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当我们明了今天这段福音是耶稣身处犹太人当中所讲的,便会更加清楚了解耶稣传报的讯息的超越性,以及后代教会之所以自称为「至公教会」的原因了。

犹太民族自命为天主子民,这在救恩史上的确有其根据。不过他们对自己使命的批注,偏重于地位而忽略服务。一般来说,旧约天主子民以为天主的救恩限定在亚巴郎血缘的后裔之内;属于这个民族,便是救恩的保证。至于不属于这个民族的外邦人,便不是天主关怀与救援的对象,即使他们归化为犹太民族,也得不到平等待遇,只是天主子民中的低等阶级而已。由此可见,旧约对于天主救恩的批注非常狭窄。其实在天主的启示中,以色列民族蒙召选,也有散播救恩于人间的任务。天主对亚巴郎说:「我要祝福那祝福你的人……地上万民都要因你获得祝福。」但是亚巴郎的后裔以色列民族只知自诩为蒙受恩赐的天主子民,并不遵守与天主订立的盟约,还以为自己能向万民见证天主的仁慈。这种狭窄的民族主义一直存在于犹太人中间,直到耶稣的时代。

在今天的福音中,我们一方面可以看到耶稣超越了这种狭窄的民族主义,另一方面祂清楚地表现出天主救恩的大公性。这段福音的背景是关于末日来临和进入天国的问题。耶稣警告当时的犹太人说,进入天国之门是窄的,换句话说,必须跟随祂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才能进入。至于那些自以为是天主子民的犹太人,虽然默西亚曾经在他们中间施教过,他们也曾在默西亚面前生活过,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他们的得救。对耶稣来说,与默西亚属于同一民族,并不是进入天国的保证;反倒是将来有从东从西、从北从南而来的外邦人,由于他们经过了窄门,反而蒙受救恩,在天主的国里坐席。这是耶稣的大公精神,祂超越了犹太主义,而将天国的救恩广施人类;从此大家在天主面前是平等的,没有哪一民族享有特权。

耶稣的精神成了教会的特质。我们常说的:我信至公的教会,基本上便是这个意义。教会来自天主、来自耶稣基督,她不是世上任何民族、任何文化的产物。为此,消极来说,教会绝对不能受到人间任何的势力所控制或利用。她是天主借着基督而建立的救恩圣事,她是为所有人类而存在的至公教会,「凡是真实的,凡是高尚的,凡是正义的,凡是纯洁的,凡是可爱的,凡是荣誉的,不管是美德,不管是称誉」,教会都能吸收,都能接受。所以虽然她不是特定民族或文化的产物,可是她能与任何民族和文化互相沟通,和谐地共存。

因此,她在耶路撒冷成为耶路撒冷教会;她在罗马成为罗马教会;她在西方成为西方教会;她在东方成为东方教会;她在大中华成为中华教会;但是由于她是至公的,所以各地的教会又是同一个耶稣基督的教会。教会的唯一与至公两个特质是相辅相成的。教会的唯一性来自耶稣基督所赐的基本恩惠,即一个身体、一个圣神、一个希望、一个主、一个信德、一个洗礼、一个天主。教会的至公性来自基督救恩的降生性,她能与任何民族和文化结成一体。基督赐下的基本恩惠,使各地教会成为同一个教会;救恩的降生性则使大公教会能普及各地,并囊括人类一切的事物。我们今天所读的这段福音已经决定性地为教会的至公性奠下了基础;在今日,教会大公特性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