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观与服侍之间

念哲学时,老师的叮咛记忆犹新:我可以传递你们柏拉图、多玛斯等哲人们的思想,但爱智的开端──一份惊叹之情却无法教导。它或是天性、或是恩宠,或更好说是来自不断的皈依。

当年依纳爵在茫莱撒十个月的光景,努力修行,刻己苦身,但困在心窄病中,无法自拔。直至在卡陶内河畔获圣三的光照,才恍然大悟,从执着进入默观,从自我中心走向服侍人灵。执着意谓已有个人的计划、奋力前行;但弹性不大,遇上阻力便带来不少内外的消耗,遑论一份赞叹及意趣,因而较长久处于绷紧及不安的状态中。默观却是首先慢下来,在放松中去碰触及命名一己的感觉及想法,跟着放心地暂时放下自己去留意主及聆听人。

默观大概是祈祷及人灵互动中的常数,以开放自己进入对方的领域:例如仰望圣三,祂是如何俯视地面上各色各样的人灵?瞻仰耶稣,祂让那罪妇在众目睽睽下以香液傅抹自己,是怎样一份感觉及心情……那妇女、那犹太人西满的滋味又是如何?或是面前一位姊妹在述说她的故事中语调似乎加快,眼神不定,身体不时转换姿势,在透露着甚么信息呢?主也在,主怎样看她呢?主想跟她表达甚么呢?其中是留意、是专注、是聆听、是提问、是分辨、是体会,支撑及贯通的却是一份爱。

难怪依纳爵出神于圣三的奥迹,体会了上主愿意自我通传给每一个人之后,便脱胎换骨地爱上默观耶稣人性的经验,也同时渴望帮助人灵,尤其致力于与别人进行灵修交谈,因为在默观中自己与别人及与主都不断在爱内互动。梅瑟默观燃烧的荆棘,唤起八十岁老人的赤子之心,太阳之下可以有新的事物,其中听到压抑了多年属于主的声音,即对受苦同胞的关爱。依尼高在同伴间默观到沙勿略与别人不同,需要更多时间的准备才能做神操,因此愿意等待。耶稣会没有设下特定的使徒工作,因为依纳爵相信会士们无论从教小孩子道理,或为流荡街头的妇女及残障儿童设立收容所,或从事高等教育,或到远方传教,都可以默观到甚么是此时此刻人灵更大的需要,也就是给天主更大的光荣。

默观的障碍常是自身,而恶神以之利用,或蛊惑,或强化。在默观中当向外流溢之爱的能量突然倒流,为自己要做的事而分心,或对方的故事勾起自己的创伤,或他者的眼神及意见表示一种对自己的威胁及不尊重,或对方的困难太大了,自己不知如何是好时,本来接纳从容的心态便换之以焦虑、紧张、担忧、甚至愤怒,于是以教训、反驳、辩论、或转移话题来掩饰,现实的面貌便模糊起来, 真相就无法开显了。

大概这时一切学识及教导都不管用,明白真正的导师只有一个,就是复活了并带来平安的耶稣基督,不安及关闭了的心门需要再一次皈依转向祂,留意主对自己的默观,回复那爱的流动,我才能继续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