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中完成信仰

成为门徒的关键经文
撒玛黎雅妇人与耶稣相遇的过程(若四),描述一个人初次接受信仰的困难;耶稣治好胎生的瞎子的事件(若九),表达信仰必须经历试炼方得以深化。若望福音第十一章耶稣复活纳匝禄的叙述是令人最难了解的故事,它更进一步讲述使信仰达于成熟的必要考验:「死亡」。

文学的特色
在文学叙述上,这三个故事独具特色也彼此相关:井旁的撒玛黎雅妇女和耶稣展开一段相当长的对话;胎生的瞎子最初和耶稣并没有交谈,整个过程中二人几乎没任何接触,只在故事结尾的最后一刻,才和耶稣谈了两句,并被真光穿透而宣告了信仰;最后,躺在坟中的拉匝禄没有和耶稣说一句话,甚至只在故事的结尾才惊鸿一瞥地出现。

不寻常的反应
为了明白这个故事,我们首先必须注意故事中的人物 ─ 例如耶稣的门徒们以及马尔大和玛利亚 ─ 对拉匝禄的死亡所有的反应。拉匝禄和他的姊妹马尔大及玛利亚都深受耶稣喜爱,然而当他死亡的消息传来时,耶稣却似乎显的漠不关心,门徒们因此感到奇怪;而当耶稣说拉匝禄睡着了的时候,他们又都误解了耶稣的话。这个故事和医治胎生瞎子的故事(若十一37又提及此事)具有相同的功能,生命和死亡都被用来教导有关地上和天上的真实。

马尔大的信仰态度
故事中和耶稣对话的主要人物是马尔大,她已经相信耶稣是默西亚、天主子,并且相信他的兄弟拉匝禄将在末日参与复活的行列。然而她的信仰仍是不恰当的:首先,就如在加纳婚宴中耶稣的母亲一样,马尔大含蓄地向耶稣提出一个人间友谊的层次上要求: 「若是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十一21)后来玛利亚也有相同的埋怨:「主!若是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十一32)在场的「犹太人」有些也表达了类似的态度: 「他岂不能使这人不死吗?」(十一37)其次,当耶稣要求人们打开坟墓时,马尔大表现的十分犹疑不决:「主!已经臭了,因为已有四天了。」(十一39)

由死亡返回的生命不一定更好
耶稣有能力、而且也真实地把拉匝禄带回了世上的生命,但这并非祂由上而来的目的。一个由坟墓中被带出来的人,并不一定比那些尚未死亡的人更好或更接近天主。耶稣来到世上的目的是要带给我们一个死亡不能碰触的生命,以致于凡信从他的人,永远不死(十一26)。真实的信仰必须包含相信耶稣是永生的泉源,然而,这个不死性必须等到耶稣自己由死亡复活之后才会来到!

令人难以了解的象征
拉匝禄死亡的故事尚还有一些更深的生命象征,这些象征比撒玛黎雅妇人与胎生瞎子故事中的象征,更难被领悟。例如:我们不知道马尔大和玛利亚是否完全明白耶稣说的 「我就是生命」(十一25);另外一个例子,福音说到,当耶稣看见玛利亚和他的犹太朋友们哭泣时,他便「心神感伤、难过起来」(十一33、38),这句话的希腊原文含有「生气」的意味。为什么耶稣有这种反应呢?是否祂感到失望,因为发现甚至连最忠实的门徒也不能了解,祂所带来的生命已超越了死亡?

两种不同的复活
就是当拉匝禄由坟墓中出来时,他的「脚和手都缠着布条,面上还蒙着汗巾」,因此耶稣命令人们「解开他,让他行走吧」(十一44)。这是一个更深刻的、但是乍看之下不易了解的象征;然而当读者们读到耶稣复活的叙述时,这个象征的意义便清楚了。当伯铎和爱徒听见玛丽德莲报讯,耶稣的遗体不在坟墓中时,二人跑去安葬过耶稣的坟墓,在那里他们发现坟墓已空,只有殓布和汗巾卷着放在那里(二十6-7)。这个象征表达耶稣已复活进到永远的生命、不会再死,因此不再需要殓布;然而,拉匝禄被带回生命时仍被殓布捆绑着,因为他还要再次进入死亡。

因此,虽然拉匝禄的复活是一个极大的奇迹,把耶稣的公开生活带到最高峰,但是它仍然只是一个记号。拉匝禄被复活而进入的生命仍是自然的生命,耶稣用这个记号来象征永远的生命,那个只有天主才拥有的生命,却经由耶稣、天主子成为我们也能够得到的生命。

面对死亡的考验
死亡是生命中最后一个考验,这个故事对那些面对这个考验的人具有特别的意义。即使人们经由困苦挣扎才得到最初的信仰(撒玛黎雅妇女),并经由考验磨难而达到成熟的信仰(胎生的瞎子),在面临死亡时,往往成为一个信仰上最独特的找挑战,这个挑战为真正成为门徒是必要的。死亡的绝对终末性、及她所创造的不确定性使人颤栗,即使对那些已一生誓许给基督的人亦然。历史提供了足够的例子说明,当死亡逼进时,许多基督徒都不免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

