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在世界上

基督徒并不因地区、语言、与生活习惯,而和其他的人有所区别。因为他们并不住在特别的地区,也不说特别的语言,也不度一种古怪的生活。他们的教义、不是由他们的想象或焦思苦虑而发现的;他们也不像某些人一样,崇奉纯粹出自人的思想体系。

基督徒依照每人的命运,住在希腊或野蛮人的城里;他们按本地的生活习惯而穿衣、吃饭,和作其他生活方面的事物,但他们的生活方式也表现出一些令人注意、甚至难以相信的特点。比如他们居住在本国,却好像定居的外国人。他们尽好公民的一切义务,却担负一切税捐,像外方人一样。他们也像其他的人一样,娶妻生子,却不堕胎;他们同桌进食,却不同床共寝。

基督徒有血肉之身,却不按肉性而生活。他们生活在世上,他们的家乡却在天上。他们遵守制定的法律,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却胜于法律。他们泛爱众人,众人反而迫害他们;他们被人忽视,并受惩罚;他们被人杀死,却获得了生命。他们是乞丐。却使许多人富足;他们缺乏一切,却无不充裕。他们受人凌辱,但在凌辱中却受到荣耀。他们受人侮蔑,但在侮蔑中却获得光荣,令誉卓著。他们受到毁谤,但在毁谤中却找到了清白。他们被诅咒,反而祝福他人;他们受虐待,反而尊敬他 人。他们行善,却像罪犯一样受到惩罚。他们受刑时欢天喜地,好像庆祝新生。犹太人把他们看作外邦人、而攻击他们,希腊人也迫害他们;但是仇恨他们的人、并说不出他们仇恨的原因。

简言之:基督徒在世界上,就像灵魂在肉身内:灵魂遍及身体的一切肢体,就像基督徒居住在这个世界的各城市里。灵魂住在身体里,却不属于身体,就像基督徒住在世界上却不属于世界。无形的灵魂被困守在有形的肉身里,基督徒也是一样:人们看到他们生活在世界上,但他们的虔诚却是无形的。肉身厌恶灵魂,并向它宣战,并非因为灵魂得罪肉身,而是因为阻止它享乐;同样世俗讨厌基督徒,并非因为基督徒开罪了世俗,而是因为反对它享乐。

灵魂爱这憎恨它的肉身,和它的肢体,好像基督徒爱那憎恨他们的人一样。灵魂被囚禁在肉身里,却维持着身体;基督徒好像囚禁在世界的监狱里,却支撑着全世界。不死不灭的灵魂住在有死有坏的帐棚里;同样,基督徒在可腐朽的世界上旅行,期待着天上不朽的生活。灵魂因忍饥受饿、克己苦身而变得更善良;基督徒遭受迫害,而日益增多。天主为他们所安排的地点是那么美好,谁若离弃,是多么不合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