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是不断成长的过程

若望福音第四章「撒玛黎雅妇女」的故事述说信仰起源的情形,人们必须克服重重困难才能够接受信仰。然而,第一次的光照,通常并不足以使人的信仰达到成熟的地步。若望福音第九章「耶稣治好胎生的瞎子」的故事(若九1-41)便清楚地显示,信仰如何经过磨难而成长。

福音故事中的主要角色可以代表一切人,可以表达「每一个人」,这个故事当然也一样。故事的开始记载耶稣宣称:「我是世界的光!」(若九5)这句话已提醒众人,这里所谈论的内容不只是一般的视力,而更有其超越生理层次的意义。

一个治愈奇迹
若望福音第九章基本上是一个相当简单的医治故事:耶稣主动接近一个胎生的瞎子,用唾沫和了些泥,把泥敷抹在瞎子的眼上,叫他到「史罗亚」水池里去把眼睛洗净;瞎子按着耶稣的吩咐做了,回来后就看见了。

洗礼的回忆
单单听这个故事,我们大概就会想起自己的皈依和洗礼。这位瞎子能够得到光照,是由于被「敷抹」(泥巴)- 事实上,早在教会初期的时候,「敷油」便是洗礼仪式的一部分,而「光照」更是一个表达受洗皈依的专门术语。福音读者当然不会忽略,使瞎子重见光明的「水」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因为作者清楚地解释,「史罗亚」水池名字的意思就是「被派遣的」,这是若望团体常常用来称呼耶稣的特殊用语。

胎生瞎子信仰成长的四个阶段
当然,这个故事的目的不只是要使读者想起自己的洗礼,以及所接受过的光照;更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教导人们,在真正达到成熟信仰之前,必然会经历一连串的考验与试炼。这位胎生的瞎子经过许多苦难,才渐渐达到圆满的信仰和光照。在这个相遇故事中,至少有四个逐步发展的阶段:

(1)首先,当旁观者问这位生来就瞎的人,他眼睛如何开了的时候,他只知道是
「一个名叫耶稣的人」治好了他 (若九11)。

(2) 其次,当他被带到法利塞人前面,面对他们神学性的质问时,
他进一步地肯定说耶稣是一位「先知」(若九17)。

(3) 然后,在犹太人恐吓威胁,要将他由会堂驱逐出去时,
他宣称耶稣是一个「由天主来的」人(若九33)。

(4) 最后,当他真的被逐出会堂之后,耶稣前来,找到了他,并问他说:「你信人子吗?」
在这个时刻这位胎生瞎子才终于说出:「主,我信!」(若九35-38)这个信仰宣誓,
大概是若望团体洗礼仪式中必要的部分。

考验使人真正得到信仰体验
在教会历史中,已有无数人接受洗礼而得到宗徒传下来的信仰;但有多少人真正经历过艰苦的信仰考验呢?事实上只有真正在困苦艰难的情况中,仍然抉择相信天主和基督,才会真正明白他们所说的「我信」的意义。

耶稣事件必然造成「分裂」
此外,我们还可以观察一下那些审讯这位胎生瞎子的人的反应,他们的态度对我们的信仰态度也深具启发意义。胎生瞎子被治愈的事实,令那些质问他的人产生分裂,这一点其实不足为怪,人不论直接或间接与耶稣相遇,都立刻面临挑战,被迫立刻抉择自己要站在那一边。

法利塞人的分裂
但是,福音故事所出现的情况显得特别有趣,这个分裂竟然发生在法利塞人之中(若九13-17),而且是因为耶稣在安息日治好了这位瞎子。令人惊讶的是,有些法利塞人竟然也认为,耶稣一定不是罪人,因为祂能行这种记号(奇迹)。但我们在此则更要设法了解,为什么其他法利塞人判定耶稣「不是从天主来的,因为祂不遵守安息日」。福音本身并未给我们更进一步的解释,我们得尝试从犹太历史文化背景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安息日的法律传统
法利塞人这种充满敌意的思想,来自于遵守传统法律的逻辑脉络:天主规定以色列子民遵守安息日为圣日;犹太人的祖先认为搅拌泥土是卑下的工作,违犯安息日;耶稣在安息日拌和泥土,因此祂违犯了天主的诫命。当这些法利塞人发现,他们的决定竟然被这位胎生的瞎子讥讽时,当然被严重地激怒。

