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信仰困难重重(下)

妄用宗教的妇女

这位妇女发现耶稣竟然完全知道她的真实处境,没有了解耶稣恩宠的邀请,却只看见自己困窘难堪的情况,因此她再次寻找新的对策,企图逃避这个令自己难堪的情况。她巧妙地奉承耶稣,说祂一定是一个宗教上的领导者,称祂为「先知」,并再次提出问题说:「到底该在何处朝拜天主?耶路撒冷的圣殿?还是撒玛黎雅的革黎斤山上?」(20)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真的关心过这些神学差异呢?或者她上次到山上去朝拜天主是什么时候呢?明显地,这位妇女并非真正关心这个问题,只是再次企图岔开话题!当人们遇到某些能够挑战他们生活的人时,往往借着提出一些古老的宗教难题以转移焦点,避免做出抉择。这个妇女几乎使宗教成为「遮羞布」,这正是人们妄用宗教信仰为保护自己的工具的极端例子。

真宗教:以心神和真理朝拜父

虽然,身为犹太人的耶稣可能会坚持,他们比撒玛黎雅人更正确地认识天主的救援计划。然而,耶稣并未如此回答,祂看清这女人躲避面对真实的意图,拒绝被带离主题。祂对那妇女说,这类的争论已毫无重要性,因为不论犹太或撒玛黎雅的宗教礼仪都将被取代,现在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真正朝拜的人,将以心神和真理朝拜父。」(23)可惜,这位妇女根本不关心自己所提问题的答案。我们大多数人也和这妇女一样,多次提问题,甚至一再更换神修指导老师,却根本没有真正关心耶稣给予的答复!

耶稣是默西亚

撒玛黎雅妇女十分敏捷地再次尝试另一个计策,企图把做出抉择的时间延后到默西亚来临之时,说:「我知道默西亚要来….」(25),言下之意就是:「你总该不会是默西亚吧!」但耶稣的回答却令她大为震惊,并且发现再也无法回避。耶稣宣称「我就是(默西亚)」,逼迫她当下对信仰做出一个回应。

场景更换

然而,若望福音高明生动的叙述技巧,却在这里安排了「程咬金」出现。门徒们的突然出现,刚好替这个妇女解围,使她不用当下表态,而能逃离现场。故事因此进入另一个场景。

谁若感到这个撒玛黎雅妇女实在太蠢,缓于了解耶稣,应该知道自己也并不比她高明多少。基督徒也许比较喜欢自比为耶稣的门徒,和他们认同,那么只要把福音继续下去,看看耶稣的门徒们回来后的情形就知道(27),即使他们已跟随了耶稣一段时期,但是他们对耶稣的了解,却并不比这位第一次和耶稣相遇的撒玛黎雅妇女高明多少。

门徒不了解耶稣

接着福音作者采用「分割画面」的手法继续揭示这个戏剧的发展。在画面的一方,作者报导门徒们和耶稣谈话,他们误解了耶稣有关「食物」的话,甚至比那妇女对于「水」的主题误解的更严重。当耶稣说自己已有食物吃时,他们还以为有人给耶稣送来「便当」:「难道有人给他送来了吃的吗?」(33)因此耶稣不得不继续加以说明:「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者的旨意。」(34)

「天主圣言」是真实信仰的唯一基础

在画面的另一边出现另外一幕戏。福音作者叙述,那位妇女回到她所住的邻近城镇中,告诉城中之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说出了我所作过的一切事:莫非他就是默西亚吗?」(29)明显地她仍心存怀疑,尚未完全信服。城中之人因此来到耶稣那里,亲自和耶稣相遇。他们后来相信,因为他们「亲自听见了,并且知道他(耶稣)确实是世界的救主。」(42)真正建立信仰,不能只依靠他人的叙述,而是必须直接和耶稣接触,聆听祂的教导。

撒玛黎雅人得到信仰的过程,最终是由于自己和耶稣的接触。今日福传的困局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我们并没有帮助人让他们自己和耶稣来往接触。【天主教】基督徒往往只希望听道理,却忽略直接和耶稣接触。其实只要打开圣经,天主就和我们直接交谈,亲自教导我们。

撒玛黎雅妇女相信耶稣吗?

这位妇女到底相信耶稣了没有?读者们大概都愿意认为,最后这位妇女也终于得以畅饮生命之泉,达到圆满的信仰。不过福音作者并未透露这个妇女的结局,这个开放的结局应该是作者故意的「留白」,引导读者反省真正重要的问题。福音的目的不是讲述历史,而是在于把人引入信仰,读者真正该关心的问题不是「到底这位妇女相信了耶稣没有?」福音作者希望每一个读者在这个故事中看见自己,在各种生命遭遇中 ─ 不论是不公平的待遇、自认满意的生活、自惭形秽的生命经历、或甚至虚假的宗教虔诚表现…… ─ 都能和耶稣相遇。耶稣寻找我们就如同祂寻找这位撒玛黎雅妇女一样,我们应该问的唯一问题是:「我」相信耶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