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今天这段有关耶稣在玛尔大和玛利亚家中,接受款待的福音,原意是说,天主的圣言是唯一的需要,正如「人生活不只靠饼,而也靠天主口中所发的一切言语」所表达的。玛利亚坐在主的脚前静听祂讲话,耶稣赞许她选择了更好的一份。玛尔大为款待而忙碌不已,反而受到耶稣的规劝,不要操心过甚。不过这段圣经,在后代教会的批注中,有些灵修作家却用来讨论两种修会生活:即默观与传教;玛利亚象征默观,玛尔大象征传教。由于不论过去与现今,修会不只在行动方面,而且更在生活方式上面,特殊地表达教会的性质:我们为了认识教会,稍来探讨一下修会。

在教会历史中,修会是在第三世纪,才渐渐地萌芽与定型。修会生活从荒野中的独修至集居的群修,从默观的隐修修会至传教的国际修会,明显地在时代演变中,有极大的发展。不过基本上,修会生活可说渊源于耶稣基督;这并非意味着耶稣自己已经指定修会制度,而是说由于耶稣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祂要求跟随祂的宗徒要「为了我,为了福音,而舍弃了房屋、或兄弟、或姐妹、或母亲、或父亲、或儿女、或田地……」,因此说是渊源于基督。后代教会中,有人因着天主圣神的灵感,切愿继承耶稣和宗徒的团体生活,为了天国,舍弃一切,于是建立许许多多的修会。

耶稣与宗徒的生活方式,渐渐地在修会生活发展历史中,归结为贫穷、贞洁与服从的三大幅度,并且矢发三愿,终身彻底奉献。不过有关这样的修会三愿生活,我们必须澄清一些基本概念,否则极易将修会会士与天主子民,将修会与教会对立起来。

首先,当耶稣在宣讲天国来临时,祂要求接受天国的人,或者整个教会,都要有福音性的贫穷、贞洁、服从。祂不是向大众说过吗?「你们中不论是谁,如不舍弃他的一切所有,不能做我的门徒」,门徒指的是一切相信祂的人。祂还说「有些阉人,却是为了天国而自阉的」;又曾说「愿祢的旨意承行于地,如同在天上」。不过福音性的贫穷、贞洁与服从,必须按照教会中不同的身分去实践。有人在家庭生活中,有人在独身生活中;有人在富裕中,有人在小康中;总之,接受福音的人,都应当实践贫穷、贞洁与服从。至于后代的修会,便是根据自己的会规,团体性地实行修会三愿,以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来实践福音的要求。因此,基本上教会中所有基督信徒,都以福音为生活的准则,大家都有成圣的责任,只是各人的方式不同而已,因此,修会会士并不在灵修生活上高人一等。

另一方面,由于三愿,修会的生活方式能有形可见地为福音作证;会士个人没有私产,过独身生活,并听从团体长上的命令,如此表现出为了天国而舍弃一切的精神。修会便如此在教会中,为天国的来临作证。会士之所以如此生活,为了表明只有天主和天主的国是唯一的需要,其他都是相对的、可以舍弃的。当然也由于三愿,修士修女多了一份自由,不受财帛、家室与自我的牵挂,自由地为天国而生活、行动。这一切都说明,修会并非远离教会,相反地,它是在教会中,并为了教会而存在。

由于有人视今天福音中的二位姐妹为默观修会与传教修会的表征,引发我们为了认识教会,而介绍、说明修会生活。修会虽有默观与传教之分,不过任何会士都应当在传教中不忘默观,在默观中也为传教祈祷;玛尔大和玛利亚所代表的两种生活,是不应分开的。