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也需要导航系统

我们探讨了道德规条是来自我们的本性,也是我们的本性的要求:本性(道德)律。这法律能够透过理性而知晓,其合理性显而易见。(天主所)启示的法律(Divine positive law)肯定并厘清了本性(道德)律的要求,它甚至邀请我们致力于更高(尚)的目标,一个超越人的本性的目标:成圣。

本性与启示的道德律是道德行为的客观参考点,但有别于掌管所有非理性存有和非理性存有必须跟随之自然法则,道德律需要获得人的接受,并在自己身上进行内在化(才能实践它的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主观标准,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每人都要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这主观的标准,我们称为「良知」。

良知就好像我们的道德导航系统。但正如一只船或飞机的导航系统一样,需要一些外在的参考点(至少在起步时)和一个目的地,良知也需要外在的客观参考点(本性律和启示律)来帮助人导航自己的生命。

良知是理智所下的判断。它不只是感觉或直觉而已。它是理性的。因此,我们对理智方面进行探讨也适用于良知方面。

为了能作出正确的判断,我们需要信息和培育。缺乏信息是无知的表现。无知是理智的缺陷,也是良知的缺陷。这样的无知可以以下状况:

(1)无知关乎行为,可以再分辨为:

(1.1)行为的本性(例如:我在「偷窃」还是「借用」呢?我是在「说出真相」或「说出真相和同时摧毁别人的声誉」?),和行为的道德性(「这行为是善还是恶呢?」)。

(1.2)我作这行为的目的——很多时候我们的目的或意图交集于「善」和「不太善」之间;

(1.3)围绕行为的环境状况:「谁」,「哪里」,「何时」,「如何」。

(2)道德律的无知。理智不能创造或自行形成知识,良知的判断是基于一个外在的标准或规条:(本性和启示)道德律。要作出正确的判断,我们需要知道标准对我们的要求。

无知可以使人免于责任吗?我们已探讨过(参阅《快餐哲学》第48篇)责任是源于自由的行为,自由的行为讲求知识。如果一个人并不完全的知道本性,目的,环境状况,行为的道德性,他的无知会减弱或除去他的行为的连带责任。

一个人在无知下行动能被责骂与否,源于他的无知是(1)可克服的或该责备的;或(2)不可克服的或无辜的。它们有甚么分别呢?

可克服的无知,顾名思义,是说这无知是可以克服的。因为那人的理智本身能够掌握牵涉当中的原则。如果无知是因为缺乏努力,那么这无知是该责备的。「这种无知多次能归咎于当事人,要他负责。『当人对探求真理及美善不大注意,或因犯罪习惯而良心变得几乎盲目时』,就会发生此种情况。 在这情况下,人对自己所作的恶要负罪责。 」(《天主教教理》,第1791点)

另一方面,如果情况是不可克服的无知,那么这人的责任是可以免除的,故也称之为无辜的。不可克服的无知也可能发生在有识之士身上,因为有时候我们有可能被德高望重之人的错误教导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