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为 Ⅲ

在此我想再谈谈欧里亚的克吉尔伯特,之前我曾提过他能铸造技巧精致的,时钟,他是奥图文艺复兴的关键人物,是当时欧洲最知识广博的学者,他那如百科辞典的知识囊括数学、天文学、哲学、逻辑学、拉丁文文学、音乐和神学。他因引入算盘(或称计数板)和印度-阿拉伯数码(Huff-现代科学技术的崛起50),而巩固了他在西方科技发展史上的地位。

他曾居西班牙三年,可能就是在那时掌握了阿拉伯知识,故被誉为「首位引进阿拉伯科学到西方」的学者,他的天文和数学文本也表露出阿拉伯对他的影响(Zuccato 192-93)。在登为教宗前两年,克吉尔伯特收到德国皇奥图三世的信,御请克吉尔伯特为他效劳及恳请他当其老师,解释一数学书籍。克吉尔伯特接受了邀请,并告诉了德国皇,当时的罗马帝国是有合法权利去争取希腊和罗马智慧为其国有(Woods 23)。

克吉尔伯特就像他之前的艾留杰纳和及后许多教会人物,同样强调有必要把信德融合于学习、知识和科学。据报导他曾经说过:「正义的人要有信德,但能把科学加入信德是更好」;「天主性给了我们信德这份大礼,但并没有拒绝他们争取知识的权利,」他更说:「没拥有知识的应称为愚笨」(23)。就是他们对理性那深奥承担,使我钦佩天主教哲学家和神学家。

基督信仰学者和哲学家圣安瑟伦 (1033-1109,坎特伯雷的总主教),也是令我十分钦佩。圣安瑟伦被称为「传统学术之父」(Stokes48) 和「十一世纪最显赫的哲学家」(Kenny 119)。从他以士言论,我们便看得出他对信德和理性有多么样有承诺:「在我看来,当我们有了坚定的信德后,却不继续去认识我们所信的,那实在是疏忽点了」(Watson 330)。安瑟伦从不会纯粹只因信德便接受天主的存在,相反地,他会为天主的存在,设计理性的论据,其中以本体存在论的论证而更被肯定。他也为道成肉身这个基督信仰道理想出另一理性的论据。就如他后期的亚奎纳,安瑟伦认定理性作为维护和确定信德的合法工具。

安瑟伦对天主的定义,据他说,是基督信徒和非信徒也同意的,就是基于他所创的本体论论证。他把天主界定为没任何比祂更伟大的存在物。天主是完美的存在物,在任何角度下也是最完美的实体,他认为 一个最完美的实体必定拥有「存在」这个性质。如果否定天主的存在,祂便不完美。说「天主不存在」这个理据是自相矛盾的,所以天主「一定」存在,而且非但存在,是不可能不存在。 (Stokes 49).

安瑟伦的理论引来本笃会士高尼罗的反驳,如你幻想一无比大的岛,而安瑟伦的推理是正确的话,那么这岛必须存在,否则它便不再是大无比的岛了。这就是高尼罗用杰驳斥安瑟伦的论证会泛化到一切可想象的客体,是有缺陷的(49)。安瑟伦响应说他的定义仅适用于天主,所以不应用在其他存在者或物体。高尼罗和安瑟伦的争辩是说出一切事物也发自智慧,包括天主的存在这论点;如若要讨论,也应用「理性」角度,天主是可作任何存在物看待 … (Watson 368)

安瑟伦也尽他所能去证明圣子降生成人或天主道成肉身。亚当的原罪是严重冒犯了天主,故其应得的惩罚该是等同其罪的严重性。人是「有限」的,是不能为无限制的罪自定义补赎,所以必须寻求神圣的援助或介入。Kenny解释说:「只有真人(即亚当的继承者)和真天主(可给无限赔偿)赋予的补赎才能称为足够,故此,如要原罪全面赦免和救赎世人,天主圣子降生成人是必须的」(121)。(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