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文明的绝地反击:深度解读“十字军东征”

公元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小城克莱芒召开宗教会议。

面对八万群众,他发表了《奉主之名》的重要演说,号召西欧人拿起刀剑拯救欧洲的天主教文明。

他呼吁信众向圣地耶路撒冷发动进攻,解放耶稣的圣墓,拯救在东方遭受YSL残忍压迫的苦难教胞。

教皇乌尔班二世援引圣经的话说,“耶路撒冷乃是流淌着蜜与奶的应许之地,遍地是牛羊,遍地是金银。”

他还许诺,凡是参加圣战的人,他们的罪都将直接赦免。

如果死在东方,无论是死在战场上,还是死于饥饿、劳累或是瘟疫,都将直接升入天堂。

乌尔班二世的话语犹如一道惊雷,划破了西欧的苍茫大地。从法兰西到不列颠,从佛兰德斯到德意志,从意大利到更远的东方,整个欧洲都震动了起来。

上至王侯,下至匹夫,他们纷纷变卖家产,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奔赴中东,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这就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开始。

那么,十字军东征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难道真的是历史书写的那样——西欧穷汉对于中东富裕穆斯林的掠夺战争吗?难道真的一点正义性质都没有吗?

这事从头到尾,还得从穆斯林对欧洲的侵略、对基督徒的残忍抢劫和杀戮说起。

公元七世纪,穆罕默德在茫茫的阿拉伯沙海之中,创立了YSL教。

凶残的伊教徒战士奉着“真主之名”东征西讨,到处拦截商队、杀害商人伙计。

后来,他们在哈立德的带领下,打败了拜占庭帝国的强大军队,进入了基督教、犹太教和天主教的圣城——耶路撒冷,开启了穆斯林对这座圣城长达千余年的统治。

对于穆斯林来说,犹太教徒和天主教徒虽然都属于有经人的行列,不会把他们与不信教的偶像崇拜者等量齐观。

但是架不住钱财美女动人心呀,所以它们依然寻找各种借口对当地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肆意屠杀和抢夺。

为了让耶路撒冷打上YSL的烙印,伊教徒们还在别人的圣地上修建了自己的岩顶QZ寺。

后来,被称为是“阿拉伯最伟大哈里发”的著名暴君哈基姆上台了。

哈基姆的父亲是个穆斯林,母亲是一个十分美艳的基督教徒女人,出自当地久负盛名的基督徒家族。

由于贪恋母亲的美色而不得,哈基姆开始对有着各种人伦道德标准的基督教充满了仇恨。

上台以后,他的这种变态心理愈发变本加厉,整个人都疯掉了。

他颁布了许多奇怪的禁令。比如禁止吃葡萄、猪肉、水田芹和无鳞之鱼。过了一会儿,他又下令将埃及的狗全部杀掉。

哈基姆哈里发还是个夜猫子,喜欢昼伏夜出。因此,他专门下令强迫自己的臣民和自己一样,“白天睡觉,晚上工作”。

哈基姆还疯狂迫害和杀害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他认为这些人是自己恶魔的奴仆。

基督徒的教堂和犹太人的会堂,全被他命令伊教徒拆得干干净净。这里面就包括天下所有基督徒都极为珍视的圣墓大教堂。

传说耶稣曾沉睡过的岩窟,也被它彻底破坏掉。

圣迹的毁灭和圣墓大教堂的沦亡,让所有的基督徒都悲叹不已,但是远在天边的他们却对此无能为力。

后来,暴君哈基姆哈里发强奸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终于被自己姐姐派人刺杀掉。

但哈基姆哈里发颁布的压迫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的法令,却依然被后来的哈里发继承了。

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还是得像以前一样,卖儿卖女地上交各种苛捐杂税,每年奉上族内的漂亮处女。

不过,不久之后,作恶多端的阿拔斯王朝终于走向了没落。

曾经作为军事奴隶的突厥人异军突起,让阿拉伯YSL帝国的哈里发成了他们手中的玩物,上演了奴大欺主的嬉乐故事。

阿拉伯的伊教徒占领了耶路撒冷后,表面上并不阻止这些来自远方的基督教朝圣者进入圣城。

不过,这些朝圣者却要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除了十金币的入城费外,哈里发的YSL战士还时不时地抢光他们所有的财物和女子。

许多基督教徒的朝圣之旅,最后都变成了流落异地的亡命之行。

许多贫苦的欧洲朝圣者,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来到遥远的中东,就为了吻一吻弥赛亚所走过的土地。

十金币,对于富人都很难凑齐,对于穷人来说,更是比登天都难!

