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我们几可谈论善和恶吗

较早前,我们谈论过自由的意义(参阅《快餐哲学》第47、48篇), 它是「扎根于理性和意志的能力,它使人能行动或不行动,能做这事或做那事,如此能采取自主的行动。借着自由意志,每个人支配自己。」(《天主教教理》第1731条)。自由使我们成为自身行为的主人,使我们对自身的行为负上责任。负责任这概念引领我们对我们行为的伦理道德进行讨论。

有些人认为,谈论伦理和道德会减少了我们的自由。他们认为,我们应该从伦理的枷锁中解放自己。一些思想家如马克思(1818-1883)和尼采(1844-1900)声称伦理是强行实行在我们身上的。而佛洛伊德(1856-1939)则说它是来自于我们的潜意识或下意识,即我们的动物本性。所以道德似乎不是来自我们的本性,应该除去它。但这能做到吗?

Aldo Vendemiati在其著作中《第一人称:简介基本伦理》(In the First Person: An Outline of General Ethics)中写道:「在意图摧毁道德时,反对者展示出相对大篇幅的……道德化!他们好像认为『强制实行道德是不道德的,所以,我们有道德责任强制实行非道德一事。』」这让我们想起怀疑论中自相矛盾的立场(参阅「快餐哲学」,第58篇)。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不只对事实和是非作出判断。我们也对行为的善或恶作出判断。按我们的经验,伦理不是由外强行实行的一些东西,或来自动物的本能。伦理是衍生于理智或理性,我们不难发现自己每天都在进行判断。让我列举一些例子吧。

当我们被人攻击时。例如,在我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时,在工作中没有得到应得的报酬时,我们会经常发现自己思考或说:「这是不对的!」「这不公平!」「这事不好。」

当我们受人恩惠时。某些时候我们会赞叹说:「他对我很好。」「她很大方呢。」「他们一直对我很好。」「我受到王子般的待遇」。

当我们被他人的言行所当惊吓。他人的行为或许不会影响我们,但我们可能会被这人的粗俗,讽刺,欺骗,盗窃,残忍等等行为影响自己。我们视这些行为为恶。

当我们仰慕他人的言行。相反,当一个人伸出援手帮助他人时,我们认同他的所作所为。

当我们因自身的行为感到后悔或满足时。有时候,我们反思自身的行为时会想到:「我做这事是对的。」我们或有相反的想法:「我这样想不对。」再者,每天我们都体验到我们所下的决定的结果。一些结果使我们感到抱歉;另外的,我们感到开心。

从以上的例子所见,我们见到我们经常作出伦理上的评价,不只是对他人的行为,还有自身的行为,情感,用词和态度。作出道德上的评价是运用自由的结果。它和作为人的我们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