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改变世界,死后肉身不腐 Ⅱ

二十岁的维雅内满腔热情,可是由于他天生愚钝,无法学好拉丁文,被称为「铁铸的脑袋」。又因为年龄问题,他需要服兵役,历经坎坷。当再次开始修道时,他已经廿六岁,即使在小修道院,学习万分吃力,拉丁字母只能听懂几个,备受嘲笑。谁又晓得这位「年老的同学」所下的功夫呢!

当课程非常难的时候,他便跪在圣堂的一角,呼求圣龛中救主的助佑,然后带着一种新的勇气,再恢复学习……

在克服了种种极大的困难后,他于一八一五年八月十三日在格勒诺布尔修院的圣堂里领受了铎职。从那时起,一直到后来的各个世纪,人们将不会忘记,法国的一个小镇,曾有过一位「亚尔斯本堂神父」。

一八一八年二月九日星期二的晚上,安多尼.吉佛尔——一位元多姆贝地区的牧童,有过一次不寻常的相遇。在从里昂来的途中,有一位神父像农民似地大踏步向他走来,推着一辆摇摇晃晃,装满生活用品的手推车,其中有他的木头床架。

这位神父招呼了牧童,问他到亚尔斯是否还很远?安多尼指给他前面一个简朴的、正渐渐隐没在夕阳西下的阴影中的小村子。「这么小啊!」神父自言自语道。然后,他跪到冻结的大地上,注视着前面的房子,作了长时间的祈祷。

他起身后,推着小车继续前进,小牧童也和他一起同行。当他们来到那座破旧的圣堂前时,神父对牧童说:「谢谢您指给我来到亚尔斯的路,我将指给您去天堂的路。」

亚尔斯的人口不过二百三十人,属于里昂教区米赛里堂区,居民很少参加教会礼仪,并不热心,也不守主日,村中酒店很多,许多人酗酒度日。人们从来不会想到要迎来的本堂司铎就是圣德卓然的维雅纳神父。

维雅纳神父打开教堂的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举行弥撒了,更衣所显得杂乱无章,祭台也无任何装饰,到处都是灰尘,长明灯也熄灭了……他不知道圣龛中是否还有圣体,他在更衣室中找到钥匙,打开圣龛:是的,神圣的救主仍在他的「家」里!神父恭敬地双膝跪下。随后,他将灯添满了油,重新点着。从此,亚尔斯要升起新的光明!

天亮了,他敲响了教堂的钟。「我们村来了一位新的本堂神父!」居民们像平常一样边往地里走,边互相议论著……尽管神父敲了很长时间的钟,然而,只有几位老太太来参加。

维雅纳神父不善言辞,他用心地准备着道理,在困难地完成构思、起草之后,还要尽力将它背熟、记在心里;他常常几个小时在教堂前的广场上散步,低声地背诵着。尽管所下的功夫不少,可是到了讲道台上,信友们常常因看到「一句话那么不容易从他口里说出来」,而惊讶得低下头去。只有在照本宣读时,他的讲道才显得自然些。然而当他讲到罪恶或训斥一些拒绝悔改的人时,却是非常严厉而令人生畏的。

他的讲道越不见效果,他越求助于克苦:四旬期中,他几乎取消了所有的食物,把一切都分施给穷人。亚尔斯的人们并不是察觉不到他们本堂神父严厉的克苦。在酒吧间,人们越耻笑他,那些善意的人们便越看到他的虔诚;他讲道台上的话,在深深地浸入人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