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改变世界,死后肉身不腐 Ⅰ

很多教友常常对神父抱有微词:神父若是不善言辞,批评神父木讷寡言;神父若是言辞丰富,批评神父言多必失……

神父若是严谨威严,批评神父过分苛刻、法利赛人;神父若是亲善随和,批评神父没有原则、得过且过……

神父若是同教友常常会面聚餐,批评神父贪吃偏爱;神父若是不常常同教友沟通联系,批评神父独来独往、远离教友……

神父若是干劲十足,批评神父不察民情、风风火火;神父若是稳重细致,批评神父没有效率、不见成效……

神父若是穿着随意,批评神父不重细节、有失体面;神父若是细致讲究,批评神父爱慕虚荣、不讲神贫……

神父若是没有错处,便批评大家不可过高赞誉神父,神父也是人;神父若是有不完美之处,便口诛笔伐,恨不得除之后快。神父甚至连种种意外都不能碰到,否则便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如此论调,请问神父到底应当如何自处?八月四日是本堂神父主保——圣若翰.维亚纳(St. John Mary Vianney)司铎纪念日。一篇关于圣人的文章,与诸位教友、司铎共勉,也请各位教友多为神父们祈祷!

一个贫穷木讷的男孩因着天主的拣选成为一位司铎,接管负责了一个「荒芜的堂区」。因为天主奇妙的逻辑就是:祂拣选了弱小卑微,却从高位上推下权贵。正是这个人,成了继承伯多禄之位的教宗的导师和模范,曾经被他激励过的人,将他立为普世教会竞相效仿的楷模。

一七八六年五月八日,维雅纳出生在里昂附近的谭尔田利,他的父亲是玛窦.维雅纳,他的母亲是玛利亚.白乐斯,他们是具有坚强信仰的贫苦农民。

他的童年经历了法国大革命(1789-1799)的悲惨事件。雅各布宾党人是当时激进的民主分子,在共济会的鼓动下,组织起来捉拿神父和教友们,并把他们送上断头台。

维亚纳那时私下学习教理,且深深地进入天主的爱中。那时年轻的维亚纳认为,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位,堪受万众尊崇和皈依,因为有成千上万的少年、成人、神父和教友为祂奉献出生命,为祂忍受残酷的迫害。

年轻的维雅纳曾经在爱居礼附近的一个房门紧闭的家里,参与了一次弥撒,第一次领受了圣体圣事,圣事坚强了他内心的渴望:「我将成为一位司铎」。正是从这些为了福音,冒着生命危险的神父们身上所表现出的那股强烈的内在力量,深深地触动了维亚纳的心灵。他自幼年时就敬爱圣母,经常颂念玫瑰经。

十八岁时,维亚纳便给母亲和姨姨透露了做神父的热切愿望:「我要为天主赚取更多的灵魂!」后来他专门找到神父,向他吐露了内心的秘密。「神父,无论在家中、地里,还是教堂内,白天晚上,我都听到天主的召叫,我清楚地听到他的声音:『来吧,到我的葡萄园里工作!』」

然而,维亚纳的父亲断然拒绝了他想要修道的请求。在日复一日的农活中,他日渐消瘦,愁眉不展。更让父亲担忧的是:维雅纳变得保守而缄默,对什么也不感兴趣,实在不像他的兄弟们那样,全心投入工作并乐于与村里其他同龄的孩子们交往。两年后,父亲只好同意他开始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