众多基督教和天主教朝圣者望耶路撒冷之门而不得入,他们为自己不能进入主的土地而嚎啕痛哭。

因此赚得盆满钵满的阿拉伯伊教徒们,从此便成了西欧基督徒最为仇恨的对象。

既便交够了钱,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朝圣者们还是不能得到安全保障。

阿拉伯的YSL统治者还会纵容穆斯林暴徒,一言不合就会侮辱、劫掠甚至杀害基督徒。

1064年,一支来自佛兰德斯和德意志的富裕朝圣团,浩浩荡荡地向耶路撒冷走去,他们足足有七千人之多。

突然,一群野蛮的阿拉伯伊教徒在沙尘的掩护下,向这些可怜的朝圣者挥起了屠刀。

朝圣者们为了防止自己的财宝被抢劫者抢走,纷纷将金子珍珠等东西吞入腹中。

然而,残忍的强盗们却毫不犹豫地剖开了他们的肚子,血淋淋地将黄金珠宝等物尽数取走。

最终,仅有不到500名朝圣者回到了西欧。

由于穆斯林对于基督徒的劫掠和杀戮,愤怒和仇恨的情绪逐步在西欧众多基督徒心中蔓延,最终汇聚集成了一个能够毁灭一切的巨大火药桶。

而一个叫做彼得的隐修士,成了这个火药桶的点燃者。

“隐士彼得”曾经是一名英俊的士兵,他出于对基督教的虔诚,成了一个隐修士。

他在隐居地娶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婆,并生下了三个孩子。

妻子死后,彼得安置好自己的孩子,开始全身心地献身于“主的事业”。

此人雄辩而又智慧,很有善于讲经传道,因此很快成了大众中的宗教领袖。

彼得的所行之处,上至王侯、下至黎民百姓,无不对其顶礼膜拜。甚至于彼得座下毛驴的鬃毛,都会成为大家珍藏的圣物。

隐士彼得也曾是去耶路撒冷朝圣的基督教徒的一员。在路上,这名文弱的修士饱经了穆斯林的歧视和侮辱,心中充满了悲伤与愤懑。

历经千辛万苦到达耶路撒冷后,他在梦中收到了耶稣基督给他的“天启”。

在梦中,耶稣亲切地用流利的法语与他交谈,这是彼得的母语。

耶稣说,“东方的基督徒饱受迫害,圣地沦陷。欧洲人应该组织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军队,解放耶路撒冷。同时,耶稣还保证,他将庇护此次行动。”

回到欧洲后,隐士彼得向当时的教皇乌尔班二世递交了一份耶路撒冷大主教的亲笔信。

大主教在亲笔信中历数了YSL教徒对基督教徒的迫害,号召天下所有基督教徒拿起武器,为上帝而战。

同时,隐士彼得还四处布道,向民众与贵族们讲述了自己在耶路撒冷受到的折磨和羞辱,以及东方基督徒所面临的苦难。

在隐士彼得用亲身经历的讲诉下,基督教徒对于凶残伊教徒的仇恨急剧上升,战争一触即发。

当时的教皇乌尔班二世,也认为发动东征的时机终于到了,一个宏伟的计划在他的心中酝酿。

在乌尔班的时代,凶残的阿拉伯YSL教的入侵之潮一直不间断,让欧洲人不得安宁。

教皇乌尔班二世一直想要发起绝地反击,彻底将YSL的势力赶出欧洲,捍卫欧洲的基督教文明。隐士彼得的布道宣讲,无疑于助了他一臂之力。

这时,另一个好消息突然传到了教皇的耳朵里——曾经傲慢无礼的拜占庭皇帝,突然向自己服软了。

原来,拜占庭帝国在与突厥人战斗中失败。强盛的拜占庭帝国,从此走上了下坡路。

拜占庭帝国曾与罗马教廷分庭抗礼,从来不肯服从教皇的敕令,然而当帝国面临灭国之危时,拜占庭皇帝不得不向西方的教胞服软,希望能够得到西欧的军事援助。

乌尔班二世认为,这是一统东西方教会的好机会,当即应允了拜占庭人的求援。

1095年,踌躇满志的乌尔班二世,驾临自己祖国法国南部的小城克莱芒,准备发表一场震铄古今的演说。

“奉主之名”

1095年11月,身着一身华贵教袍的乌尔班二世驾临克莱芒。当教皇一出现,广场上的民众便爆发出雷鸣般的吼叫声。

教皇乌尔班二世走到群众中间,他压低手掌,示意全场安静。

霎那间,如同鼎沸的广场一下子寂静了下来,甚至能听到钢针落地的声音。

乌尔班二世用他那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说道:

“正如大家所知,一支来自波斯和阿拉伯的邪恶力量已经入侵我们东方兄弟的国家,他们一路攻到地中海,直到布拉·圣乔治。

在罗马尼亚,它们七次攻打基督教徒,七次获胜。它们又侵占了我们的圣地——耶路撒冷,他们在大肆蹂躏上帝的国度,毁坏基督教堂,掳杀虔诚的上帝子民,污辱贞洁的妇女,贪婪地饮着受洗儿童的鲜血。

如果让那些魔鬼的奴隶统治主所信任的子民,那将是件多么令人羞耻的事。”

法国民众早就从隐士彼得那里听到了阿拉伯伊教徒们的暴虐,听教皇提到此事,很多人心中悲悯,不禁流下了伤心的眼泪,而骑士们纷纷攥紧了剑柄。

这时,乌尔班二世突然提高了声调:“如果你们仍然无动于衷,上帝的信徒就会在这次入侵中牺牲更多。所以,我要勉励你们,也恳求你们。不是我,是主亲自勉励你们——基督的使者们,督促一切有封爵等级之人,乃至所有骑士、士兵、富人与穷人,都必须迅速予以东方基督教徒援助,把凶恶的阿拉伯邪教徒赶出我们的领土。我告诉在座的各位,也通知不在场的人:这是主的旨意!”