产生传统的「生命脉络」
法利塞人这种推断的最大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了解:一切关于天主旨意的诠释,不论意向多么纯正,都是以人间语言表达的,因此,必然有其限制。这些被犹太人视为是确定传统的态度是真实的,但人们必须清楚,传统的形成往往和某些特定的生命脉络密切相关,因此必须明白这个传统是在什么情况之下被表达为这种固定型式的。

希伯来人的痛苦经历
希伯来人早期曾在埃及为奴,他们被迫混拌泥土做砖,为法老王筑城。所以对他们而言,搅拌泥土合理地被视为是奴隶性的工作,在安息日当然必须禁止这类的活动。但是,以色列人在订定这样的规定时,根本不可能想到,搅拌的泥土竟然也可以开启瞎子的眼睛。

不断提出挑战的耶稣
「由上而来」的耶稣,引起新的宗教性话题。故事中的犹太人习惯于简单而快速地根据「传统」解决眼前的问题,因而被耶稣激怒。因此,如果我们保持客观,大概必须承认,耶稣时代的宗教权威人士反对耶稣,并不一定是出于恶意,而只是对于眼前的问题缺乏反省能力,并且拒绝思考一切新的可能性。

耶稣和祂的对手们同是犹太人,祂遭受同胞中的领导阶层的反对。如果耶稣在我们这个世代中出现,许多自认为是跟随耶稣的好心宗教人士,大概也一样会被祂所激怒。耶稣做为一位来自天主的人,随时向我们世人对天主的认知提出挑战,并且警告我们,不可完全不加分辨地就把过去的宗教判断加诸于新情况之上。

不承认信仰就是否定信仰
我们的故事中还有一些相当具有启发意义的角色,这位瞎子的父母也协助我们了解成为门徒的意义。这位胎生的瞎子一步一步地得到自然的、灵性的光明,因此他和那些反对耶稣的宗教权威人士,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些人虽然肉眼能看见事物,却渐渐成为灵性的瞎子(若九40-41)。但是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有些人完全拒绝做出决定,让自己投身这一边或那一边。瞎子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儿子被治好的事实,但由于害怕被逐出会堂,因此拒绝说出任何关于耶稣对他们的孩子做的事情。

在我们目前的时代中,也有许多人为了得到某些利益而相信耶稣,有许多人却以各种理由拒绝耶稣,更有一大群人受了洗,在正常情况之下接受耶稣,然而一旦要他们付出某种代价时,便不愿承认信仰。就若望团体的观点来看,瞎子的父母正是这些人的象征,他们所犯的错误和否认耶稣一样严重。也许今日的人并不明白这一点,但他们事实上是严重的伤害了基督徒的根本使命:向世界宣讲耶稣,为祂做见证(若十五27)。若望团体认为,不宣扬福音,不为信仰作证的人,根本不是基督徒。

基督徒生命的写照
基督徒的生命和任何人一样,常会面对一些不可预期的阻碍,往往必须在生命中做出一次诚摰地投身,这种情况多少令人感到恐惧。在生命的困顿中,我们心中也常生出疑问:「如果真有天主,祂怎么可以在我努力事奉祂时,如此对待我?」胎生瞎子的故事给我们提供了答案。在故事中一群不同的人轮番地审问这个人:有些人意欲相信耶稣,因为看见这个治愈的奇迹;有些人坚决主张,耶稣的行为和他们所了解的天主法律,以及天主的行动,是水火不容的;瞎子的双亲半信半疑,但不愿付出任何代价;这个瞎子最后得到信仰,但并非在和耶稣的第一次相遇中,却是在一连串审判和排斥后的结果。当我们被要求,更新在洗礼中获得的信仰和献身为信仰作证时,也会出现种种不同的态度,就如胎生瞎子故事所反映出来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