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铅笔就能教晓我们本性律(自然律)

上一次我们探讨了我们的经验如何引领我们了解伦理和道德的需要。我们发现,善和恶的概念牵涉到我们的权利,我们的权利正是由善和恶的概念衍生而来,我们视之为应得的。我们被给予所应得的时,我们称其为「善」,没有被给予时,我们称其为「恶」。

我们所应得或被亏欠的取决于我们是甚么,它依靠我们的本性。因为这个原因,管治人的行为的法律称为本性律。

或许作一个比较会清晰一点吧。世间所有事情都有其本质,有其本性。事物的本性断定它的运作或功能。因此,我们称本性为运作的原理(在这里,「原理」的意思是「起源」或「来源」)。

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模拟来解释「运作的原理」的意思吧。

一枝铅笔有两部分(有时有三部分,如果有胶漆的话):木杆和用石墨制成的笔芯。这是它的本性。这本性断定铅笔的运作或功能:一个人的手指要牢固地掌握铅笔,然后使用铅笔的末端部分,即笔芯突显的部分,于纸张上进行摩擦,开始了写作或素描这些行为。

那如果我使用另外一端,即没有笔芯那端,我能书写吗?是不能的。

但如果我就是想使用另外一端呢?那,当然,我能够这样做,我可以自由的选择以这方式使用铅笔,但这样我并不能够获得任何想要的结果。

使用铅笔的方式取决于铅笔的本性。他的本性断定了一条规矩(或法律),我必须遵守才能使铅笔本身的作用发挥出来。

另一条问题:我可以使用铅笔来清洁耳朵吗?我可以,但可能我不应该这样做。碍于铅笔的本性,用来清洁耳朵并不会让它运作得很好。它甚至能作出伤害。所以事物的本性是对它的功能作出限制或规范。

世间所有事物都有其本质,有其本性。再者,世间上所有事物都需要按它们的本性而行动。这也包括人。我们在之前的内容中(参阅「快餐哲学」,第41-58篇)发掘了人的本性。这本性也带来他自身的法律。所以,这法律我们可以称为「本性(道德)律」。

本性律确保人类的潜力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它是源于本性,它是客观的,普遍的,不变的,能够透过理智而得知的。

本性律是客观的(不是主观的)因为人性总是一样的。如果道德法是根据意见或由大部份人操控,那么道德规条便会经常出现变化。

本性律是普遍的。它应用在每一个认为自己是「人」的人身上。

本性律是不变的。人类可能在习俗,信念,教养等等方面有所不同,但人性是恒久的。因为这样,我们重视学习历史的意义,因为它教导我们甚么事情对我们是可行,甚么是不可行。

黄金定律对这点有正负两面的表达方式,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它被所有主要的哲学和世上的宗教上倡议了至少4000年以上。它证明了本性律的普遍性和不变性。

最后,本性律可以能够透过理智而获知的和能展示出其合理性。感谢天主,祂「在古时,曾多次并以多种方式,借着先知对我们的祖先说过话。但在这末期内,他借着自己的儿子对我们说了话」(希伯来书1:1-2),所以我们对这法律中的要求能够有明确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