“战争即是主的旨意”,乌尔班二世此言等于直接发出了战争布告,而且还是面向基督教的所有人。

一时间,广场上群情激愤。乌尔班二世继续鼓励所有的西欧封建主停止私战,投入到神圣的保卫欧洲文明的战争之中。

他向所有人许诺:“凡动身前往的人,假如在旅途中或在反击邪恶异教徒的战争中丧失了性命,他们的罪愆就将在那一顷间获得赦免”。

为了进一步吸引贫困农民参加战争,乌尔班二世宣称耶路撒冷是流着蜜与奶的应许之地,遍地是黄金,到处是宝石。只要占领了圣地,就可以发财。

无力偿付债务的农民和城市贫民可免付欠债利息,出征超过一年的可免纳赋税。

有了这样的许诺,从王公到平民,一下子全都被调动起来了。

乌尔班二世的演讲的话音一落,广场上所有人便以最愤怒的声音吼道:“这是主的意欲!这是主的意欲!奉主之名!奉主之名!”

克莱芒会议一结束,圣战的消息便如野火燎原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西欧,从法兰西到不列颠、从佛兰德斯到德意志、从意大利到更远的东欧,战争的狂热和宗教的狂衷燃遍了整个基督教世界。

在我们中国以前的历史书中,十字军东征被描述成了一场“以夺取财富为目的的一场侵略战争”。

但是,我们如果仔细深究东征的原因,就会发现十字军其实并不理亏。

阿拉伯伊教徒们不但侵占了基督徒的土地,并且还不断压迫和杀戮他们。

同时,信奉YSL教的突厥人已经兵临君士坦丁堡。

如果拜占庭帝国灭亡,西欧就将失去屏障,基督教世界就会面临灭顶之灾,欧洲的文明就将彻底毁灭。

三百余年后,同样信奉YSL教的奥斯曼土耳其人便攻陷了君士坦丁堡,并以此作为基地,一直攻打到欧洲的中心——维也纳。

由此可见,十字军东征的其实不过是欧洲文明的绝地反击。

现在很多人只看到了基督教徒对中东的攻击,却对穆斯林对基督教世界的杀戮和征伐视而不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双重标准。

所以,深究本质原因,十字军东征其实是一次正义之战。

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是这种战争的正义性,才使得十字军东征获得了各个阶层广大的群众支持。

对于有知性的人类来说,威望、名声甚至比财富更有诱惑力,精神的满足感有时远超物质的满足。

因此,他们才放弃自己的财产、放弃自己优越的工作,甚至于连放弃自己的生命都毫不吝惜。

而在历次十字军东征之中,就出现了无数令人惊叹的传奇。

首先是那些一文不名的农民,他们曾经胆怯而贪图小利,面对领主老爷和盗贼,他们大气都不敢出。然而说到解放圣地,他们突然勇敢了起来。

他们砸锅卖铁,就为买一件趁手的兵器;他们抛妻弃子,奔赴未知的远方;他们歪歪斜斜地在衣服上绣上红色的十字,发誓为天主奉献一生。

然后是无恶不作的盗贼,他们曾经欺男霸女、横行山林,身上充满了罪孽。恐怕在他们自己眼里,死后下地狱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然而当他们听到圣战的号召后,纷纷流着泪找到最近的修道院,要求加入十字军,要以一腔热血洗清自己一身的罪孽。

最后是财大气粗、趾高气昂的大小领主们。他精力过剩、武艺高强,正是十字军的主力。

除了无权无财无兵无地盘的“光蛋骑士”外,有财产有武力的领主们也积极参加战争。

为了筹措战费,他们经常以很低甚至相当于白送的价格,处理掉自己所有的财产。其中,甚至还包括法国诺曼底地区的领主,他们的领地可是以富庶而闻名的。

但是在“天主”的号召下,他们还是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产,投入到通往耶路撒冷的反侵略战争之中。

虽然在十字军东征的诸多动因中,人们对于财富的渴望不可忽视。但笔者认为,出于保卫欧洲文明和对于宗教大义的追求,才是真正驱动他们投入战争的源动力。

否则,如何解释那些领主和骑士们变卖自己家产的行为呢?

如果只是为了追求财富,恐怕十字军的成立时间要远远早于1096年。

所有的十字军战士心中都充满了无限的“高尚”,并为了实现他们心中的正义而不遗余力。

最后,他们终于如愿以偿地攻入耶路撒冷后,他们将整个城市中的穆斯林屠杀一净,包括襁褓中的婴儿也不放过。

取得反击的胜利后,所有基督教徒都流着眼泪到被YSL教徒毁坏的圣墓前朝拜。

十字军东征,不但是一次守望文明、反击侵略的战争,更是一次收复失地的民族解放的战争,就和西班牙摆脱YSL的神圣战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