,他们的整个生命转变了。他的祈祷和「流血」,赢得了人们归向天主。

狂舞,酗酒、谩骂……这些被本堂神父严厉谴责的现象,终于从镇上消失了。就是最放荡不羁的年轻人,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圣堂里挤满了人,包括那些来自附近地区的人们。

一八二三年,当主教提升亚尔斯为本堂区时,维雅纳神父曾经想离开,因为他认为自己不配做「本堂神父」。但最后出于听命,他留下了。

一八二七年的一天,他满怀喜悦地向教友们宣布:「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亚尔斯已不再是过去的『亚尔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