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会瓷器

清代时天主教在中国活跃传道的有道明会、方济各会 和耶稣会,但以耶稣会和中国关系较密切,以及对科技、艺术影响较深。顺治因德国耶稣会教土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 治好母亲孝庄皇后及当时的未婚妻、后来的皇后博尔济吉特的病,因而信奉天主教,后来才改信佛教。汤若望也曾仼顺治的钦天监,北京宣武门的第一座天主教堂南堂便是他盖的。

在康熙二十二年 (1683) 进呈珐琅器给康熙的,也是耶稣会教士,后来于康熙二十六年写信回国要求输入更多珐琅器给朝廷的洪若翰 (Jean de Fontaney) 和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来华指导炼釉及画珐琅彩瓷技术的陈忠信 (Jean Baptiste Gravereau) ,二人都是法国耶稣会的。但在康熙末年由于教廷禁止教友拜孔及祭祖,遂发生所谓「礼仪之争」,康、雍、干、嘉都禁教,但耶稣会订制瓷器不断,而清廷仍留用一批耶稣会士担任学术、工程和艺术工作,国人都熟悉的三朝宫廷画师郎世宁 (Giuseppe Castiglione) 也是意大利耶稣会的。

道光矾红IHS圣体罐底款(图左)和嘉庆墨彩耶稣受难纹茶杯碟一套。

耶稣会瓷在欧洲作专题收藏
耶稣会在中国陶瓷外销,也占一席位,但谈外销瓷的,往往也忽略了。其实在欧洲,「耶稣会瓷」 (Jesuit ware) 是一个专题收藏项目,除私人收藏外,博物馆以大英博物馆 和法国集美东方美术馆最多,澳门博物馆也有收藏了一个系列。

天主教自明末传入我国,耶稣会已存在,但在十八世纪中叶,法、西、葡君主怀疑他们秘密结党,影响皇权,遂向教廷施压,教廷在1773年 (乾隆三十八年) 宣布解散耶稣会。耶稣会从明末1540年 (嘉靖四十年) 成立,到清初解散,总共在中国服务了一百九十年。1814年 (嘉庆十九年),教皇庇护七世 (Pope Pius VII) 重新恢复耶稣会,所以耶稣会自万历、嘉靖开始为教区订制瓷器,到嘉庆、道光再度订购,中间停了四十三年没有烧制耶稣会瓷。今日市场所见,以嘉、道为多。

1780年耶稣受洗茶叶罐(图左)和乾隆青花IHS圣体罐

由于耶稣会早期到亚洲传教是由葡萄牙国王赞助,为了配合耶稣会在中国及其他东亚国家的传教活动,所以葡萄牙人向中国租借了澳门作为远东的中心,早期耶稣会教士都是先到澳门,才入中国。但法国耶稣会十七世纪末时在法王路易十四 (Louis XIV) 的支持下,由法王直接选派法籍传教士来华,逐渐形成另一股势力。所以当时在华的耶稣会教士分两派;例如郎世宁虽然是意大利人,但属葡萄牙派,同一时期的法籍宫廷画家王致诚 (Jean-Denis Attiret) 却是法国派;但两派都对中国瓷艺有重大影响。

道光五彩天使纹撇口瓶

耶稣会瓷又名葡国殖民地瓷
耶稣会瓷都以耶稣会的徽章IHS做主题纹饰,IHS是拉丁文「救世主耶稣」(Iesus Hominum Salvator ,即英文Jesus Savior of Men) 的花押缩写,上面一把十字形的剑是代表捍卫教会的意思。

耶稣会瓷里其中有一套23cm直径的乾隆淡墨彩描金大盘,一套四只,纹饰为盘心分别绘耶稣生、受难、复活、升天四图,盘边以鸢尾花围绕,局部描金,非常精美。淡墨彩,法语叫做en grisalle ,在欧洲属名贵品种;但四只齐全则极罕见,尤其是「升天」更稀,瓷友外游如遇之,不容错过。澳门博物馆亦只藏有「受难」、「复活」二款而已。其中耶稣受难图,十字架上有INRI字样,即拉丁文Iesus Nazarenus Rex Iudaeorum,即「那撒勒耶稣,犹太人之王」之意。

乾隆墨彩描金耶稣诞生纹茶叶罐

在明、清海禁时期,经葡萄牙人利用台山上川岛 (葡人称之为圣若翰岛Ilha São João)和澳门转运以瓷器为主的商品,当时,耶稣会瓷外销,便是通过这个管道,主要销往亚洲包括澳门在内的十八个葡属地区,加上大西洋、南美洲六个,以及非洲二十二个殖民地教区使用,可知当时只是葡萄牙的市场,已经非常龎大。所以耶稣会瓷,现在欧洲市场上,有时也叫做Portuguese Colonial ware,即「葡国殖民地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