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以色列史介绍

族长时期

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前的一段历史,我们称之为「族长时期」。

创世纪一至十一章是以全人类为对象,并说明了世界的起源。有关以色列民族历史的记载,则要从亚巴郎为起始(创十一)。

「族长」所指的是亚巴郎、依撒格、雅各布伯三人;其中雅各布伯后来易名为「以色列」(创三二29,三五10),成为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祖先。按创世纪记载,亚巴郎乃是闪的后人(十一10〜26),他的父亲特辣黑自美索不达米亚的乌尔出发,目的地是客纳罕(迦南),却于哈兰居留(十一31)。以后,亚巴郎再由哈兰起行,继续通往客纳罕。从多方面的记载来看,旧约是以哈兰为「族长」的发详地;因为亚巴郎受天主召选是在哈兰,至此,哈兰在整的族长史里便保有特殊的地位,之后依撒格及雅各布伯都仍旧与哈兰保持着密切关系,他们的妻子都是从哈兰叔父家里娶回来的(创二四4、10,二八1-2;申二六5)。

族长和他们的家族生活是半定居的模式,既从事畜牧(创十三2),也从事农耕(创三七5-8)。虽然居住在帐棚中,但其活动范围离城市不远(创十二6,十三18等),因需要依赖从城市来的物资。

既是半定居半游牧,所以不时更换住处,自然不会把心思放在某一地点,而是放在自己的家族里;而天主陪同这个家族一起迁徙,随时领导、照顾之。族长们在所到之处筑坛谢恩(如创十二8)、在坛旁栽种树木(创二一33)以资纪念,这与梅瑟时期敬拜天主的方式有明显的差异,反映出族长的传统悠久历史。从「亚巴郎、依撒格、雅各布伯的天主」(出三4-6)等称谓来看,天主与朝拜祂的人建立了个人性的关系和许诺。

出埃及时期

学者推断以色列人可能在主前1650年至1550年间已居于埃及。

梅瑟的角色

真正逃出埃及的,可能只有若瑟的家族:厄弗辣因、默纳协、本雅明支派。梅瑟自然地成为此三派的神恩性领袖。

「梅瑟」一名,虽然按照希伯来文的意思为「拉出」(出二10),但梅瑟其实是常见的埃及人的名字。

从圣经一些数据显示,可以确定梅瑟在出离埃及时的历史角色。无庸置疑,梅瑟是神恩性的领袖以及天主与以色列子民间的中保,此种角色成为新约恩宠与真理的预像(若一17),而梅瑟的逾越之歌(出十五21)则成为指向羔羊的逾越诗歌(默十五3)。

何时出离埃及?

(1)最早可能于主前1300年

在出谷纪一章11节说到以色列人被苦役,为法郎修造两座仓城:丕通和辣默色斯。此两座仓城始建于法郎塞提一世(SetiⅠ,主前?-1301),竣工于其子法郎兰塞二世(RamsesⅡ,主前1301-1234)。依据出谷纪二章23节所示,正在建筑两座仓城时,一位法郎去世,其子延续之,此可提供参考时间,即约主前1300年,因以色列人遭受压迫,才萌生逃出埃及的念头,故很可能最早是1300左右。

(2)最晚可能于主前1230年

兰塞二世之子,米尔揑他(Merneptah,主前1234-1225)在主前1230年竖立了一高3.18公尺的花岗岩石碑,纪念他在巴勒斯坦境内连战皆捷,碑文提到:「Yanoam(巴勒斯坦北部的城市)被摧毁如同未存在过,以色列被当成废物,他不再有子孙。」这是圣经之外,最早记载「以色列」名字的历史文献。是以,以色列人出离埃及的时间不会晚于主前1230年。

(3)主前1250年

学者推估,将最早1300 B.C和最晚1230 B.C,取其中数,故大约是主前1250年出离埃及。

出埃及的正确路线

据The Macmillian Bible Atlas(《麦克密伦圣经图集》)所示,有三种理论说明从埃及北部的尼罗河三角洲进入圣地巴勒斯坦:

(1) 沿海大道:最短之路,经由加萨走廊进入巴勒斯坦南部

出谷纪十三章17-18节:「法郎放走百姓以后,天主没有领他们走培肋舍特地的近路,因为天主想:『怕百姓遇见战争而后悔,再回到埃及。』因此天主领百姓绕道,走向靠红海的旷野……。」

学者解释,凡有常识的逃亡者,不会走最短的沿海大道,最快的路一定设卡关,驻军防守,故这条路也可说是自杀之路。

(2) 较短之路,由东北部往卡德士‧巴尼亚(书珥之路)

a. 出谷纪三章18节:「……你要同以色列的长老去见埃及王,对他说……现今请让我们走三天的路程,到旷野里向上主我们的天主举行祭献。」

b. 出谷纪五章3节:「……请让我们走三天的路到旷野里,向上主我们的天主献祭……。」

c. 申命纪一章46节:「你们只得长期地停留在卡德士,停留得这样长久。」

由此可见西乃半岛北部的卡德士是出离埃及后的预定地。在廿世纪初,有位法籍道明会Vincent神父曾尝试,从尼罗河三角洲的丕通和辣默色斯两座城偕同一群妇孺缓步行走三天,能到得了卡德士‧巴尼亚。

