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病痛中的感悟

作者:黄建国神父,慈幼会士,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廿四日安息主怀。

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我被证实患了大肠癌。依医生的判断,我的生命已被判了死刑。然而,直至今天,主已赐我足足活过了两年。在这天主恩慈的岁月里,祂给予我不少机会及时空,去反省我的生命和人生。以下是我所感悟的,并愿与大家分享。

人从出生到离世那天,都免不了会生病。小时候,不舒服时就找爸妈,相信他们一定有办法让我们康复;不过迟早会发现,父母的爱心、关怀和经验,对于治病能帮得上的忙实在很有限。长大后,我们学会善用身体本身奇妙的自愈和复原能力,但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走到这走投无路的地步。这时要向谁求助呢?医生吗?天主吗?天主会顾念我们个人的健康问题吗?如果天主会,我们对祂能抱有什么期待呢?祂又对我们有什么期待呢?

医治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经验,不但人各有异,就连每种病和周遭的环境也都不同。此外,医治通常涉及身心灵各方面的因素。许多寻求医治的只专注于身体,而忽略心灵;也有些人太过投入心灵层面,而忘却了矫正身体的毛病。如何才能找到适当的平衡点呢?心灵方面,有些原则要特别注意:要相信天主的介入是可能的,找出天主允许疾病发生的目的,在各种情况下愿意去做祂要求我们做的任何事,并求祂实践祂在福音中「求则得,觅则获」的承诺。即使天主没有立即答复,或答复不如预期时,仍要继续信赖祂。不过,天主在答复时也会考虑其他因素,像是个人的神修是否成熟,以及对祂运用的方法认识多少。

许多人不了解的是,从天主的角度看,身体的痊愈未必是最主要或唯一的目标,通常人更需要的是心灵的医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有时候天主会把我们放到一个更容易接近我们心灵层次的处境。身体的病痛是祂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因为可以迫使我们较长时间沉静下来,聆听祂对我们说话。

从另一个角度看,即使你想纯粹从生理的角度寻求医治,你也找不到每个病例都适用的万能公式。例如该不该寻求专业的协助,像是西医或中医、药物、特殊疗法、自然疗法、食疗或其他另类疗法、ASEA、还原水等,就是一个几乎永无定论的问题,而且每个病例都有所不同。适合某个病例的医疗行为,用在另一个病例上,可能大错特错。特殊的饮食、药物、手术、放射治疗、化疗或中医的针炙等,也不能一概而论。市面上充斥着各种书籍,告诉人们该做或不该做什么才能康复。那些方法有时有效,有时没效,而且许多方法也彼此矛盾。谁有权说哪个方法对你最好?哪个专家是你该全心信任的?

其实,耶稣是最伟大的医生,所有的医生合起来,也不比祂更清楚你身体的病症和医治方法。不但如此,祂了解与关心的是你整个人:身心灵的健康。祂有时候会藉由医生和医疗来作祂的工具,方便祂医治。但唯有祂真正有医治的能力,如果没有祂在某个层次的介入,就不可能有痊愈,因为祂是「道路、真理、生命」(若14:6)。所以每次生病时,何不邀请祂从头到尾,在每一个层面都参与其中?这是祂最高兴的事。

因此,需要医治时,最先该做、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自己完全交在慈悲耶稣的手中。如果祂愿意只用超自然方式治好你,祂当然做得到;如果祂选择利用一些医生来协助,祂必会带领这个团队;如果祂决定让你立刻痊愈,那祂当然办得到;如果祂宁愿让你的身体吃一些苦,好使你的身心灵更强壮,也是祂的选择,而且祂这样做是出于爱你;如果祂挑选死亡来医治你,带你到天国去,在那里不再有疾病、痛苦和悲伤,那更是出于祂对你特别的疼爱。

不论如何,耶稣的目的不会是让你的身体今天暂时痊愈,明天又再度生病。祂可以医好你千万次,但你那会腐朽的身体还是会继续退化、消耗,直到死亡。祂的目标是让你在今生尽可能活得快乐、健康、满足,同时也为来世的生命做准备。祂对你的人生有一个与你一起去合作的计划,希望你能完全配合去实践祂的救恩计划。为了帮助你配合祂的计划,祂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在你患病的过程中,和你一起工作。最重要的是,祂希望你能发挥最大潜能,尽你所能为祂的爱作见证。

最重要的是永不动摇地相信祂对你的爱。如果你觉得祂的爱离你很远,这一定不是事实,因为没有任何人地事物可使你与基督的爱相隔绝(罗 8:35)。如果你认为你辜负了基督太多,不可能获得基督的宽恕,请你千万不要掉入这陷阱里,因为你永远不可能坏到基督受不了的地步。如果你认为自己不配、不完美或不足,这也没问题。这一切慈悲耶稣一点也不计较。如果你觉得无望或软弱到无可救药,如果你已经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斗志与勇气,努力坚持吧,你的努力不会白费!如果你觉得失落、孤寂或迷惘,别担心!耶稣完全懂,而且祂还有所有你要的答案。如果你以为你有太多毛病、短处、不完美的地方,基督不可能还爱你,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慈悲耶稣看穿你内心的最深处,而且祂就是爱你原本这样子。世上不曾有,也不会有任何人地事物可以改变祂对你的爱。因为「初为人母的,岂能忘掉亲生的儿子?纵然她们能忘掉,我也不会忘掉你」(依 49:15)。

在我患癌症足足两年的漫长岁月里,我可有不少意想不到的收获。

(1) 调整心弦:患病会让我立即放慢脚步,不能继续处理「平常这么多的事务」,只有减半其量;把自己从忙碌的节奏里解放出来。一旦我放慢了脚步,我的注意力就自然而然放在与耶稣的关系上,我再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看清自己的价值观和优先级。患病让我谦虚,因为病痛提醒我:我的生命是多么脆弱;又须请别人帮忙做这个或做那个,为我祈祷等,这些都是谦卑的机会。患病更让我珍惜平时健康的身体,也更同情、关爱、体谅那些体弱多病的人。我患病让别人有机会学习关怀病弱的人,及发挥他们善良的一面,表达爱心与慈悲心。

(2) 病痛洞穴内的宝藏:病痛会让我的身体受苦,但却对心灵有益。我对生命比本身较为亲近及更珍惜每日、每时、每刻的生命,我既不知道自己将活多久,所以每一天都怀着感恩去度过,每天都要活得精彩:透过我的微笑、祝福的话、关怀的态度、慈悲的心,将天父慈爱的面孔给别人看。

(3) 感恩是我每天醒来时的心态:感谢天主赐给新一天的生命。若走路时平稳,每一步我都心中说「赞美主感谢主」,因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若能很通顺地去排便,我会由衷地感谢,并求主使我在感恩祭时把我最好的精力用在替祂服务上。每一天为我都是慈幼会传统的「习练善终」日,希望每一天都能全心为祂而活,并与祂一起活。因为我已从「理所当然」的梦中醒来,所以我现在已活在天主的恩宠当中,因而恩上加恩。这样的生活既有意义又有目的和方向,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