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十八主日

今天福音中耶稣讲了一个意义相当清楚的比喻:比喻中的富人只管堆积世上的财富,却忘掉永远的生命;用耶稣另外的话语来说,那便是「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或赔上自己,为他有什么益处呢?」不过引起耶稣讲述这个比喻的事情,更是值得教会团体认真反省;有人请求耶稣帮他们分家,耶稣拒绝了。究竟为什么呢?

原来耶稣在世的唯一使命是宣讲天国来临,传报救恩的喜讯。因此在耶稣的公开生活中,祂的言论以及祂的行动,无非是忠于自己唯一的使命。用我们当代的话来说,耶稣的使命是宗教性的,是把来自天主的启示传授给人类;当然这救恩的讯息,应当在人生各方面产生后果。具体来说,耶稣时代,富有的人如果聆听并接受了祂的道理,应当为了天国,处理自己的财物,如同路加福音中的税吏匝凯一般。同样的,当时的经师和法利塞人,如果了解并随从了耶稣的训诲,他们应当活得更加真诚,他们指导百姓时,将更强调天主诫命的真谛,少注意繁文缛节。至于耶路撒冷的大司祭,以及罗马总督比拉多,假使真的遵照耶稣的天国大道而行,他们在政治方面,也许将更注意老百姓的真正福利,而不是一味为罗马帝国,以及圣殿的财务打算。所以耶稣的确只是实践祂宣告天国来临的使命;不过祂的道理不能不在人世间的各种不同的领域发出挑战,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耶稣一生只是宣讲天国,当时的富人,有势力的人,尤其政治界的人开始质疑祂的宣讲,最后把祂除掉,以政治犯的名义,钉祂在十字架上。耶稣自己实在无意参与政治,搞世俗活动,祂的使命属于天国。今天福音中,祂拒绝卷入分家的事务,便是清楚的例子。另一方面,对耶稣来说,如果那人懂了天国的奥义,他自己会按照福音,以仁爱和平之道处理分家的事务。总之,耶稣自己并不为了人间的分家而来,如同祂不是为了世上的政治而来一样,他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

耶稣基督的态度是教会今日在世行动的原则与标准。所以梵二大公会议,在「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中,讲得非常清楚:「教会凭其职责和资格,绝不能与政府混为一谈,亦不能与任何政治体系纠缠在一起」,「在各自的领域内,政府与教会是各自独立自主的机构。但二者各以其不同名义,为完成人类所有私人及社会的同一圣召而服务。」「教会……以宣扬信德及有关社会的教义,在人间顺利地执行其任务,并发表其攸关伦理问题的判断」,教会的判断,如同耶稣宣讲的天国道理,虽然是宗教性的,但是也会在人生各方面产生后果。为此,「如果在人们的基本权利及人灵的得救要求时,在政治事件上,教会亦发表其判断」,这并不是要教会参与政治,而是说她的讯息不能不在人生的各领域,包含政治领域在内,产生挑战的力量;如同耶稣的讯息,导致比拉多的不安,最后钉祂在十字架上一般。

总之,今天的教会,深知自己的使命所在,她超越政治,并不寄望在政治上得到特权。不过她也深知,自己来自基督的特殊使命,势必会在人生各领域,产生影响;这如同耶稣自己的使命,应当在人生各领域产生后果一样。耶稣不卷入分家的俗事当中,教会也不纠缠于政治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