在《耶路撒冷圣经》出谷纪十三、十六章的注释指出,有两条分别逃出埃及的路线,较北部的,若在秋季,逃出者可以遇到移居的候鸟—鹌鹑;另一条是要通过西乃半岛的中心,逃出者可以在五至六月间碰到「玛纳」(柽柳树根的昆虫分泌出来的高营养的东西)。

(3) 较长之路,由南部穿过西乃(请参思高本104页以色列旷野行程图)

圣经不少数据都显示,出离埃及是走较长的路线,并且穿过西乃半岛的南部。不过出离埃及的路线和确切的时间是很难找得出来的。

综合地来说,主前1250年左右,以色列三个中央支派:厄弗辣因、默纳协、本雅明有不同逃离埃及的路线。有些可能走较短的东北路线直入卡德士‧巴尼亚。而有一些则是走较长的,穿过西乃半岛的南部。而梅瑟极可能领导较大的团体走较长的路线。

圣经有关出离埃及的记载颇戏剧化,其中有些细节至今仍无法考证。而「红海」的名称及其正确位置也颇具争议。根据希伯来文圣经,以色列人所过的是「芦苇海」,在《七十贤士译本》却译为「红海」(思高本亦是),若按「芦苇海」一名推断,那里应是淡水的浅滩,而非我们所熟悉的「红海」(正确来说应是苏伊士湾以北的苦湖﹝Bitter Lake﹞)。此外,希伯来文圣经的「芦苇海」又被应用到不同的地点上(指阿加巴海湾﹝Gulf of Aqaba﹞;参:户廿一4的注译),增加了理解的难度。毕竟圣经的写作不是根据客观史料的报导写就而成,历史不是它的目的,宗教信仰才是它本身的目的。

入巴勒斯坦(客纳罕﹝迦南﹞)时期

就可靠的圣经资料、相关的圣经之外的文献和考古学的挖掘等三方面来看,主前1200年左右,所有以色列民占领巴勒斯坦不是真实的历史。

不过,依基本教义派的说法,他们彻底接受《若苏厄书》的「军事征服论」:以色列人分三个阶段征服巴勒斯坦境内各民族,首先是巴勒斯坦中部(本雅明地一带)(六〜八章),其后是巴勒斯坦南部(九〜十章),最后是北部(十一章)。

然而,根据考古学在约但河东高原挖掘的出土文物,如房屋设计、陶瓷、牲口(牛、羊)等,皆未显示这一带的居民和其他巴勒斯坦地带的居民的差别。易言之,这些所谓新占领的以色列人原本就是该区的住民、本土的百姓。另外,一些被以色列征服的城市,考古的发现,并没有如《若苏厄书》所载,处处有遭战争破坏的痕迹。从种种迹象看来,《若苏厄书》是一部因着写作目的而简化以色列人进入巴勒斯坦的描述,以色列入此地的过程比书中所记述的来得复杂许多。

按照法籍考古学家道明会神父德富(R.De Vaux)的主张,古代以色列人不是即刻占领巴勒斯坦,乃是经由漫长的迁徙而移居此地。

德富认为以色列分三种不同的支派团体:一是北部与约但河东岸的支派;一是在圣地中央的支派;另一是在圣地南部的支派(请参考思高本圣经310页「十二支派分布图」)。

(1) 北部与约但河东岸的支派─五个支派:位于约但河东岸的「加得」、以及位在北部加里肋亚的四个支派:「则步隆」、「依撒加尔」、「纳斐塔里」、「阿协尔」。以上五个支派从未去过埃及,故没有参与出埃及的奥迹。

(2) 圣地南部的支派─四个支派,称为肋阿(雅各布伯的原配夫人;请参阅创二九16-23)团体,即:「勒乌本」、「犹大」、「西默盎」、「丹」(丹为雅各布伯的妾所生;创三十1-6)。一直在埃及,直至主前十四世纪A(n)khenaton法郎在位,从埃及被驱逐出来,他们是沿着沿海大道(即最短的路,经由加萨走廊进入巴勒斯坦南部)进入圣地最南方,即南部沙漠和赫贝龙地区。以上四个支派也没有参与出埃及的奥迹。

(3) 圣地中央支派─三个支派:「厄弗辣因」、「默纳协」、「本雅明」才是主前十三世纪真正参与出离埃及的支派团体。

根据专家的研究,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不是所有的以色列支派在主前1200年占领客纳罕(巴勒斯坦)。古代早期的以色列人定居巴勒斯坦是一件漫长痛苦的过程,事实上,它历经几个世纪之久,某些支派是孤立的,甚至是少数的。

具有异教色彩的五个地方支派、四个从埃及被驱逐出去的南部支派、以及三个真正逃出埃及的中央支派,是在几世纪后渐渐地融入以梅瑟所相信的雅威神为他们信仰的天主;并借着每年所举行的逾越节,一同歌唱〈凯旋歌〉(出十五)。最后,他们占领了耶路撒冷,在撒罗满王朝的时代,建筑雅威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