保禄在格林多前书中写到,最后要被克服的仇敌便是死亡(格前十五26)。这也正是若望福音中拉匝禄复活的故事所要表达的。当我们面对坟墓这个可见的实体时,每一个人都必须聆听并拥抱耶稣所宣告的大胆的讯息: 「我就是生命」,完全不论人性的一切外在表现,「凡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十一26)。

耶稣和撒玛黎雅妇女所谈论的,并非那我们喝了仍会再渴的世上的水,而是那能涌出永远生命的活水。耶稣治好胎生瞎子时,他所关心的也并不只是人们能拥有、却不能洞察无法触摸到的真实的自然视力,而是对天上实体的洞察力。在拉匝禄的故事中,耶稣也并非只是更新一个又将再度进入坟墓的生命,而是提供一个永远的生命。

综合反省
这三个故事的确是若望福音中最精彩的叙述,最详细地启示成为耶稣「门徒」的意义。教会传统也证实了这一点。大约由第四纪开始,教会便特别选用这三篇经文做为四旬期间慕道者接受洗礼前的准备,亦即做为他们变成耶稣的门徒前的准备。教会现行的礼仪也安排甲年四旬期第三、四、五主日中连续诵读这三个故事,并且鼓励大家在有慕道者的情况中乙年、丙年也如此诵读。

一、撒玛黎雅妇人故事的教导
在面对与耶稣相遇的挑战时,许多人都遇到类似撒玛黎雅妇人所面对的问题。他们会说:「我为什么要管天主呢?他没有给我任何好处。我生来就穷或我生来就有缺陷或多病,或者我被生在一个弱势种族之中,或者一个遭受他人严重剥削的民族之中,没有任何优势或利益……」如果神是好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这些基督信徒必须承认,不能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相信耶稣,一切都会改变(连若望福音也避免使耶稣如此说话)。但是我们可以告诉他们耶稣带给我们生命的礼物,能够给予我们世上的生活意义,不论这个生活是多么不利 - 或多么幸运。是的,耶稣的讯息对那些生活幸福的人也具有意义,因为他们倾向于感到不需要耶稣,并且会问耶稣能做什么比他们由其祖先(或他们的努力)所得到的更好的事吗,诸如财富、舒适、名位、健康或特权。

有些人之所以会走向耶稣,因为他们认为反正没有害处,而且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更好;另有些人可能会来到他面前,不论物质条件如何,却知道他们的生活一团糟,甚至可能认为已乱到毫无希望的地步。耶稣面对撒玛黎雅妇女时所表现的态度教导我们,他提供生命给上述的一切人,他的目标不会因为人的情况而偏离。

二、胎生瞎子故事的教导
但是教会在四旬期诵读若望福音,并非只是为了鼓励那些准备领洗的人。因为教会同时主张,四旬期也是一个更新领洗誓愿的时期。大部分自称为基督徒的人,都是在婴孩时期便受洗,他们的「代父母」们代他们做了信仰宣誓。但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为自己做信仰投身的决定,尤其当我们明了做一个坚定的基督徒必须付出何种代价时,以及不要太认真地看待教会和宗教,会使生活变得容易的多的时候。

即使在这些时候,当我们面对一些不可预期的阻碍时,在生命中做出一次诚摰地投身是令人感到恐怖的。「如果真有天主,他怎么可以在我尝试事奉他时,如此对待我?」胎生瞎子的故事便是为了我们而在教会中被诵读。在故事中有一群不同的人在审断这个人:有些人意欲相信耶稣,因为看见这个治愈的奇迹;有些人坚决主张,耶稣的行为和他们所了解的天主法律,以及天主的行动,是水火不容的;瞎子的双亲半信半疑,但不愿付出任何代价;这个瞎子最后得到信仰,但并非在和耶稣的第一次相遇中,却是在一连串审判和排斥后的结果。当我们被要求,更新洗礼的信仰和献身时,也会出现种种不同的态度,就如胎生瞎子故事所反映出来的一般。

三、纳匝禄故事的教导
再进一步,不论我们多少次更新我们的信仰,我们仍得面对一个最绝对的考验 - 死亡的考验。不论是一个我们所爱的人,或是我们自己的死亡,在这个时刻人必须明白,他们都完全依赖天主。我们一生用尽一切方法小心保障生命的安全感与稳定性 - 借着存款、信用卡或各种投资;借着健康计划、保险、社会安全福利以及退休计划。但有一个时刻却必然会来到,在那一刻不论现金或塑料货币都毫无用处。没有任何人间的支持能够和人一起进入坟墓;人们的同伴也只能止步于坟墓之外,人(亡者)只能孤独的进入其中。

如果没有天主,就什么也没有;如果基督没有征服死亡,就没有未来。拉匝禄的故事就是说明这一刻。故事中来来回回地显示,甚至耶稣的门徒和那些爱耶稣的人,在面对死亡时也必须争扎奋斗。四旬期和复活期所庆祝的十字架的奥秘与复活的胜利,正是一个相当恰当的时机来反省耶稣的许诺:

「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谁相信我,即使死了,仍要生活。凡活着而相信我的人将永远不死」(十一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